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郁慕明為施明德連署有深遠策略運用

  甫一聽到新黨主席郁慕明決定在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的領表連署登記階段,將力挺施明德,動員新黨支持者為施明德連署的消息,可能會令到多人感到驚訝,為何會如此?這豈非是火星碰地球?
  實際上,郁慕明及其所領導的新黨,與施明德及其曾領導過的民進黨,在政治光譜上位於兩端,尤其是在「國家認同」及兩岸關係政策認定方面,呈現極為尖銳的對立狀態,八竿子也打不在一起。而且,過去還曾為「統獨」議題火併過,施明德也曾遭到郁慕明的痛罵。按道理,郁慕明應是強力支持無論是在意識形態還是在「國家認同」理念上相一致的洪秀柱,但今次卻藉著新黨黨慶的機會,公開表態要為施明德連署,太令人感到震撼了。
  其實,這正是郁慕明的策略運用。其一,是盡力促成施明德能夠落場參選,以拉走部分民進黨支持者的選票,從而將蔡英文的得票率拉低,即使未能阻止、她當選,但也能達到讓她的得票率無法過半之目的。
    這是基於台灣地區選舉制度的所為。按照《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規定,申請登記為「總統」、「副總統」候選人,必須循「政黨推薦」或「公民連署」兩個方式進行。倘是循「政黨推薦」方式,該政黨必須在最近任何一次「總統」大選或「立委」選舉中,其所獲得票率達到該次選舉有效票總和百分之五以上。而依「公民連署」方式申請登記為「總統」候選人,必須在《選舉公告》發布後五日內,向「中選會」申請為被連署人,申領連署人名冊格式,並繳交連署保證金一百萬元。被連署人必須在規定時間內,徵集到最近一次「立委」選舉選民總數
  百分之一點五的選民的連署書。倘能完成連署的,獲得「總統」候選人資格,並獲發還保證金;倘連署人數不足規定人數二分之一的,保證金不予發還。而二零一二年的第八屆「立委」選舉的「區域及原住民選區」選民總數為一千七百九十八萬零五百七十八人,被連署人必須徵集到二十六萬九千七百零九名選民的連署,才能成為「總統」候選人。而且連署書還有嚴格的限制,包括一名選民不能為兩位及以上被連署人連署,連署人名冊未經連署人簽名或蓋章,參與連署者為現役軍人、選務工作人員及具有外國國籍者等。
  由於施明德並非循「政黨推薦」方式參選,因而必須循「公民連署」方式參選。而徵集近二十七萬選民的連署(為了避免其中有一些參與連署者不符資格而被剔除,而致達不到近二十七萬的法定連署人數而「功虧一簣」,因而實質徵集人數應當達到三十萬),是一項極為繁雜的工程。在必須保證施明德能夠成為「總統」候選人的前提下,才能達成扯低蔡英文得票率之目的,因而必須保證施明德的「公民連署」工程獲得成功。因此,郁慕明及其所領導的新黨,決定「兩肋插刀」,義不容辭地協助施明德的連署工作。
  其二,幫助施明德連署不等於投票給他,因為新黨並不支持施明德的「台獨」政治理念。但只要施明德跨過連署「門檻」,成為正式的「總統」候選人,就一定能對蔡英文形成「扯票」效應,扯走部分本是民進黨支持者,但因種種原因而不支持蔡英文的選民的選票。實際上,郁慕明就表示,連署不代表投票支持,但應給施明德公平參選的機會,施明德曾任最大在野黨主席,還主辦過紅衫軍大型群眾運動,應將心比心,「他應該有資格參加『總統』選舉」。
  實際上,施明德的政治理念與新黨南轅北轍。他是老「台獨」,並因「美麗島事件」而坐牢,曾經是民進黨主席。但他後來退出了民進黨,並曾發動過「紅衫軍」運動。今年五月二十七日,他與焦仁和、洪奇昌、蘇起、陳明通、程建人、張五嶽等人共同提出「兩岸五原則」,主張在確認兩岸分別為兩個「獨立的政治實體」的前提之下,用「大一中」架構取代「一中」原則,在兩岸之上共組一個不完整的國際法人,以共識決處理雙方關切的事務,作為兩岸現階段的過渡方案。在老一輩民進黨人的眼中,施明德仍將佔重要位置。只要他能夠成為「總統」候選人,一些支持民進黨,但對蔡英文有疑慮的人士,就可能會轉投給他。
    由此看來,郁慕明的策略是,幫助施明德跨過連署「門檻」,讓他得以成為「總統」候選人,以利於由他去搶奪蔡英文的選票。但在投票時,轉為支持政治理念相近的洪秀柱,亦即不支持施明德。
  其實,新黨在過去也有過類似的行為。二零零零年的「總統」大選,新黨因在前一次的「立委」選舉中,其得票率跨過百分之五的「門檻」,因而有權直接提名「總統」參選人。但新黨本身卻沒有具有足夠號召力的候選人,卻又不願浪費這個無需選民連署的難得機會,因而情商無黨籍的李敖,代表新黨參選「總統」。但在最後關頭,李敖提出「總統」票投宋楚瑜,「國代」票投新黨的候選人。
  新黨為施明德連署可以發揮多大的作用?新黨有很多義工,郁慕明可以發動他們投入為施明德徵集連署的工作。不過,須向他們進行耐心的解釋,因為他們的政治理念,與施明德正好相反。倘是要他們為施明德連署,可能會引發反感,因為「反獨」與「台獨」是對立的。但只要能向他們說清楚講明白,這是「以毒(獨)攻毒(獨)」之計,相信他們就能欣然從命。
  郁慕明這樣做,是否也有「母雞帶小雞」的用意?看來並非如此。一方面,施明德與新黨的政治理念相反,因而根本不可能達致由施明德來帶動新黨「立委」候選人的選情之目的。令一方面,新黨在上次「立委」選舉中,未能跨過百分之五的「門檻」,今次「立委」選舉也就無法直接參加「不分區立委」選舉,而必須在提名十位「區域立委」的前提下,才能提名「不分區立委」候選人。但直到如今,新黨只能徵召潘懷中和吳成典兩位「不分區立委」參選人。雖說新黨最終還是將會提名十位「不分區立委」參選人,但看來人選會很困難。既然「小雞」的選情不佳,「母雞」能力再強,也將無濟於事。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8-21 04:47:2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