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柯丁姚與韓陳都陷入互相尷尬混戰

  「九合一」選戰即將進入最後半個月。雖然國民黨的戰況尚未能說得上越來越好,但與前兩次大型選戰的「兵敗如山倒」相比,在黨產被凍結因而缺乏「糧草」的情況下,能夠營造出現在這樣的旺勢氣氛,已經是「飲得杯落。而民進黨雖然是擁有「完全執政」的優勢,「糧草」充沛卻「兵不強馬不壯」,連昨日專門跑到「艱困選區」宜蘭縣救急」的蔡英文,在縣長官邸與地方幹部餐敘時,也不得不承認,民進黨長期執政的宜蘭、高雄,是目前最關鍵的兩個選區。她坦言兩地畢竟執政時間長,內部也有統合對立,也會有包袱民怨。她盼黨內上下在選戰最後關頭努力,守住兩地政權。此外,蔡英文在輔助行程中也曾談到年改、不當黨產及「轉型正義」等問題,指出有很多人沒有辦法完全理解這些改革措施,所以現在較生氣,因此這次選舉民進黨會選得比較困難。
  從蔡英文的談話內容中,可見她目前的選戰部署,是千方百計地要保住高雄市和宜蘭縣。前者是民進黨執政已經二十年(原高雄縣還是二十六年)的「老根據地」,倘丟失對民進黨的衝擊極大,可能會直接影響到蔡英文本人的爭取連任「總統」,及民進黨的爭取實現「長期執政」的願景;後者是民進黨及其前身「黨外」的「民主運動發源地」,對民進黨的發展史具有特殊意義。因此,民進黨已經全力反撲,勢要守住高雄市和宜蘭縣。為此,民進黨的主要政治明星,都已紛紛南下高雄,甚至「總統府秘書長」陳菊,還不顧此前民進黨曾經要以馬政府的「總統府副秘書長」羅智強進行「職務輔選」(後證實並無此事)為由予以懲罰的忌諱,跑回她曾連續十二年出任市長的高雄市,進行「專職輔選」。
  在此民進黨全面反撲的緊急時刻,韓國瑜應當穩紮穩打,盡量避免犯錯,不要「授人以柄」,被對手抓住「辮子」。不過,韓國瑜可能是出於其「草根」本性,也可能是未勝先驕,近日連連失言,讓對手驚喜若狂。雖然「陪睡論」是對方故意混淆概念,反撲未能得逞,但「禁止政治示威論」在「美麗島事件」的發生地高雄市,卻確實是犯了大忌。實際上,據說這幾天高雄市正在流傳著陳菊當年在遭「軍法大審」被判刑後坐牢時書寫的「獄中之信」,這種做法比陳菊公開反撲還要「陰」。因為公開反撲反而引發「韓粉」反感,而這種「無聲控訴」則是「泣聲狗,咬死人。對此,韓國瑜必須保持高度警覺。
  民進黨的另一手「陰招」,就是利用韓國瑜與柯文哲的「惺惺相惜」關係,實施「以柯打韓」的手法。其中柯文哲的競選總幹事小野(李遠)和台北市副市長林欽榮,都拍片力挺陳其邁,而向來被界定是「柯粉超級大咖」的「人渣文本」周偉航,也形同跟進地再補一槍,臉書貼文要求「韓粉」不要再要求他支持韓國瑜,「我大腦還堪稱正常,請別勉強我裝白痴」。這就引發「韓粉」與「柯粉」的大戰,並引發「白綠合作」的想像空間。不過,部分「柯粉」尚算冷靜,沒有上當,反而要求小野辭職去總幹事之職。當然,丁守中陣營也可算是反應敏捷,立即發出反制文宣,指出何必懷疑小野力挺陳其邁的用心,該懷疑的是,靠民進黨吃飯的文化門神怎麼會去挺柯文哲?如果要把支持民進黨當成選舉時候的例行公事,為什麼捨近求遠?何不支持姚文智,而要支持遙遠的陳其邁?
  其實,民進黨的「文化門神」小野由此之舉,也是看到了韓國瑜與柯文哲之間關係,以至韓國瑜有意與國民黨作出適當區隔的尷尬,而刻意為之,意圖「一箭雙雕」,在拆散韓國瑜與柯文哲的關係,尤其是防止日後柯文哲果然與韓國瑜合作參選「總統」,嚴重威脅民進黨「長期執政」美夢的同時,也是要將高雄市長選舉重新引導回到「藍綠惡鬥」的老路,從而打破韓國瑜的「非典型戰法金鐘罩」,挽回陳其邁的選情。
  實際上,柯文哲在台北市長任內,對當時任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總經理的韓國瑜有知遇之恩,兩人關係不錯,多數人之所以認識韓國瑜,就是從當年韓國瑜與柯文哲一起站在備詢台,被「頭號柯黑」民進黨籍台北市議員王世堅痛罵,因而柯文哲與韓國瑜已經被「柯粉」與「韓粉」視為一體。而作為民進黨「文化門神」的小野,利用自己是柯文哲競選總部總幹事的特殊地位,拍片支持陳其邁,雖然在高雄市可能能夠發揮道輔選作用不大,但其實其真正目的卻就是要離間韓國瑜與柯文哲,及「韓粉」與「柯粉」的關係。
  實際上,韓國瑜的支持者與柯文哲的支持者高度重合,都是來源于對藍綠惡鬥不滿,希望能够找到超越藍綠的政治人物,改變現有的政治風氣。因此,「韓流」的興起並不等於是人們支持國民黨。也正是出於這個原因,韓國瑜才採用了有別於國民黨傳統戰法的「非典型戰法」,因而才能從只是「志在參與」一路追趕,與原本以為「躺著選也可當選」的陳其邁拉平,甚至發生了黃金交叉的「逆轉勝」。
  在此情況下,曾經沾沾自喜「派對了人選到高雄市開天闢地」的吳敦義,設計出也是自認為「世紀絕作」,由丁守中在凱達格蘭大道舉行造勢活動,齊聚「六都」的國民黨市長侯選人一起造勢的設計,就遭到韓國瑜的「打臉」,以另有動行程而婉拒,其他候選人如侯友宜、盧秀燕等也予以跟進,最後只得丁守中一人而破了局。
  顯然,韓國瑜還是有所自知之明的,知道「韓粉」對自己的支持,並不等於是同時也支持國民黨及其其他直轄市的候選人。丁守中想要借助韓國瑜的聲勢拉抬自己的選情,或許可以爭取一部分人中間選民的支持,但也可能帶來反效果,導致支持柯文哲的選民對韓國瑜産生反感,重新將韓與國民黨進行連接。也正因為如此,作為民進黨「文化門神」的小野,就是要挑動柯文哲與韓國瑜、「柯粉」與「韓粉」的矛盾,其為陳其邁拍片,表面上是「挺陳」,實際上是「連消帶打」地在痛打韓國瑜,拆散其與柯文哲的關係。與此同時,也讓本來就對韓國瑜可能會威脅自己「二零二零年之夢」的韓國瑜,更為警覺;也讓本來是希望能夠承受韓國瑜「外溢效應的丁守中,產生對韓國瑜「只顧自己,不願幫扶」的不滿。
  這對國民黨來說,是一個警訊。本來,國民黨已經做好準備,預先設想了民進黨將會祭出包括類似「兩顆子彈」、「走路工」的各種「奧步」手段,而且還設計了反制辦法。但似乎民進黨也在「與時俱進」,可能會棄用這些過於明顯及卑劣的「奧步」手法,而改為採用陰柔的招數,柯文哲競選總部總幹事小野的公開支持陳其邁,可能就是「幕前曲」,未來幾天還將「陸續有來」。
  當然,類似的「陰招」可能也將會像「迴力標」那樣,傷害到民進黨的「自己人」。小野的支持陳其邁,就反襯了民進黨其實正在拋棄自己,因而社會上就有「白綠合作」及「棄姚保柯」之說。實際上,因為「韓流」的北溢,丁守中的民調正在急升,與柯文哲的距離逐步收窄。民進黨中央感到,反正姚文智已經成為「老三」,根本沒有勝選的可能,那就乾脆破罐子破摔,寧願犧牲姚文智,也不能讓國民黨重新奪回台北市。反正,姚文智已經發誓「敗選(後來退為『老三』)就退出政壇」,亦即已經有了落敗的心理準備。既然他「落選」並作為「老三」已經確定成為事實,因而民進黨就無需採取行動「搶救」他。敗選後,因為已經發誓「退出政壇」而無法安排政務官,還有其他職務包括國營企業等可以將就。由於他曾出任過「新聞局長」及高雄市政府新聞處長,可以安排公營的媒體機構如「華視」、「公視」、「客視」,還有「中央社」或「中央電台」等。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11-07 04:17:2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