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陳水扁吃定了蔡英文?

  陳水扁的兒子陳致中,在高雄市前鎮、小港區參選市議員,並將與民進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陳其邁合組聯合競選總部,該總部將於二十八日舉行成立•大會。正在保外就醫的陳水扁,近日多次在臉書貼文,聲稱疑似有人不希望看到他出席競總成立晚會,或有人在破壞陳其邁、民進黨台南市長候選人黃偉哲與他的可能「同框」,但他寧願被抓,也要到場幫兒子站台,「不見不散喔!」並預告高雄市長參選人陳其邁、台南市長參選人黃偉哲都可能同框。
  陳水扁此舉引起外界質疑踩紅線。國民黨立委吳志揚日前在「立法院」質詢時就質疑,到底陳水扁聲稱的「上階不上台、致詞不演講」有無違反規定?「法務部長」蔡清祥未正面回應,僅以棒球比喻,稱「等球投出來,由主審在最近的地方判斷是好球還是壞球」,強調是由台中監獄主審,「法務部是在一、三壘看台」。而台中監獄副典獄長李進國則表示,陳水扁須依規定提出申請,但至當日下午仍未收到申請,因此無從評估。兩人的回答,都似是頗有既不忿被陳水扁「挾持」又無奈被迫「食死貓」之感,只能是「見步行步」,等到陳水扁提出申請時,看其內容再作打算。
  昨日李進國在受訪表示,獄方已在當日下午收到陳水扁出席陳致中競選總部成立大會的申請書,將依相關的資料與法令規定,作綜合性的審查與評估。因此,只能是「煮到埋來就食」了。
  但無論如何,台中監獄和和「法務部」都必須答复陳水扁。而這就讓台中監獄和和「法務部」處於兩難的狀態:倘嚴格按照相關規定,不批准陳水扁為其兒子造勢站台,陳水扁必然會「大鬧天宮」,並聯手「獨派」團體,提前向蔡英文「逼宮」;倘在陳水扁和「獨派」的壓力下作出讓步,又必將遭到國民黨等在野黨的批判,並以此作為助選利器,讓本已因民調低迷及民進黨「九合一」選情欠佳而焦頭爛額的蔡英文,「船破偏遇頂頭風」。
  當日,這兩種可能會發生的後果,可能都是陳水扁所要的,就是無論如何也要讓蔡英文吞下拒絕特赦他陳水扁的「苦果」,而且更是要蔡英文受到「忘恩負義」的天譴。實際上,已經為蔡英文拒絕為其發出「特赦令」而滿腹牢騷的陳水扁,一直都在埋怨,當初為何當初要重用蔡英文?——本來,陳水扁與蔡英文之間沒有任何交集,而且也互不熟悉。但當陳水扁二零零零年當選「總統」時,李登輝向他作出了一個自相矛盾的建議。一方面,他建議陳水扁在其就職演講中,加上「沒有廢除國統會和《國統綱領》的問題」一句;另一方面,卻又向陳水扁推薦抵觸《國統綱領》的「特殊兩國論」的研擬者的蔡英文出任「陸委會」主委。而在陳水扁在就職一周月時向外國記者表示可以接受「九二共識」時,蔡英文卻敢於「冒犯老闆」,發表聲明否定及反駁陳水扁此說的怪事。
  如果陳水扁當時就因此而棄用蔡英文,蔡英文就沒有今天。但不知為何,陳水扁卻神差鬼使,繼續重用蔡英文。在二零零四年「總統」大選的物色「副總統」搭檔人選過程中,陳水扁討厭呂秀蓮,希望能另找他人,「新潮流系」先後推薦了蘇貞昌、蔡英文。雖然陳水扁後來卻因考慮到必須注意派系平衡的問題,而重新找回沒有派系背景的呂秀蓮,但在大選過後,輔選有功的「新潮流系」,向他建議,民進黨在二零零八年「總統大選推出「蘇蔡配」,而讓他欣然接受,並為落實這樣的安排,委任蘇貞昌為「行政院長」,蔡英文為「副院長」,讓兩人提前進行磨合操練。雖然後來形勢的發展,在二零零八年的「總統」大選時,民進黨並沒有推出「蘇蔡配」,但陳水扁的「佈局」,卻已為蔡英文後來競選民進黨主席,及代表民進黨參加「總統」大選,奠定了政治基礎。
  但是,蔡英文並非是由「黨外」出身,沒有「黨外」及早期民進黨人的鬥爭背景,因而與陳水扁沒有「戰友情誼」。因此,對陳水扁貪腐案件的態度,與老一輩民進黨人有區別,只是關心他的「司法人權」,而沒有為他的案情辯護。在當選並就任「總統」後,更是拒絕向他發出「特赦令」。
  這些,都被陳水扁視為「忘恩負義」。因村,他所推動成立的「一邊一國連線」,與一心要推翻蔡英文的「獨派」合流,這固然是意識形態的結合,但更是陳水扁與「獨派」團體要讓其他「獨派」人士(賴清德為第一人選)取代蔡英文有連動關係。陳水扁今次故意向蔡政府拋出難題,固然是要將其兒子推上政治舞台,以延續自己的政治香火,但也不無報復蔡英文「忘恩負義」,及趁著蔡英文的民調低迷,及民進黨的「九合一」選情低落之機,製造難題提前做好向蔡英文「逼宮」的輿論氛圍,倘十一月二十四日的「九合一」選舉,民進黨的選績不好,就迫使蔡英文辭去民進黨主席之職。即使是陳菊代理黨主席代她看管民進黨,並主持制定對她有利的黨內初選規則,陳水扁也將會與「獨派」串聯,在黨內初選中力拱賴清德取代蔡英文,出戰二零二零年的「總統大選。這是因為,賴清德是主張「特赦」陳水扁的。這就不但是可以達成「獨派執政」之「最高目標」,而且也能夠實現「特赦」陳水扁的「最低目標」。
  而陳致中參與的「一邊一國連線」,與「喜樂島」等「獨派」團體有高度的交疊。而「獨派」團體早就對蔡英文「維持現狀」的策略,及與「獨派」若即若離的表現不滿,因而屢向她施加壓力。因而計劃在上周六來個「大爆發」,策劃十二萬人包圍「總統府」,並刻意挑揀蔡英文生日當天舉行宣達記者會。但被台北市警察局以「總統府」前的凱達格蘭大道的路權已經有其他團體搶先申請的「技術手段」破局,「喜樂島」改為在民進黨總部門前的北平東路進行。
  這本來就惹發「獨派」團體不滿,而民進黨中央發出指令禁止黨公職人員參與「獨派」的活動,並為了為背負壓力的黨公職及參選人找到出口,讓深綠支持者有一個宣洩情緒的管道,以及拉抬陳其邁的選情,而決定同時在高雄也舉辦類似的活動予以反制,這對「獨派」團體更是「火上加油」。因此,陳水扁的挑戰蔡政府,堅持要為陳致中助選站台,在一定意義上,也是要為「獨派」團體出氣。
  總之,陳水扁就是「吃定了」民調低迷的蔡英文,並籍著民進黨的選情低落,蔡英文可能要為此負責,而「趁佢病,攞佢命」,執意違反有關保外就醫的法律規定,及踐踏自己「不從事與醫療無關活動、不接受媒體採訪、不參加政黨公開活動」的承諾,到處「趴趴走」,今次更是直接捲入政治事務,參與競選活動。就是看準了蔡英文為了自己的爭取連任,不敢得罪「獨派」的軟肋。但可能會令更多的中間選民反感,不過這已不是已被褫奪政治權利的陳水扁所考量的問題了,只要能達到「懲罰」蔡英文之•目的,就足矣。(發自湛江)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10-26 03:15:0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