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陳建仁赴梵蒂岡「箍煲」將回天乏術

  台灣當局「副總統」陳建仁前日深夜啟動「聖誼專案」,率團前往「梵蒂岡」訪問,出席前教宗保祿六世的封聖典禮。昨日他甫抵達梵蒂岡,當即驅車前往台灣當局駐梵「大使館」,為台灣駐梵「大使」李世明及館員們打氣,緊接著又轉往台灣當局駐意大利「代表處」,為該代表處人員打氣。由此可見,陳建仁的「聖誼專案」,其實是「固邦專案」,因為蔡政府對中國大陸與教廷簽署臨時協議極為焦急,擔心將會導致中梵建交。因此,籍著梵蒂岡教廷舉行為前教宗保祿六世封聖典禮之機,派遣具有「梵諦岡宗座聖大額我略爵士」勳銜,及「梵諦岡耶路撒冷聖墓騎士團騎士」稱號的「副總統」陳建仁,率團出席並對梵蒂岡進行訪問,設法阻止教廷與中國大陸建交/反對,與梵蒂岡的關係非同一般。蔡英文是希望能以此格局,在「中梵即將建。
  梵蒂岡在台灣當局對外事務的戰略地位十分重要。這不單止因為梵蒂岡是台灣當局在歐洲的唯一「邦交國」,而且還因為台灣當局在中南美洲的一些「邦交國」,都是講西班牙語調天主教國家,極為容易受到教宗方濟各及教廷的影響。倘教廷與中國大陸建交,就難免會對這些國家產生「蝴蝶效應」的影響,促使其紛紛轉為與北京建交,紛紛宣布與台灣當局「斷交」,並改與中國建交,屆時台灣當局所剩下的「邦交國」,就只剩下「小貓」三四隻,距離「零邦交國」不遠,要在國際社會進行「台獨」活動就將更困難了。
  實際上,梵蒂岡是台灣當局在歐洲的唯一「邦交國」,倘其與中國建交,就使得台灣當局在全歐洲「零雞蛋」,面子頗不好看。並進而使得台灣當局在亞、歐、美洲均呈現「邦交空白」狀態,從而令其在國際事務上製造「台灣獨立」或「兩個中國」、「一中一台」的戰略圖謀,更為困難。而且,教宗作爲全世界十二億天主教徒的精神領袖,在西方世界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梵蒂岡的地理位置也極為特殊,被意大利首都羅馬所包圍,並因為是迷你國家而沒有自己的機場等對外交通設施,因而台灣當局的政治人物以至高層官員前往教廷活動時,必然要在羅馬國際機場降落,幷途徑意大利領土;而意大利是歐盟主要國家,與中國都是文明古國,國際地位十分重視,當然對中國的態度也極爲友好,邀請中國派出旅游警察與當地警察共同執勤,政治意義重大。因此,梵蒂岡倘是與中國建交,台灣當局就將丟失這個極具象徵意義的「橋頭堡」。
  而且,台灣當局在中南美洲的「邦交國」,主要是屬于拉丁語系中的西班牙語國家。正因為如此,西班牙語是台灣當局「外交部」的第二大工作外語,擁有一批西班牙語人才。而且,這些中南美洲的「邦交國」,因與西班牙的歷史淵源而成為天主教國家,他們與梵蒂岡的關係有點「君臣關係」。尤其是現任教宗方濟各是來自拉丁美洲,這些國家可能會傾向追隨教宗動向,因而倘梵蒂岡與台灣當局「斷交」,將會對台灣當局的「外交」形成「胡蝶效應」,這些中南美洲國家也將會紛紛跟隨之,從而形成「斷交雪崩潮」。但這却幷不是甚麽中國大陸「大挖墻脚」的結果,當然梵蒂岡也不同于那些可以用金錢可以「搞掂」的窮國、小國,而是教廷主動作出主動,甚至爲了與中國建交而自行調低「酬碼」。對此,蔡政府根本無法「歸罪」于北京幷以此煽動民粹,只能是啞口吃黃蓮。
  更令蔡政府恐慌都是,雖然中梵建交對民進黨當局的打擊極大,但對台灣民衆的衝擊不會太大。因爲在台灣地區的幾個主要宗教中,佛教和道教最深入人心,這兩個宗教的信徒也有高度的重叠,占台灣地區總人口的百分之九十以上。越是往南,信眾越多,尤其是道教中的媽祖信仰。在台灣中南部,信奉天主教的民衆極少,僅占總人口不到百分之一點五。因而中梵建交,對台灣民衆做成的震動不會很大。
  然而,中國對教廷的吸引力太大,導致其非要與中國建交不可。首先,中國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但絕大多數人是信仰東方的宗教如佛、道、儒教,信奉西方宗教尤其是天主教的人,占全國人口的比例不大。近年才開始增多,尤其是地下教會活躍,梵蒂岡必須開拓中國這個具有巨大潜力的市場。相比之下,台灣地區的天主教人口已經發展飽和,不可能再增長,權衡利弊,當然是優先發展與中國大陸的關係。其次,梵蒂岡有義務也有責任,讓中國境內的地下教會取得合法地位。而唯一的辦法,就是透過與中國建交,以雙方取得共識的主教任命方式,爭取將地下教會的主教都能得到中國政府的承認。因此,梵蒂岡在國際事務上,幷沒有對中國的外交事務形成威脅,尤其是幷未參加讓台灣當局「加入聯合國」的大合唱。
  在過去,中梵建交最大的障礙是主教任命權,還有中國三自愛國教會及台海等問題。過去曾有段時間討論,采用「越南模式」來解决中國主教的任命問題,那就是由由梵蒂岡選出幾名主教候選人後,經越南政府確認其中一人才由教宗任命。但中國似乎是更爲堅持自己對主教的任命權,只能是采用中國提名唯一候選人,交由教宗任命的方式。而梵蒂岡則堅持在選立中國的主教時,有權決定用何種方式任命,亦有權拒絕中國主教團所推薦的人選,而中國主教團應該包括地上及地下教會的主教由於雙方都堅持自己的原則,因而一直呈現僵持狀態。而中梵臨時協議的內容,是教廷承認中國當局任命的八位主教,包括一名去年逝世的主教。這比「越南模式」更符合中國的要求,因而有外界意見批評教廷對中國作出妥協,但正因為如此,折射了教廷更有求於中國。當然,這標誌著雙方關係的新突破,教廷獲得在中國主教任命中的發言權,也標誌著在中國實現天主教的全面統一。
  此前,在中梵關係上還存在著一個意識形態上的障礙。梵蒂岡極右的意識形態,與極右的中國國民黨相通,因而台灣地區在國民黨掌政時,梵蒂岡與台灣當局的「邦交」極為牢固。而民進黨的意識形態是左傾的民主社會主義,與梵蒂岡的意識形態相悖。與台灣地區是由國民黨執政時相比,梵蒂岡與台灣當局的「共同語言」已經大為減少。雖然中國共產黨的意識形態也是左傾,並信仰科學社會主義,但在開拓天主教「市場」,及讓「地下教會」獲得合法地位方面,中國大陸比台灣地區的「價值」更高。何況,《聖經》的主旨之一,就是要拯救牧民,因而中梵建交對教廷來說,更符合《聖經》的精神。
  對此,蔡英文是有所警覺的。因而在競選「總統」時,找了知名度相對不高的陳建仁作「副總統」搭檔。除了是改善過去民進黨是專搞街頭行動的「草莽英雄」的形象,吸收中產階層專業人士的選票的考量之外,就是看中了陳建仁信奉天主教,及具有「梵諦岡宗座聖大額我略爵士」和「梵諦岡耶路撒冷聖墓騎士團騎士」的稱號,與梵蒂岡的關係非同一般的特點。蔡英文是希望能以此格局,在「中梵即將建交」的傳聞聲中,感動羅馬教廷,繼續保持與台灣當局的「邦交」。
  但是,基於上述的原因,中梵建交的前景將是「青山擋不住畢竟東流去」。「聖騎士」陳建仁必將會「馬失前蹄」,難以挽回敗局。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10-13 03:05:2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