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綠營南北兩場活動後續效應值得觀察

  上周六泛綠陣營分別在台北市和高雄市發動的兩場「反併吞」大型活動,都是「雷聲大,雨點小」,參與者的人數,與預先宣稱的人數相差極大,而且綠營不少「有頭有面」的人物都沒有出席。這給台灣地區的政局尤其是民進黨的未來發展,帶來許多啟示。
  兩場大型活動,一個是「喜樂島」聯盟在台北市舉行的「拒絕中國霸凌、全民公投反併吞」活動,另一個是由民進黨、台灣南社、長老教會在高雄市主辦的「反併吞護台灣、反介入顧高雄」活動。前一個活動,是歷來主張「台灣獨立公投」,並以台灣為名加入聯合國的「獨派團體,不滿蔡英文上台後一再宣示「維持現狀」沒有接納就推動他們的主張,因而要籍著舉辦這個主訴求為「全民公投、反併吞」的活動,而且還特意選擇在蔡英文生日當天舉行宣達記者會。活動的地點本來是規劃在「總統府」前的凱達格蘭大道,聲稱將有十二萬人參與。後因有其他團體搶先申請凱道的路權,警方只批准其也預先申請的另一個地點——民進黨總部門前的北平東路,結果警方評估參與人數只有六千餘人。
  人少的原因很多。其中的非政治因素,是由於北平東路很短很窄,而且台北市警察局給予的路權,是長一百七十米的一段馬路,面積約兩百坪(約六百六十平方米),能夠容納的人數有限。而政治因素,則是民進黨中央為了作出與「獨派」的活動區隔,及在發出指令禁止黨公職人員參與「獨派」的活動,又要為背負壓力的黨公職及參選人找到出口,讓深綠支持者有一個宣洩情緒的管道,以及拉抬陳其邁的選情,而決定同時在高雄也舉辦類似的活動予以反制。但高雄市的活動同樣也是人參與數不多,而且高雄市與台北市路途遙遠,因而對民進黨黨公職人員的「拉扯效應」不是太大。主要是受到黨紀的制約制,而且這些民進黨黨公職也不一定完全認同「獨派」的訴求。實際上,所謂「建立台灣共和國」的「正統台獨」訴求,隨著時間的流逝,日治時代接受「皇民」教育者已經逐漸飄零,今後還將退出歷史舞台。現在的「台獨」者,多是以《台灣前途決議文》為圭梟的「獨台」,滿足於現在的「不統、不獨」現狀,以「中華民國」的「外衣」掩飾「台獨」本質。而且,也擔心將會引發台海戰爭,及美國的「翻臉」。
  但仍有「不鳥」民進黨中央的禁令,而參加了「獨派」在台北市舉辦的活動的民進黨人。據報導,遠景基金會董事長陳唐山、「總統府資政」吳澧培、民進黨創黨元老康寧祥等人上台致辭;台北市議員周柏雅及王世堅、江志銘等親自出席;民進黨台北巿長候選人姚文智、台灣觀光協會會長葉菊蘭「路過」會場致意。
  民進黨將如何執行黨紀?民進黨副祕書長徐佳青表示,陳唐山、吳澧培等人並沒有參加選舉,也沒參與選舉相關事務,因而沒有黨紀問題。但就未有回答參與選舉的姚文智、周柏雅及王世堅、江志銘等人,是否要予以黨紀處分。其實即使是談到沒有參與選舉的時,也迴避了其中一些人是擔任現任黨公職的人,按照黨中央日前的指令,黨公職參與「獨派」舉行的這個活動,也將會受到黨紀處分。由此看來,民進黨仍然不敢與「獨派」完全作出切割,仍然是「哥有情,妾有意」,難捨難分。
  姚文智及幾位民進黨台北市議員敢於冒黨紀處分的風險,仍然參加「獨派」的活動,顯然是擔心自己本已十分低迷的選情,在遭到「獨派」唾棄後,選情更是「低處不算低」。實際上,現在民進黨在台北市的選情。不但是市長提名人姚文智果然應驗了蔡英文的「老三」夢魘,而且市議員的選情也頗為詭異。四年前民進黨因為柯文哲合作,還可「沾光」獲得前所未有的佳績。而現在民進黨與柯文哲分手,柯文哲不再是民進黨台北市議員參選人的「母雞」,「母雞帶小雞」的責任就由姚文智承擔,而姚文智的民調低下,可能會上演「母雞踩死小雞」的戲碼。因此,這些民進黨台北市議員,希望能穩固甚至是擴容「獨派」選民的選票。但問題是,他們是由民進黨提名而參選,因而民進黨也有權撤銷其提名,這與他們倘當選後「帶槍投靠」又是另一回事。
  作為「極獨」者的陳唐山參與「獨派」活動,是其「極獨」心態的自然投射。但問題是,他已經被蔡英文委以掛著「兩岸交流」的招牌的遠東基金會第董事長,並留任前董事長、深藍的趙春山為首席顧問,顯然是希望遠景基金會能夠繼續發揮兩岸「二軌」的作用。實際上,馬英九在其八年任期內,十分重視這遠景基金會的作用,因而讓其大陸事務頭號顧問趙春山出任董事長。而趙春山也不辱使命,為馬英九兩岸關係政策的推動,多次前往大陸洽商,據說還曾獲安排見到了很高層次的領導人,並參與了新加坡「習馬會」的謀劃幕僚工作,因而成為與馬英九同乘一架專機前往新加坡的幾名學者之一。因而蔡英文並不忌諱趙春山的深藍背景,仍然將他留在遠景基金會,就是要充分利用他的聯繫兩岸的「價值」。但由於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遠景基金會就連同陸委會、海基會一道,成為大陸的「拒絕來往戶」,就連與北京十分熟絡友好的趙春山也不能倖免。現在遠景基金會的董事長陳唐山,又直接參與「獨派」的矛頭直指大陸的活動,而且還上台發言,這個基金會的「武功」,可能就更將會徹底地被「廢掉」了,更將連累到趙春山因為無法「出師」而「長使英雄淚滿襟」。
  台灣觀光協會會長葉菊蘭,是「台獨烈士」鄭南榕的遺孀。而台灣觀光協會是台灣「交通部觀光局」的「白手套」,主要功能之一是與大陸旅遊總局進行半官方的聯絡與合作。過去的會長主要是由「觀光局長」退休後出任,而且確實也為兩岸旅遊合作,尤其是大陸居民到台灣旅遊,作山重大貢獻。但蔡英文一方面盼望大陸居民繼續到台灣旅遊,另一方面卻特意委任「台獨烈士」遺孀葉菊蘭擔任會長,這本來就犯了大陸的大忌;現在葉菊蘭更是親身參加「獨派」舉行的針對大陸的「台獨」活動,大陸就更有理由在兩岸旅遊合作議題上採取抵制態度。看來今後的大陸居民赴台旅遊業務,將更是「凍過水」,「係咁先」。
  在政治效應上,對蔡英文的爭取連任,更是極大的負面因素。因為發動「喜樂島」同盟「台獨」活動的張倍宏,是「民視」董事長,而「民視」長期是民進黨的主要電視喉舌,具有重要能量。現在張倍宏與蔡英文「槓上」,在明年的民進黨「總統」初選中,或是民進黨以「現任者優先」為由而拒絕舉辦初選,都將會發揮重大的干擾作用。何況,倘民進黨在「九合一」選舉中選得不好,「民視」就必然會發動輿論攻勢,向蔡英文「逼宮」,要其引咎辭去民進黨主席之職。倘是如此,就將令蔡英文失去黨機器為自己「保駕護航」,主導黨中央制定對自己有利的「總統」參選人提名規則。
  本來,「民視」的董事長是號稱「蔡公投」的蔡同榮,蔡同榮是資深民進黨黨員,也曾當選民進黨中常委,並曾在民進黨黨團的支持下,競選「立法院」副院長。倘若仍然在世,即使是「獨派」,也要受到民進黨黨紀的制約。而張倍宏不是民進黨員,當然不會聽民進黨黨紀「呢支笛」。這就令民進黨頭痛,這麼重要的綠營輿論工具,竟然不是掌握在民進黨的手中。
  在高雄這邊舉行的同類活動,讓民進黨陷入尷尬境地。既要與「獨派」作出區隔,又要防止流失「獨派」選民的選票。但不管如何,為了提升陳其邁的選情,再尷尬也要做。
  但反應同樣也不熱烈。首先,就是蔡英文、賴清德、蘇嘉全這「三巨頭」都沒有出席。尤其是賴清德、蘇嘉全,其從政之路都是在南台灣起步,這更折射民進黨頭目左支右絀。而蔡英文就更是「投鼠忌器」,因而其活動的主題只是「反吞併」,但卻又不敢打出「反統一」的旗號,更不敢認同「喜樂島」的「公投」。這與其「雙十講話」的「四不」相吻合。
  老高雄市長陳菊有到場,此顯示陳其邁的選情確實告急,陳菊本來就已經頻頻南下「救火」,這個在高雄市舉辦的活動,更不能錯過,否則面子太難看。但反應卻不熱烈,就連陳水扁也忍不住嘲笑出席人數之少。或許,這可以部分地反映出人心的背向。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10-22 03:45:3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