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吳敦義韓國瑜有「瑜亮情結」?

  今次「九合一」選舉,爆出了「韓國瑜現象」。其過程、表現形式、性質以及效應,與四年前的「柯文哲現象」既有相似,也有不同。韓國瑜已經成了國民黨的希望以至是「新的太陽」,並正在發揮溢出效應,國民黨的各縣市長參選人都紛紛請求他前往站台助選。隨著投票日的日漸接近,韓國瑜勝選的機率也逐漸增高。民進黨如臨大敵,卯盡全力進行反撲,可以說是韓國瑜一人就吸聚了民進黨的主要兵力,從而分散並減輕了國民黨其他縣市長參選人的壓力。當然,民進黨已經經營了大高雄二十年,「爛船也有三斤釘」,尤其是原在高雄縣地區的政治及組織實力雄厚,韓國瑜要衝破層層重圍摘取勝利果實,還需作更大的努力。倘能夠勝選,就是「救黨」的功臣,並衝擊蔡英文的連任以至是民進黨爭取「長期執政」的美夢;即使輸了,也是英雄。由此,有人提出,乾脆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國民黨提名韓國瑜出戰。倘此,首先就應讓他接任國民黨主席,以其「非典型」的思路及方法,改造國民黨。

   其實,去年五月的國民黨主席選舉,韓國瑜也有參選,但當時全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吳敦義和洪秀柱的身上,雖然黨員們頗為欣賞他在北農公司與民進黨尤其是「新潮流系」干仗的勇氣和口才,但為了黨的未來方向及命運,有六人參選的黨主席選舉,鎂光燈只是聚焦於吳敦義和洪秀柱的身上,他只獲得一萬六千一百四十一張選票,得票率為百分之五點八四,排為第四位。不過,就此他也已成為國民黨內的「小明星」。

  如今,韓國瑜的「明星風範」更為昭顯,不但在社會上掀起一股強大的「韓流」,而且在國民黨內也引發強烈的磁吸作用。因而在了無生氣的國民黨「全代會」上,當他一出場,就讓全場黨代表精神振發,掌聲熱烈,直把黨主席吳敦義及國民黨其他「明星」的光芒掩蓋掉。因此有人說,韓國瑜也是一顆「太陽」,使得已有朱立倫、馬英九、吳敦義等三顆「太陽」的國民黨,又增添一顆「太陽從而形成國民黨內有四顆「太陽」的態勢。對此說法,韓國瑜有所警覺,連忙辯說自己只是一個「賣菜的」,但卻又接著表示,「國民黨需要一個后羿,把其他太陽射下來,因地球不可能有那麼多太陽」。韓國瑜這番話似乎是語焉不詳,究竟是要把自己比喻為「后羿」,要射落當年其他三顆「太陽」,只留下自己,還是希望黨內不要把他當作「太陽」,以免功高震主?沒有說清楚。不過,由於幾乎全黨都將國民黨復興的希望寄託在他的「高雄戰役」,因而並沒有計較。

  這個「韓國瑜現象」看在黨主席吳敦義的嚴重,滿不是味兒。因而他在到花蓮縣輔選時,就特地提及,他之所以力挺韓國瑜到高雄選市長,是因為當年韓國瑜在當「立委」時,痛打陳水扁那一次,「我很認同跟敬佩,認為他允文允武,因此最適合選高雄市長」。

       韓國瑜的反應卻是,吳敦義突然提起二十五年前他打陳水扁的往事,令他很吃驚。他說,他不了解吳敦義說話的背景,不過,在國會殿堂民意機構發生打架、肢體衝突都不是好事,他不想再提,他希望台灣民主政治能走上和諧溝通良性政黨政治。

韓國瑜說吳敦義的談話內容讓他「嚇了一跳」,這並非是褒義詞,顯然並不贊同吳敦義的說法,更不稀罕吳敦義的「表彰」。而且,他顯然是不願再提他在「立法院」痛打陳水扁的舊事。盡管此事在國民黨支持者的眼中,是「正確」的,尤其是陳水扁居住地高雄市的藍軍,極為痛恨陳水扁貪腐,而且還在保外就醫期間出來到處「趴趴走」,甚至是要為參選高雄市議員的兒子陳致中站台。何況,當時韓國瑜之所以打陳水扁,是因為當時「立法院國防委員會」審查榮民改革相關預算,時任「立委」的韓國瑜因不滿陳水扁「狗養榮民」的發言,衝過去翻倒陳水扁的桌子,還用左手打了陳水扁一巴掌,陳水扁因此住院三天,此事在今天蔡政府要借助「年金改革」來刪減榮民福利的時空背景下,還會受到榮民們的擁戴。但畢竟確實不合民主議政的原則,而且目前正是韓國瑜盡量避免犯錯,因而不與陳其邁爭吵之際。實際上,吳敦義重提此舊事,就讓陳水扁「生蝦咁跳」,嗆聲「我不相信吳敦義主席會講鼓勵暴力的話!?」並直指吳敦義此根本是「災難政治學」的表現,並狠酸「還真的以為他提名韓國瑜參選高雄市長贏定了,得意忘形的囂張之情溢於言表!」而民進黨「立委」段宜康也酸說,「下次乾脆提名殺過人的」!就連「韓粉」也認為將會傷害韓國瑜的選情。

因此,韓國瑜說自己「嚇了一跳」,這顯示他有所警覺,察覺到吳敦義對自己的表現有點「酸酸」的,但又要籍此「領功」,把「空降」韓國瑜到高雄市參選的功勞歸於自己。

  實際上,韓國瑜曾經並非十分願意到民進黨「大票倉」的高雄市參選,大有等於是去做「犧牲打」的想法。正因為如此,他在自己已經被國民黨中央確定提名為高雄市長參選人之後,還曾參加台北市長國民黨內初選。這證明,當初連他自己也對到高雄市參選沒有信心,而且還有怨氣。但這既是違紀行為,也是有道德瑕疵。在黨內批評下,只好又回到高雄,明知當選不了也要硬著頭皮去,固好國民黨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在大高雄地區的基本盤。

實話實說,韓國瑜在台北市參選,一方面,對不住做了二十年準備的丁守中,另一方面也難以擠下柯文哲。更重要的是,根本就無法造就自己,即使再「非典型」,也蓋不過柯文哲。就此而言,韓國瑜能有今天,還得真的是感謝吳敦義。

  不過,吳敦義此舉,表面上是「領功」,但心底里可能也切實地感受到了韓國瑜的「威脅」。其實,從目前國民黨的選情看,即使不能大勝,起碼也不會大輸,因而吳敦義需為「九合一」敗選而引咎辭職的危機,基本解除。如果二零二零年「總統」和「立委」選舉的戰績也能持平,吳敦義的國民黨主席就可以做滿四年的任期,一直到二零二一年五月。

   但是,「總統」參選人則未必會輪到吳敦義。國民黨原本是「三顆太陽」,而從基本面看,馬英九可能未必會「回鍋」參選,實際上他最近的道歉,就等於是承認自己那八年做得不好,不必再糟蹋台灣民眾的寶貴時間了。他現在的頻繁活動,是「一為神功,二為自己」。「神功」就是為了國民黨,當然也是要彌補自己失去江山的過失;「自己」則可能是面對官司纏身,而且有個別案件對自己甚為不利,因而高調活動,是為自己增強打官司的有利社會環境。朱立倫已經參選一次「總統」,在「太陽花學運」引帶的社會氛圍、馬英九民意低迷、自己「怯戰」及「換柱」等負面因素的交幟下,輸得很慘,是否仍會再戰?不過,在十一月卸任新北市長後,已經沒有任何黨公職,確實是需要一個政治舞台。吳敦義就更不用說了,從各種因素考量,都不是代表國民黨參加「總統」大選的人選。因此,「非典型」的韓國瑜,正被黨內外看高一線。就此而言,要說吳敦義對韓國瑜沒有「瑜亮情結」,還真不信。但現在正是國民黨重新振作的機會,希望這種情結不要將之糟蹋掉。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10-24 04:49:3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