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韓國瑜需慎防驕兵必敗盡量減少犯錯

  現在距離「九合一」選舉投票日,還有二十四天的時間。按照以往的選戰規律,各方關係人的基本戰力及選情都已展現,要再有突破甚至是翻盤,較為困難。因而各方候選人的策略,就是在繼續固守自己的基本盤的同時,盡量避免犯錯,並做好防範措施,盯緊對方是否會祭出「奧步」手段,倘果如此就按照預先設定的方案,及時予以反制。
  現在,國民黨在各縣市的選情,除了個別縣市受囿於各種主客觀原因之外,基本上呈現「甘蔗倒吃節節甜」的態勢,而且還帶動整個社會氛圍發生「逆轉勝」的狀態。實際上,就連由民進黨人經營,而且曾經為蔡英文「保駕護航」的《美麗島電子報》,昨日公佈的《二零一八年十月國政民調》也顯示,十月間民眾對蔡英文執政的滿意度只有百分之二十五點五,比上月減少一點五個百分點,而不滿意度卻高達百分之六十七點三,比上月調查增加四個百分點,表示不滿意的比率達到其二零一六年就任後的新高,而且經由交叉分析得見,對蔡英文的執政滿意超過不滿意的,也包括了泛綠民眾。與此同時,有百分之五十七點五的民眾對民進黨反感,比上月調查陡增五點五個百分點,而且反感度再達新高。而對國民黨表達好感者有達到百分之四十一點七,比上月調查陡增十一個百分點;百分之三十九點二對國民黨反感,比上月調查則減少三點八個百分點。這反映出出民眾對國民黨、民進黨印象評價差距持續擴大。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的陳水扁、馬英九,都是在其第二任內地民調才轉差的;而蔡英文的第一個任期才剛過半,就發生了如此巨大的逆轉,才剛當選並就職時的極高民氣,到現在的「沒有最低,只有更低」,可見民進黨的敗象已經畢現。而且,按照以往陳水扁、馬英九的教訓,一旦越過了黃金交叉點,就是開始崩潰了。
  在此有利態勢下,國民黨及其戰將應當戒驕戒躁,謙虛謹慎,盡量注意避免犯錯,並注意做好防範及反制民進黨可能會祭出的「奧步」手段。但遺憾的是,已經有個別戰將開始呈現未勝先驕的狀態,尤其是既有將會翻轉高雄市的韓國瑜,近日就犯了一個不應該犯的大錯誤,可能會被其對手陳其邁及整個民進黨利用來進行絕地反攻的籍口。現在就要看韓國瑜及其團隊,如何以適當的方式,充分利用距離投票還有二十多天的較為寬裕的緩衝時間,化解這個失誤,並盡量避免發生新的失誤。
  韓國瑜犯下的這個失誤,是於十月二十九日接受中時電子報推出的選戰節目《無色覺醒》專訪,談及兩岸以及對外關係,一時口快衝口而出地說,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如果他當上高雄市長,「所有高雄街頭,政治的抗議、意識形態的請願,通通不准!零!」韓國瑜強調,環保可以抗議、教育可以抗議、治安不好可以抗議,唯一不准有關於意識形態的抗議。韓國瑜說,不管是「獨立」運動或是「統一」運動,他都不會准,因為「經濟一百分,政治零分,高雄這二、三十年來,被政治搞壞掉了、被意識形態纏得喘不過氣來。」
  韓國瑜的這番話,聽在支持者的耳中,會產生強烈的共鳴感,實際上就有支持者網友表示,「這才是政治人物應有的高度,而不是整天耍嘴皮領高薪的跳樑小丑」、「苦民所苦,為民著想」。不過,也有網友認為這樣違反「憲法」第十四條關於人民享有集會自由權的規定,並指出「環保也是意識形態,教育也是意識形態,活著就跟意識形態脫不了關係」,因而不認同他的說法。
  而一直苦於找不到反攻韓國瑜的「突破點」的民進黨人,就更是如獲至寶,開始反攻動作了。民進黨「立委」段宜康就痛批道,「就是要戒嚴?」韓國瑜的直接對手陳其邁昨日也聲稱,韓國瑜過去站在深藍威權那邊,可能不太了解,台灣的言論自由是很多人犧牲生命換來的,對於韓國瑜的言論,他感到遺憾。陳其邁還表示,「憲法」保障人民擁有集會結社的自由,我們過去從黨外時期就在爭取,像他在學生當時還是台大學生,參與廢除「刑法一百條」,爭取台灣人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他從過去學生到「立法院」都在捍衛言論自由,「這是我奉行不渝的信仰」。民進黨新北市長候選人蘇貞昌也表示,台灣好不容易打破戒嚴,「憲法權利的集會遊行,是人民的基本人權。他質疑,市長的權力有這麼大嗎?可以大到超過人民應該有的「憲法」權利嗎?
  現在最擔心的是,民進黨將會利用韓國瑜的這句失言,巧妙地結合高雄市是「美麗島事件」的發生地的特點,舉行所謂「捍衛『憲法』」的集會遊行活動,將國民黨尤其是韓國瑜抹黑為「警總餘孽」,以激發凝聚力圖將高雄市的選情翻轉過來。
  似乎韓國瑜已經發覺自己失言,並也感受到此事的嚴重性,昨日開始進行補救。他在受訪時表示,市長再怎麼厲害,也不能超越「憲法」,否則就是違法。他還解釋說,對於政治性質的集會遊行活動,不能明文規定禁止,只能道德勸說,因為現在高雄最重要的是拚經濟,而不是搞政治;「拜託大家,有政治抗爭就去台北,台北有總統府行政院和立法院」」,他會盡最大洪荒之力,因為高雄需要經濟轉型。但能否完全消除其不良後果,尤其是避免被民進黨利用來舉行「反對當代警總」的示威遊行,則仍待觀察。
  實際上,高雄縣市曾經是民主運動的發祥地,也是民進黨的「聖地」。無論是「橋頭事件」還是「美麗島事件」,都是民進黨的前身——「黨外」運動的重大節點。尤其是又稱為「高雄事件」的「美麗島事件」,以美麗島雜誌社成員為核心的黨外運動人士,組織群眾進行遊行及演講,訴求民主與自由,終結「黨禁」和「戒嚴」,而遭到當時的國民黨政權的血腥鎮壓,終至引爆警民衝突。事件後,「警備總部」大舉逮捕黨外人士,並進行軍事審判,成為台灣自「二二八事件」後規模最大的一場警民衝突事件。「美麗島事件」發生後,許多重要「黨外」人士遭到逮捕與審判,甚至一度以叛亂罪判死,史稱「美麗島大審」。最後在美國國會議員及國際人權組織的關切、各國媒體來台採訪,以及各界的壓力下,除事件總指揮施明德判無期徒刑外,其餘皆以有期徒刑論處。其中《美麗島》雜誌社編輯委員陳菊就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
  「美麗島事件」對台灣往後的政局發展有著重要影響,台灣民眾於此刻是關心台灣政治,使得國民黨政府不斷遭受國際輿論的壓力以及黨外勢力的挑戰,逐漸放棄一黨專政的路線以應時勢,乃至於解除持續三十八年的「戒嚴」、開放黨禁、報禁,並促成民進黨正式成立,進而先後兩次上台執政。
  韓國瑜之所以能在號稱為「民進黨大票倉」的高雄市,從只有百分之三十多支持度,一直飆升直追「躺著選也可當選」的陳其邁,靠的就是隱去其「深藍」的政治背景,盡量避免「藍綠惡鬥」,尤其是不針對其對手陳其邁發出惡言,並以「非典型」的戰法,強調「發財發財再發財,賺錢賺錢再賺錢」,因而引發對高雄市在民進黨掌政二十年下「又老又窮」產生強烈共鳴感,希望能「換黨換人試試看」,以改變自己命運。而「當選後禁止進行政治示威活動」,就正好是顛覆了自己的「非典型」戰法,而且也引發老一輩高雄市民對「美麗島事件」的痛苦回憶,殊為不智,犯了「未勝先驕」的錯誤。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11-01 03:36:2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