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九合一」選舉親民黨為何相對沉寂?

  在今次「九合一」選舉中,曾經叱吒風雲的親民黨,相對沉寂;就連老是要刷存在感到親民黨主席宋楚瑜,也鮮有「浦頭」,較少進行為子弟兵縣市議員候選人站台的動作。按道理,倘宋楚瑜在「二零二零」大選中仍然不願缺席的話,就應在被視為「二零二零前哨戰」的「九合一」選舉中,傾盡全力,以積累人氣。何況,既然是在理論上,台灣民眾討厭「藍綠惡鬥」,這就為第三勢力政黨提供可以「乘虛而入」的廣闊空間,親民黨就可以大有作為。但似乎是親民黨輕易地放棄了這個極佳的機會。
  實際上,從親民黨在今次「九合一」選舉中的佈局看,是頗為消極,有點「意興闌珊,無所作為」的境況。——在二十二席地縣市長選舉中,親民黨完全放棄提名參選人的權利及機會。就連名不經傳的「金門高粱黨」和「教科文預算保障e聯盟」,都分別在金門縣提名了參選人洪志恒和汪承樺,而「樹黨」也在連江縣提名了蘇柏豪,曾經與宋楚瑜搭檔參加「總統」大選的「民國黨」主席徐欣瑩,也參加了新竹縣長的選舉,但還算是仍然具有一定實力的親民黨,卻竟然一席縣市長都沒有提名,連可能具有勝選能力的金門縣及連江縣都交了「白卷」,這可以看到,親民黨在縣市長選舉中,是呈現「完全放棄」的態度。
  如果說,縣市長選舉的單一應選名額,勝選難度較高,親民黨是吸取在二零一六年的也是單一應選名額的「區域立委」選舉中全軍盡墨的教訓,而棄選縣市長,是可以理解的話,那麼,縣市議員是複數應選名額選舉,每一個選區都擁有多個應選名額,參選人只要獲得百分之十以上的得票率,就可輕易當選,但似乎親民黨也是顯得並不積極。實際上,從親民黨公佈的名單看,該黨提名的縣市議員參選人,只有台北市的王小玉、黃珊珊、洪士奇、林國成、陳蓋武、何啟聖、高李茂俊,基本上是每一選區提名一位參選人,頗為保守,而且其中不少是爭取連任者。看來,其參選策略,是「打穩陣仗」,每一個選區提名一位參選人,以有利於集中選票資源,以爭取當選利益的最大化,及希望在台北市議會中,仍然組成黨團。
  而在其他縣市的縣市議員選舉,親民黨就更沒有達成每一個選區都安排一名參選人了。比如,在新北市,只是在第三選區(王詠沛)、第四選區(林世棟)、第七選區(薛永華)、第八選區(邱九桁)、第十二選區(陳勝榮),提名了參選人。而在基隆市,也只是在第一選區(徐莉莉)、第二選區(余宗珮)、第五選區(莊錦田)、第七選區(楊秀玉)提名了參選人。在桃園市,也是呈現「梅花間竹」的態勢,只在第一選區(林國政)、第七選區(賴立竹)、第八選區(莊訓基)提名了參選人,都是以能夠建立黨團為基本目標。而在新竹市,則只是提名了兩名參選人:第ㄧ選區的曹永明和第三選區的熊哲良,即使是兩人都能當選,也未能滿足組成黨團的條件(必須擁有至少三個議席),除非是與無黨籍或其他更小政黨的縣市議員組成聯合黨團。
  親民黨在台中市,共提名了七名市議會議員參選人,分別是第二選區的凱力、第七選區的陳三井、第八選區的邱于珊、第十選區的張博威、第十一選區的廖興生、第十三選區的段緯宇、第十五選區的洪金福。高雄市也只有第七選區的黃永富、第八選區的吳益政、第九選區的鄭復華。倘全部當選,剛好可以成立黨團。宜蘭縣只有一席參選人,是第十二選區的陳傑麟;嘉義縣也只是一席,即是第三選區的簡泰河;在親民黨實力較強的花蓮縣,本來可以籍著黨籍老縣長傅崐萁的入獄服刑,而製造悲情,以催谷其妻子徐榛蔚(國民黨提名花蓮縣長參選人),及黨籍縣議員參選人的選情的,但親民黨在花蓮縣只提名釋楊悟空、詹金福兩名參選人,就將白白地浪費了這個機會,因為即使是「全打壘」,也不能成立黨團。屏東縣更只是提名一位縣議員參選人楊子鵬,等於是放棄成立黨團。當然,在除以上縣市以外地台南市、宜蘭縣、新竹縣、苗栗縣、彰化縣、南投縣、雲林縣、嘉義市、臺東縣、澎湖縣、金門縣和連江縣,沒有提名縣市縣市議員參選人,大面積地呈現「放棄」狀態。
  這被視為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的前哨戰。而湊巧的是,符合條件在「立法院」成立黨團的是個政黨,民進黨和國民黨都已經確定了縣市長的參選人,並已分別在兩黨的「全代會」上,為其造勢「背書」。而另兩個較小的政黨——親民黨和「時代力量」,則至今為止尚未有推出縣市長參選人的消息傳出,可能是將會放棄縣市長的選舉。或這與縣市長選舉是「單一名額」選舉,而「區域立委」選舉也是「單一名額」選舉,親民黨可能是鑑於自己在二零一六年的「區域選舉」中戰績欠佳,全軍盡墨,只是在「不分區立委」選舉中獲得三席,剛好符合成立黨團的條件,因而不再像前幾屆縣市長選舉那樣,大數額地提名縣市長參選人,甚至在今屆極有可能一席也不提名。
  實際上,親民黨的影響力正在衰退,尤其是在宋楚瑜的左右手秦金生和劉文雄先後逝世後,宋楚瑜的活動能力及能量都已大幅消減,就連宋楚瑜本人的光環也已漸退,已難有實力回天。他在二零零六年投入台北市長選戰,意圖建立新的政治版圖,結果只獲得五萬多票。二零一二年的「總統」大選,為了激發「母雞帶小雞」效應,宋楚瑜也投入「總統」大選,結果所獲得的選票比親民黨的政黨票還低,顯示連親民黨支持者都有人沒有將「總統」的選票投給宋楚瑜。雖然在二零一六年的「總統」「立委」大選中,與民國黨的徐欣瑩合作,「總統」大選拿到百分之十二的得票率,比四年前的百分之二大有長進,但在「立委」選舉中,卻只得三個議席,而且還是拜「不分區立委」之賜。如果不是與徐欣瑩合作,可能連黨團也沒有資格成立。因此,宋楚瑜似乎是「知難而退」,只把有限的資源及精力擺放在因是「複數名額」而還有機會的縣市議員的選舉。
  但在日前在台中市花博開幕的前夕,宋楚瑜卻應民進黨台中市長林佳龍的邀請,前往參觀花博,兩人互動愉快,宋楚瑜還和林佳龍一起比出「支持二號」(即爭取連任的林佳龍所抽得到簽號)的手勢。這就打破了他在一個多月前,赴台中為黨籍市議員參選人站台時,面對媒體詢問他會支持,並未表態支持那位台中市長候選人的迷局。顯然,在選前只剩下三週的倒數敏感時刻,宋楚瑜以具體行動和林佳龍一起參訪花博,已經等於是倒向了民進黨的一邊,至少是肯定、提攜民進黨的台中市長參選人林佳龍。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11-06 04:24:0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