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警惕高雄市長選舉再次發生奧步事件

  國民黨高雄市長選舉提名人韓國瑜的人氣急升,最新的民調發生「逆轉勝」,韓國瑜贏對手,民進黨高雄市長提名人陳其邁六個百分點。當然,這個民調是由國民黨在內部進行的,而且還是由國民黨高雄市黨部主委謝龍介,昨日下午與馬英九一起到台南市長候選人高思博總部助選時,提到高雄市選情,所作的非正式公佈,而且也沒有再進一步說明民調的內容詳情,因而無論是從問卷的設計,到調查的對象,都有可能會帶有「派綠」的成分,因而可能會不太準確。而且,從昨晚陳其邁在鳳山舉行的競選辦公室成立造勢晚會,包括蔡英文、陳菊、競辦幹部、黨籍「立委」、議員候選人、地方後援會幹部等在內,有超過三萬名支持者熱情到場力挺的氣勢看,韓國瑜在原高雄縣的部分,仍然存在著一定的差距。
  實際上,熟悉南台灣選情的全台各級公教退休人員總會榮譽總會長謝介銘前日就指出,雖然高雄、台南選情出現「民心思變」的態勢,民進黨正處於前所未有的最壞的處境,國民黨則是近二十年來機會最好的一次,但是韓國瑜仍然存在著何加強「陸軍」(組織票),國民黨台南市長提名人高思博也存在著如何加強「空軍」(與青年族群及地方民意接軌)的問題。
  但是,韓國瑜對陳其邁形成嚴峻的威脅,卻是藍綠的共識,因而才有蔡英文、陳菊聯袂到高雄為其搶救選情的動作。因此,就連民進黨籍台北市議員王世堅也不吝給予韓國瑜是「沒有頭髮的柯文哲」的極高評價。基於王世堅深綠,並參加鬧出許多極端事件的背景,他能夠給予韓國瑜這樣高度評價,就實實在在地證明,韓國瑜已經給民進黨造成極大的危機感。
  不過,正是因為王世堅的一句「韓國瑜是沒有頭髮的柯文哲」,及韓國瑜連洗頭髮的視頻都能在網路發燒,這就讓部分國民黨的支持者人擔心,民進黨會充分利用韓國瑜「光頭」的特徵,來大造文章。鑑於韓國瑜的「光頭」已經成為他的正面形象,並形成「歡樂頌」的效果,可能會是他的「吸票神器」,因而詆毀他的「光頭」形象,可能會反而收到反效果,因而民進黨必然會了;另闢蹊徑,玩出其他的奧步花招。
  因此,郭冠英就針對一些高雄市選民流傳的「選票投給光頭」的耳語,昨日在臉書上帖文,警醒國民黨支持者警惕民進黨將會利用「光頭」來實施奧步手段:最近南部很流行說:「投給光頭就對了」,但我很擔心!會不會有人出奧步?故意把選票弄成這個樣子。隨附的兩張相片,其中韓國瑜是濃密頭髮,而陳其邁則剃了個光頭。而兩人的髮型形象,正好是互相易位,亦即韓國瑜的頭上是陳其邁的髮型,陳其邁則剃了個韓國瑜式的光頭。
  郭冠英是在暗示,民進黨當局的選務機構,在印製高雄市長選舉的選票時,故意將韓國瑜和陳其邁的髮型互換,誤導衝著投票給「光頭」的韓國瑜的選民,錯投給陳其邁。
  民進黨擅長於選戰權謀,這是公認的事實。什麼吳敦義「緋聞錄音帶」、黃俊英發「走路工」、羅文嘉「走路工」退出政壇、馬會黑道、柿子一斤兩元水果月曆、貓纜腳尾飯、非常光碟、南線專案、「三一九槍擊案」……等等,五花八門,令人眼花凌亂。其他全島性的選舉或其他地方的選舉不算了,就說在高雄市,發生重大的奧步事件就有兩起,一是一九九八年的高雄市長選舉,空降高雄市的謝長廷挑戰爭取連任的吳敦義,結果以一盒「誹聞錄音帶」,讓吳敦義僅以四千多票落敗,將馬英九在台北市拉下陳水扁的歡樂完全抵消。二是二零零六年的高雄市長選舉,一個「走路工」事件,讓國民黨提名的市長候選人黃俊英,僅以一千多票飲恨。
  所謂「誹聞錄音帶」,是指一九九八年高雄市第二次民選市長,謝長廷南下挑戰已經出任兩任高雄市長(其中第一任是官派市長),正在爭取連任的吳敦義。原來在地的吳敦義信心十足,外界也從選情分析,認為空降的謝長廷也非其敵手,投票前民調都有二成的差距。但在投票前夕,民進黨的高雄市議員參選人陳春生卻拋出一卷錄音帶,內容明白影射吳敦義和女記者有男女曖昧關係,並要求吳敦義退選。儘管吳敦義一再澄清,但謝營卻找來台大一位自稱辨識影音專家的女教授,硬指錄音帶未經偽造,對陷於桃色風暴的吳敦義有如「屋漏偏逢連夜雨」,經這一風暴折騰,謝長廷逆轉勝了,吳敦義吃了敗仗。後來吳敦義向高雄地檢署控告陳春生違反《選罷法》,而錄音帶經調查局及美國專家鑑定後,皆確定是經剪接變造而成,但遲來的公道不是公道,市長寶座已拱手讓人,謝長廷因此在市長寶座上穩坐八年。
  到了二零零六年,亦即八年後的高雄市長選舉,陳菊從「勞委會」主委卸任後南下高雄為綠營披掛上陣。四年前曾與爭取連任的謝長廷對壘的黃俊英敗選後捲土重來,各家民調都看好黃俊英的聲勢,到投票前,連綠營人士都坦承雙方差距在二位數以上,難以翻轉。但在競選期結束當晚的關鍵時刻,陳菊陣營舉行記者會,聲稱「抓到了」黃俊英的「走路工事件」,支持陳菊的宣傳車全都出動,透過高音效麥克風大肆呼叫黃俊英發走路工,涉及賄選,已被捉到了。這個「走路工」事件,就在晚上沿著大街小巷,整個高雄市都傳遍了。當黃俊英決定進行澄清及反擊時,已是深夜,正是《選罷法》規定當晚十時所有競選活動中止之時,無法向選民澄清,加以說明。果然,「走路工」事件威力無比,第二天投票結果,陳菊「逆轉勝,僅以一千一百一十四票僥倖贏了選舉,各方都認為陳菊「勝之不武」,但都成為事實。因此黃俊英決定訴諸法律,替自己也替藍營討回公道。一審判決陳菊當選無效,黃俊英一度燃起接手執政希望,無奈二審判他敗訴,陳菊坐穩高雄市長位置,而且一坐就是十二年(後二任八年是高雄縣市合併)。
  今次民進黨是否仍然會在高雄市祭出奧步手段,這很難說。當然,以郭冠英所指的偽造選票的做法,這不可能,因為盡管從「中央選舉委員會」到高雄市選舉委員會,都是民進黨當權,而且「中選會」還被標籤為繼「促轉會」是「東廠」之後的「西廠」,但蔡政府畢竟尚不至於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印刷和偽造選票。除非是陳其邁報名參選時,遞交了剃光頭的相片。但韓國瑜一向是光頭,遞交的照片也必然是光頭,選務機構根本不可能在印製選票時,將他改造成「頭髮濃密」的模樣,這是嚴重違反《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的規定的。
  公部門不敢冒天下之大不諱,陳其邁競選總部、民進黨高雄市黨部、後援會及周邊團體,難度就不會使用類似的奧步手段?這倒是不排除的。盡管說,《選罷法》也規定,意圖使人不當選或當選,都是違法行為,但法院掌握在民進黨手中,連「監察院」這個「院級」的公部門,針對《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聲請「釋憲」,「大法官會議」都決議不受理;國民黨、韓國瑜總部以及一眾民間團體,向法院討回公道,又如何能得逞」?何況,民進黨即使不敢在此做功夫,還可在其他方面想辦法,甚至不惜再次製造「兩顆子彈」。
  因此,韓國瑜團隊及國民黨還須多做預案,及時應對民進黨在高雄市的奧步行為。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10-15 04:02:1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