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習近平主席吹響了和平統一的進軍號

  新時代要有新目標新藍圖和新思維新作為。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上,習近平主席已經為祖國和平統一指出了總目標:實現祖國完全統一,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然要求。必須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堅持「九二共識」,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深化兩岸經濟合作和文化往來,推動兩岸同胞共同反對一切分裂國家的活動,共同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奮鬥。而昨日習近平主席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四十周年紀念會上的重要講話,就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實現祖國統一提出的五點主張,就是執行此總目標的具體策略及舉措,為全面深入推動新時代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指明了方向。
  實際上,習近平主席昨日的重要講話,是以「十九大」報告為經,《告台灣同胞書》為緯,經過艱苦細緻的調查研究及論證,而編織出新時代對台工作的新綱領。「綱舉目張」,為未來對台工作指出了正確的航向,既堅持和平統一的初衷,又針對四十年來兩岸關係的發展態勢,尤其台灣地區政治生態的轉變,以新思維提出了一些新措施。但是,仍然保持壓力,絕不承諾放弃使用武力,保留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的選項,這是互存關係,只有保持針對外部勢力干涉和極少數「台獨」分裂分子及其分裂活動的高壓,才能使得「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中國人要幫中國人」順利實施,才能保證和平統一的目標高歌奮進。
  正因為過去堅持以武制「獨」,才使得「台獨」勢力得到有效的遏制,「台獨」思潮也越來越萎縮。就連曾經十分瘋狂的陳水扁,也不得不承認「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如今,民進黨雖然完全執政,在「立法院」掌控了「修憲」的發動權,但也不敢輕舉妄動,去碰觸「憲法」中體現「一個中國」的內容,尤其是「增修條文」的「為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的表述,就連在可以在「立法院」完全主導的修訂《兩岸關係條例》,也不敢砍去「國家統一前」這一句。
  在全球華人反「獨」促統的強大洪流衝擊下,「獨派」逐漸凋零,有心無力,只能死雞撐飯蓋地吐口水。他們所發動的所謂「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本來是「試水溫」之作,也出動到紀政這塊「生招牌」,結果卻鎩羽而歸。很多人在觀察「九合一」選舉時,都把注意焦點集中在民進黨大敗,而忽略了「正名公投」的「翻船」。這這就是台灣地區主流民意所在,蔡英文所抬出的所謂「主流民意」,都不如這個生動的事實更有說服力。
  因此,「九合一」選舉的結果,包括選舉部分和「公投」部分,都住在顯示,以「九二共識」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及追隨和平統一,在台灣地區仍然具有堅強的主流民意及生命力。這就為習近平主席昨日提出「五點主張」,提供了厚實的民意基礎。因此,實現祖國統一大業,應當為提到議事日程上來。
  這與「十九大」報告提出「從二零三五年到本世紀中葉,在基本實現現代化的基礎上,再奮鬥十五年,把我國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强國」的目標,應當是吻合的。實際上,强勢崛起的大國不能任由領土分裂的現象繼續下去,實現偉大民族復興「中國夢」已經與國家統一完全挂勾。因此,習近平主席昨日所說的「兩岸長期存在的政治分歧問題是影響兩岸關係行穩致遠的總根子,總不能一代一代傳下去」,已經折射了解决台灣問題的急迫性正在升高;而「祖國必須統一,也必然統一」,就更是對新時代以習近平為核心的中央領導下的全體中華兒女的必然要求及堅定信心。
  與《告台灣同胞書》相比,除了繼續採取寄望於台灣人民的基本方針之外,不見了「也寄望於台灣當局」。顯然,這除了是台灣地區的政治生態形成了政黨輪替常態化的新動向,執政的政黨不一定就是過去堅持「一個中國」的國民黨之外,也是因為即使是由國民黨執政,按照李登輝、馬英九的實際表現,也已對「一個中國」及「九二共識」的認知發生了變形走樣的變化。因此,按照歷史唯物主義的觀點,人民,只有人民。才是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動力。習近平強調指出,「我們堅持寄希望於台灣人民的方針,一如既往尊重臺灣同胞、關愛台灣同胞、團結台灣同胞、依靠台灣同胞,全心全意為台灣同胞辦實事、做好事、解難事。」就充分體現了這個「寄望於」政策調整的新作為。「中國人要幫中國人。我們對台灣同胞一視同仁,將繼續率先同台灣同胞分享大陸發展機遇,為台灣同胞台灣企業提供同等待遇,讓大家有更多獲得感。」就有了堅實的理論基礎。
  值得注意的是,習近平探索「兩制」台灣方案,豐富和平統一實踐的新訴求。這是這個重要講話的新「亮點」。實際上,正如習近平所言,「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是實現國家統一的最佳方式。但在過去,「鄧六條」、「葉九條」、是以當時的時空背景提出的。雖然其中絕大部份內容仍然可用,但也有需要「升級換代」。另一方面,「一國兩制」本來是針對台灣的,但出於歷史的原因,首先使用在香港、澳門方面,兩部基本法的具體規定,是針對香港、澳門的實際情況而制定,不一定完全適合台灣地區的實際情況。因此,在台灣地區,除了「紅統」之外,許多人都是以香港、澳門所實行的「一國兩制」來代入未來可能會在兩岸統一後在台灣地區實施的政策,因而有部分民眾難以接受甚至是反對。
  因此,習近平針對這實際情況指出,「一國兩制」在台灣的具體實現形式會充分考慮台灣現實情況,會充分吸收兩岸各界意見和建議,會充分照顧到台灣同胞利益和感情。他鄭重倡議,在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共同政治基礎上,兩岸各政黨、各界別推舉代表性人士,就兩岸關係和民族未來開展廣泛深入的民主協商,就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達成制度性安排。
  這使人回想起毛澤東、周恩來當年委託章士釗轉達給蔣介石的「一綱四目」,及蔣氏父子交由曹聚仁向毛澤東轉達的「六個條件」。其內容就比香港、澳門現行的制度更寬容。只是其中的廈門與金門合併為一個自由市,作為北京與台北間的緩衝與聯絡地區,市長由國民黨駐軍師長兼任的內容,現在並不現實。
  其實,據說在內地,早已有人在研究《台灣基本法》,筆者手中也有幾個不同的版本,其中有的還是由權威涉台學術機構草擬的。在去年,也有中央某權責部門委托某權責涉台研究部門撰寫兩岸統一後台灣地區實施的法律的消息傳出。當然,這既是試驗。將來倘是要擬制,就應該像習近平昨日所說的,在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共同政治基礎上,由兩岸各政黨、各界別推舉代表性人士來合作撰寫。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9-01-03 04:18:0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