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港珠澳大橋開通,台灣海峽跨海通道何時開工?

  習近平主席前日宣佈港珠澳大橋開通後,乘坐中巴巡覽大橋,並在東人工島與大橋的設計、建設、管理者的代表傾談,向他們表達衷心的感謝、致以誠摯的問候。習近平說:「衷心地感謝你們,我也相信你們又會重整行裝再出發,又會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功不可沒,勞苦功高,而且這就是你們人生的價值。要爲自己感到自豪,我們也爲你們感到自豪。一個國家篳路藍縷、坎坷奮進到今天這一步,逢山開路、遇水搭橋,你們這是最形象的體現,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就這麽走過來的,一國兩制就這麽走過來的。」

    習近平這番話中,有一句「我也相信你們又會重整行裝再出發,又會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這使人想起了上世紀六十年代風靡於大江南北,連毛澤東、周恩來等領導人都能朗朗上口的軍歌《鐵道兵志在四方》,其中的一句歌詞:「背上了(那個)行裝扛起了(那個)槍,雄壯的(那個)隊伍浩浩蕩蕩,同志呀!你要問我們那裏去呀,我們要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這首軍歌流行於習近平成長之時,儘管當時其父親習仲勳受「反黨小說《劉志丹》事件」冤案的影響而受處分批評,但他本人還在北京的高幹子弟學校讀書,因而應當也十分熟悉這首軍歌並銘記於心。因此,在與大橋建設者交談時,就很自然地使用了這首軍歌歌詞的重要元素。

雖然大橋建設者與鐵道兵是兩回事,但性質相同,修建鐵道就要興建橋樑,因而一九八四年中國人民解放軍的鐵道兵、基建工程兵集體轉業時,鐵道兵的各個師就轉制為鐵道部的各個鐵道工程局,其中也包括了橋樑工程局。就此,港珠澳大橋的建設者,在發揮聰明才智,克服了許多世界級難題,集成了世界上最先進的管理技術和經驗,保質保量地建成了國家工程、國之重器——港珠澳大橋之後,又將充分發揮老前輩的優良傳統,重整行裝再出發,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繼續攀登新的高峰。

   實際上,港珠澳大橋的建設者中,有不少人參加過東海大橋、杭州灣大橋、青島膠州灣大橋、南澳跨海大橋、平潭海峽大橋等跨海大橋的建設工程,真是篳路藍縷、坎坷奮進,逢山開路、遇水搭橋,功不可抹、勞苦功高。

  那麼,大橋的建設者們,在重整行裝再出發,又將會到祖國那個最需要的地方去?可能是渤海灣跨海大橋,也可能是瓊州海峽跨海大橋。其中前者是擬在山東蓬萊至大連旅順之間,修建一百一十公里的跨海公路和鐵路兩用跨海大通道。按照前期研究,總投資約二千億至三千億元。大通道建成後可將中國東北地區、環渤海地區、長三角、珠三角等四大經濟區域和俄羅斯東部地區緊密地串聯起來,促進區域經濟一體化的發展。後者是從廣東省的徐聞縣與海南省的澄邁縣之間,修建二十八公里的公鐵兩用跨海隧道。該工程已正式向國家發改委申請立項,總投資約一千五百億元。該跨海通道開通後,全中國各地的汽車和火車都可以直接開進海南,不受大霧及颱風之困,將有利於海南經濟尤其是自由貿易區的發展,對海南島和粵西經濟都是雙贏。

  目前,這兩個跨海通道工程,還在規劃階段,但也已有初步構思,只要中央拍板,就可進入實質性的建設階段,甚至是邊設計邊施工。或許,港珠澳大橋的其中的一些建設者,還可趕得及參與,再為祖國立新功。

  但港珠澳大橋的建設者,因為年齡關係,可能多數不能參與最終的心願--台灣海峽大橋的建設了。這是因為,目前執掌台灣地區政權的民進黨,是一個「台獨」政黨,因而將台灣海峽跨海大橋視為「統戰陰謀」,必會予以抵制。試想,就連一個單純的大陸向金門供水這麼有利於當地居民的工程,蔡政府都要以「統戰陰謀」的籍口進行阻擾干擾了,對在親情上將能更為促進兩岸人民往來,而促成心靈契合的海峽跨海大橋,就必會從所謂「國家安全」的角度找茬,疑神疑鬼地以所謂對「國家安全」有威脅的籍口,而加以阻擾。因此,在短期內,修建台灣海峽跨海大橋還不具備條件。

       台灣海峽跨海大橋或隧道,計劃跨越台灣海峽連接中國大陸東南沿海地區與台灣本島,大陸方面已經完成相關評估並逕行列入實際規劃。二零一三年六月,國務院批准的《國家公路網規劃(二零一三年至二零三零年)》中的規劃方案,包括一條一百二十二公里長的海底隧道,連接中國福建省平潭縣和台灣北部的新竹。二零一六年三月五日,務院公布「十三五」規劃綱要草案,內容包含京台高速鐵路。二零一七年中國工程院已完成隧道設計,二零一九年將完成可行性評估。規劃中的福清至平潭高速公路中的海壇海峽隧道段被認為是台灣海峽隧道工程啟動的前奏。根據目前規劃,每條隧道全長約一百二十五公里至一百五十公里,並可能配合跨海大橋等等,單條路線估計造價四千億到五千億元人民幣,最終會鋪設一條雙向高速公路(京台高速)、兩條高速鐵路(京台、昆台高鐵),每個工程都是世界上最長、建設難度最大的海底隧道,是史無前例的浩大建設。

   儘管囿於台灣地區目前的政治環境,台灣海峽跨海通道目前還未具備開工條件,但從長遠看,是勢在必行。按照「十九大」報告定下的「兩個一百年」的奮鬥目標,偉大的民族復興「中國夢」,應當包括台灣寶島在內。不過,可能還要一定的時間。

  屆時,除了政權建設、恢復經濟、顧及民生之外,架設跨海大橋就是最急迫的任務了。實際上,當年簽署了西藏和平解放十七條協議之後,解放軍一邊和平進軍西藏,一邊修建進藏公路,一邊《歌唱二郎山》響徹全國大地,並成為《東方紅》等新中國建國逢十週年紀念、改革開放逢十周年,人民大會堂大型歌舞節目的「必備歌曲」。因此,兩岸統一後,跨海通道也將如進藏公路那樣,是優先進行的工程。

     或許,倘若台灣地區的「獨派」折騰,「神經刀」特朗普踐踏三個「中美聯合公報」,就反而是壞事變好事,具有立即啟動《反分裂國家法》的合理性和正當性,以非和平的方式解決台灣問題,反而無需像現在那樣拖拖拉拉。倘從這個角度思考,港珠澳大橋的建設者,可能反而更不反感「獨派」搗亂,否則,他們這些已經接近退休年齡的工程技術人員,可能就沒有機會參與在政治上和經濟上的價值,比港珠澳大橋更具意義的台灣海峽大橋的動工興建了。

論長度,台灣海峽跨海通道當然比港珠澳大橋要長得多,而且海底地質條件也要複雜得多。另外,由於涉及所謂「國際海域」,有其他國家的軍民用船艦通過,還須妥善處置。但其實,有關擔憂是多餘的,即使是兩個國家之間,如英國和法國,都可在英吉利海峽興建海底隧道。因而在一個國家內部的跨海通道,即使是橫跨所謂「國際海域」,也將不受國際公法的影響。何況,按照《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台灣海峽是屬於中國的海域經濟區以至是內海,興建台灣跨海通道上中國政府的內部事務,任何外國勢力都不能干預。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10-25 03:26:5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