(作者:富權)


 

陳水扁蔡英文之間矛盾升高

  台灣地區的「雙十慶典」,觸目之處除蔡英文的「雙十講話」,重彈「兩國論」之外,還有一個焦點,就是陳水扁的「不在場鬧場」。在十月十日的一大早,陳水扁就怒氣沖沖的在臉書《新勇哥物語》中發文聲稱,他今年的六十八歲農曆生日剛好碰上「雙十慶典」,這是他一生中的第一次。他接到了「國慶籌委會」寄的邀請函邀他參加「雙十慶典」的活動,他也立即回覆要親自參加。結果又被高層勸導不能與會,就像發出結婚請帖,叫客人不能來一樣!簡直將他「裝肖維」(按:閩南話,裝瘋賣傻之意,大多是用在對方刻意惡搞或唬弄之時),敢講「雙十節」是「愚人節」!?
  《勇哥物語》沒有提到蔡政府高層今年勸阻他不要出席「雙十慶典」的理由,但卻有提及蔡英文上台後,頭兩次「雙十慶典」,大會都有向他發出邀請函(此前馬英九在位的那八年,都沒有向他發出邀請函),他卻未能出席的原因。其中二零一六年陳水扁收到邀請函並回覆說要去,籌委會也寄來出席證、停車證。為此陳水扁還提前一天從高雄到了台北。但高層卻通知他,會場外頭有陳抗,擔心維安不足嚇到他;加上大會醫療不足無法照顧他的健康。而在去年,則是因為他的身體因素予以婉謝。
  今年陳水扁的身體不錯,曾經到處趴趴走,因而他沒有「身體」的因素,實際上他也極為盼望能夠親自出席「雙十慶典」,在在場嘉賓面前,尤其是全島現場直播的電視機屏幕面前「露個臉」。但籌委會卻勸阻他不要出席,卻又沒有說明理由。而依以往慣例,在排除是他因身體不適而主動缺席之下,那就是第一次的原因了:會場外頭有陳抗,擔心維安不足嚇到他;加上大會醫療不足無法照顧他的健康。不過,前日會場外並沒有重大的抗陳活動,而他的身體也並未達到可能會在會場上突然昏倒的地步,因而這兩個理由並不成立。
  其實,蔡英文更擔心的是,倘陳水扁出現在觀禮台上,可能會造成「轟動」,不但是許多出席嘉賓將會紛紛與他握手並致以問候,從而造成混亂,而且全部的現場轉播電視攝錄鏡頭都指向他,更是搶走蔡英文的鋒芒,這在蔡英文的民意支持度跌到最低的背景下,兩項對比,這叫蔡英文情何以堪?!
  陳水扁白白地丟失一次可以在全島電視觀眾面前大出風頭的機會,當然是心有不甘,因而假借《勇哥物語》,發洩不滿情緒。而蔡政府可能也自知有虧,不敢反駁。實際上,以陳水扁「卸任總統」的身份,而且還曾經是執政黨的同黨同志,蔡英文沒有理由予以拒絕。這從發給陳水扁的邀請函的編號為第六號的排序看,陳水扁還應是最重要的嘉賓,在第一排與蔡英文、蘇嘉全、陳建仁、賴清德、馬英九等人比鄰而坐。
  然而,籌委會勸阻陳水扁不要出席「雙十慶典」,這是有法可據的。實際上,《卸任總統副總統禮遇條例》規定,卸任「總統」犯內亂、外患、貪污罪,一審判有罪就停止禮遇,包括「參加國家大典」的禮遇。這就反過來顯示,籌委會向陳水扁發出邀請函,這是抵觸《卸任總統副總統禮遇條例》的規定的。而此前馬英九時期的籌委會,沒有向陳水扁發出邀請函,反而是正確的做法,是依法施政的表現。在此情況下,蔡政府不敢反駁陳水扁,起碼是怯懦的表現。
  而且,按照《監獄行刑法》的規定,只有現罹疾病,在監內不能為適當之醫治,衰老或殘廢不能自理生活,及懷胎五月以上或分娩後未滿二月的受刑人,才能申請保外就醫。而《監獄行刑法施行細則》更進一步規定,被保人病癒或保外就醫期間屆滿時,將其送回監獄。因此,當年陳水扁獲批准保外就醫時,台中監獄就根據有關保外就醫的法律規定,明定陳水扁「不能從事與醫療無關活動、不能接受媒體採訪、不能參加政黨公開活動」。因此,當陳水扁出席凱達格蘭基金會感恩餐會,除了和大家吃飯敘舊之外,並錄影致詞嗆「政府讓我講話就會倒嗎?」時,台中監獄就提出四項檢討改進,要求陳水扁改進,再次強調「不上台」、「不演講」、「不談及政治」、「不接受媒體採訪」的「四不」原則,及採取「家人活動從寬、其他活動從嚴」的權宜發生以避免爭議,並由專業人士協助審查陳水扁日後參加活動的申請及展延。在此情況下,籌委會向陳水扁發出出席「雙十慶典」的邀請函,顯然也是抵觸《監獄行刑法》有關保外就醫的規定。
  但已經為蔡英文拒絕為其發出「特赦令」而滿腹牢騷的陳水扁,可能更會此而埋怨,為何當初會重用蔡英文?實際上,陳水扁二零零零年當選「總統」時,李登輝向他作出了一個自相矛盾的建議。一方面,他建議陳水扁在其就職演講中,加上「沒有廢除國統會和《國統綱領》的問題」一句;另一方面,卻又向陳水扁推薦蔡英文出任「陸委會」主委,而蔡英文正是「特殊兩國論」的研擬者,「特殊兩國論」是抵觸《國統綱領》的。
  因而就發生了陳水扁在就職一周月時向外國記者表示可以接受「九二共識」,但蔡英文卻敢於「冒犯老闆」,發表聲明否定及反駁陳水扁此說的怪事。
  可以說,曾經希望能與江澤民會面,共同創造兩岸和平美景,並因此而妒忌心大發,拒絕批准當時已經當選民進黨主席的謝長廷,搶先他一步到大陸訪問的陳水扁,後來卻走到撕毀「四不一沒有」,拋出「一邊一國論」,廢統終統,推動「入聯公投」的反面,雖然有很多主客觀因素促成,但蔡英文此舉應是其中一個重要因素。
  然而,陳水扁卻繼續重用蔡英文。在二零零四年「總統」大選的物色「副總統」搭檔人選過程中,陳水扁討厭呂秀蓮,希望能另找他人,「新潮流系」先後推薦了蘇貞昌、蔡英文。但陳水扁後來卻因考慮到必須注意派系平衡的問題,而重新找回沒有派系背景的呂秀蓮。而在大選過後,輔選有功的「新潮流系」,向他建議,民進黨在二零零八年「總統大選推出「蘇蔡配」。為落實這樣的安排,陳水扁委任蘇貞昌為「行政院長」,蔡英文為「副院長」,提前進行磨合操練。這就為蔡英文後來競選民進黨主席,及代表民進黨參加「總統」大選,奠定了政治基礎。
  但蔡英文並非是由「黨外」出身,沒有「黨外」及早期民進黨人的鬥爭背景,因而與陳水扁沒有「戰友情誼」。因此,對陳水扁貪腐案件的態度,與老一輩民進黨人有區別,只是關心他的「司法人權」,而沒有為他的案情辯護,更是拒絕向他發出「特赦令」。
  這些,都被陳水扁視為「忘恩負義」。其推動成立的「一邊一國連線」,與一心要推翻蔡英文的「獨派」合流,這固然是意識形態的結合,也是與「獨派」要讓其他「獨派」人士(賴清德為第一人選)取代蔡英文有連動關係。
  今次蔡政府拒絕讓陳水扁出席「雙十慶典」,必將令陳水扁與蔡英文的民調進一步升高。倘民進黨在十一月的「九合一」選舉中失利,陳水扁必然將會運用其殘餘的影響力,全力針對蔡英文,一齣「逼宮」大戲可能會上演。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10-12 04:09:4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