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張麗善辭「立委」其他候選人是否跟進?

  距離「九合一」選舉投票日還有二十一天,選況越趨激烈,「殺到埋身」。國民黨雲林縣長參選人張麗善昨日在「立法院」宣布,辭去國民黨「不分區立委」一職,全力投入年底雲林縣長選戰。她也是十一名參選縣市長選舉的「立委」中,首位辭去「立委」一職的參選人。因而她的辭去「立委」之職,是否將引會帶連鎖反應,導致其他十名藍綠「立委」的縣市長參選人,包括國民黨對桃園市長參選人陳學聖、台中市長參選人盧秀燕、彰化縣長參選人王惠美、金門縣長參選人楊鎮浯、花蓮縣長參選人徐榛蔚;民進黨待有台北市長參選人姚文智、台南市長參選人黃偉哲、高雄市長參選人陳其邁、宜蘭縣長參選人陳歐珀、台東縣長參選人劉櫂豪,也紛紛跟進?就值得觀察。
  另外,參選新竹縣長的林為洲,也是「立委」,但他已經為參選新竹縣長而宣布脫離國民黨的林為洲,因而是以無黨籍身份參選新竹縣長,雖然也同樣遇到是否辭去「立委」參選的問題,但卻沒有上述黨籍「立委」那樣受到強烈的關注。
  按照台灣地區的「憲法」規定,「立委」不但擔任官吏。因此,「立委」參選並當選了縣市長,就固然是要辭去「立委」;但「立委」參選縣市長,並不等於一定將會當選。倘是落選,就將會變成「兩頭落空」。因此,相關法律並未強制規定民代不得帶職參選公職。因此過去對「立委」在參選縣市長時,是否應當辭去「立委」之職,亦即民代是否可以帶職參選公職的問題,向來就有不同見解,甚至是發生激烈爭論。甚至在同黨之內也有攻訐,如民進黨籍台北市議員高嘉瑜,就曾喊話要求台北市長參選人姚文智,辭去「立委」職務以專心參選。
  實際上,不認同帶職參選的一派意見認為,參選人應全心投入選舉,而不是讓人有「騎牛搵馬」,及在競選過程中無法顧及民代問政工作,造成問政與立法品質下降的感覺。因此,有人認為,從政治倫理與責任的要求出發,「立委」參選縣市長,應當在登記參選時,最遲也應在十一月十四日「中選會」核定的縣市長正式競選活動開始之日,辭去「立委」之職。
  另外,現任「立委」參選縣市長,可能會為競選分身乏術,無法兼顧「立法院」的工作,要求目前還是「立法院」審議明年度預算案等議案之際,任務繁重,卻跑去競選縣市長,未能履行對選民的承諾,並給選民留下不良的印象。實際上,《公民廟口——立委在做天在看》臉書粉專就列出「立委選縣市長翹班排行榜」,前四名都是民進黨籍,包括參選宜蘭縣的陳歐珀、高雄市的陳其邁、台東縣的劉櫂豪、台北市的姚文智,都將近有半年時間不曾在「立法院」質詢,成為「翹課王」。這將反過來影響他們在縣市長選舉中的得票率。
  何況,宣布辭職參選,也是一種選戰的策略工具,以展現破釜沉舟的決心,來刺激支持者的危機感及投票意欲,增高當選機率。實際上,按照選舉教戰守則,請辭參選是競選策略的一環,通常是在差距很接近時,展現背水一戰決心;或是在已經領先的狀態下,作為加強催票拉大幅度的手段。但如果是處於大幅落後的狀態,宣布辭職就沒有效益了。現任民進黨台中市長林佳龍及彰化縣長魏明谷,就是在選舉最後階段,宣布辭去「立委」之職以示決心,來拉抬支持度的。
  但也有另一派意見認為,民代是選民投票選出,代表選民參與代議政制的工作,而且也是他們履行對選民的承諾,因而必須堅持到選上其他公職為止,否則在辭職民代到當選並出任公職期間,將會出現空窗期,使得監督政府的力量消失,對民眾並不利。而且,按照相關法律規定,辭職後遺下的「立委」空缺,必須在三個月內進行補選,就勢必造成選情更複雜,並衍生耗費資源與衝擊原本政治生態的問題。如果是當選公職,補選民代是勢在必行,即使是耗費社會資源也無話可說;但辭去民代之職卻又落選公職,補選民代就是徒增社會困擾了。
  看來,國民黨是持後一種觀點者,尤其是在二零一六年的「立委」選舉中,國民黨喪失大量「立委」議席,現在的三十四席已經無法對實現「完全執政」的民進黨產生制衡作用,因而只能是任由民進黨魚肉,強行通過系列「追殺」國民黨的法律。如果因為「立委」參選縣市長而辭去「立委」之職,無論是否當選縣市長,國民黨都將面臨繼續流失「立委」議席的風險,因為在三個月後的「立委」補選中,國民黨提名的參選人,未必都能當選。
  因此,國民黨主席吳敦義不敢輕易主張黨籍「區域立委」在獲提名縣市長參選人後,必須辭去「立委」之職,而只是曾公開表示,國民黨四位政治組「不分區立委」當初接受「不分區立委」參選人提名時簽有切結書,如果獲得提名縣市長參選人,在適當時間必須辭去「不分區立委」。這是因為,「不分區立委」並非是由選民直接選出,請辭後可以在政黨提名的「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名單中斷「落選頭」者直接遞補,因此沒有必須進行補選的困擾,也較無政治承諾問題。
  即使是如此,隨著選舉時間接近與選情變化,國民黨中央的態度也轉趨保守,沒有重申吳敦義當初的主張,因而獲提名參選縣市長的政治組「不分區立委」張麗善、徐榛蔚,也一直遲遲沒有明確表態辭職。直到昨日,張麗善才宣布辭職。但也仍將會給國民黨帶來某些不便,因為雲林縣的政治生態是「綠油油」一片,因而從縣長到「區域立委」議席,都是由民進黨所囊括。張麗善是作為國民黨在雲林縣內唯一的「立委」,當選縣長的機率也並不高,因而辭職「立委」後就能無法為地方選民提供服務了。因此,她這是「背水一戰」,希望能引發支持者的危機意識,把「含淚不投票」者都激勵出來投票。但雲林縣是民進黨大票倉,頗為冒險。如果是國民黨執政,還可安排一個公職予以補償。但現在國民黨在野,已經有一大票原政務官或公營企業老董失業,當然不可能安排張麗善出任公職,這個賭注是挺大的。
  盧秀燕是「區域立委」,倘辭職參選卻又未能當選台中市長,就將會「兩頭唔到岸」。但仍然可以「賭一鋪」,因為她的選情向好,而且這個「兩頭唔到岸」的危局反而能夠刺激支持者的危機感。倘當選,當然值得慶賀,因為「直轄市長」的地位,比一般新竹市及基隆市要要高,更遑論雲林縣,相差幾級。既然選情比盧秀燕差,層級也比盧秀燕低的張麗善,都可以辭,盧秀燕辭又如何?即使是落選,以她「六連罷立委」,在前年「區域立委」」選舉中成為國民黨候選人最高票者(十一萬多票),而且榮獲「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八次評鑑第一名「國會優秀立委」,要重新當選並不困難。
  而代表民進黨參選高雄市長的陳其邁,是「不分區立委」,而且在民進黨高雄市長初選時,參與競爭的「區域立委」趙天麟、劉世芳都作出「出線即辭職」的承諾,因而陳其邁背負著辭職參選的壓力,當然更可作為選戰策略。
  最為尷尬的是姚文智,他是「區域立委」,但曾經說過倘落選台北市長(後來退一步,倘是「老三」),就退出政壇。而現在,他不但將篤定落選,而且更篤定將會是「老三」。因此,如其在點票後兌現諾言,不如現在就辭,還可展現「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氣概,激發淺綠選票回流,不至輸得太慘。
  但姚文智的恩師謝長廷,此前特曾數次說過「輸了就退出政壇」,卻沒有一次當真。是否會成為留給姚文智的「真傳」?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11-03 04:03:2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