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民進黨仍然擺爛沒有改革前景

  民進黨主席補選昨日舉行。卓榮泰以百分之七十二點六的得票率當選,與筆者前日預料的七成相差無幾。即使如此,游盈隆仍有百分之二十七點四的得票率,佔四分之一以上,其實力不能小覷。因為按照以往規律,參加黨主席選舉投票的黨員有兩種情況,一種是黨內派系及縣市長「大樁腳」動員,受到動員的黨員往往是由當地民意代表(如「立委」、縣市議員)或縣市黨部主委代為繳交黨費的「人頭黨員」,由於黨內各派系(除「扁系」及「獨派」之外),都集結力挺卓榮泰,因而投給他的選票,多是屬於「代理式黨員制度」亦即「人頭黨員」的選票;而游盈隆所獲選票,則是不受派系動員而自主抉擇的黨員所投下。因此,游盈隆雖然落選,但在未來的民進黨「總統」初選過程中,他憑藉著黨內四分之一的自主黨員的力撐,及每月公佈預測其準的「民意基金會」的數據,仍然將會令蔡英文爭取連任之路走得極為艱辛。
  這次民進黨主席補選,沒有「亮點」,只有「冷點」,那就是各個投開票站的氣氛極冷,導致投票率極低,只有百分之十六點九,為歷史上第二低,還低於雖然也是單純的黨主席補選,但卻是同額競選,僅有蘇貞昌一人登記參選的二零零五年的百分之十九點七三。本來,民進黨中央已經預料到黨員投票不會踴躍,因而即使是單純的黨主席補選投票,沒有其他的項目如「全國」黨代表、縣市黨部主委等的投票,投開票的作業較為簡單,但也決定比此前歷次黨內投票的時間延長了一個小時,至下午五時才結束。但卻仍然呈現出如此的冷清,甚至有黨員詢問前往投開票所投票的「總統府秘書長」陳菊,「怎麼這麼冷」?導致陳菊極為尷尬,但也坦然回應,民進黨正逢史上最大的挫敗,「看起來投票的黨員不太活躍」。也有人歸咎於台灣北部昨日有小雨,但台南市的投票率更低,只有百分之十,這又如何解釋?
  游盈隆是雖敗猶榮,因為這次黨主席補選呈現「全黨打一人」的態勢,那就是全黨的主要派系,及民進黨執政的縣市的縣市長,以至在野的縣市的縣市長參選人,都全力支持卓榮泰,並起勁地批評游盈隆。尤其是在「獨派四大老」發表「逼宮」公開信,及蔡英文瘋狂回應習近平在《告台灣同胞書》紀念會上的談話之後,這種「全黨打一人」,實質上是「全黨救一人(蔡英文)」的情況更趨狂熱,必要將游盈隆趕盡殺絕。這就確定了游盈隆必輸無疑。因為「打游」者代表了各方人馬,包括除「扁系」、「獨派」以外的各個派系,連與「新潮流系」有「派仇」的「謝系」、「正國會」,也被「新潮流系」聚攏起來,因而才有吳乃仁憤而宣布退「流」退黨之舉。因此,游盈隆仍能獲得超過四分之一的選票,實在不易,而且也是他日後繼續「每月一批」蔡英文的基礎所在。
  游盈隆雖然落敗了,但他以其作為一位長期浸淫在政治專業的教授,而且每月所公佈的民調數據都極為準確,尤其是在「九合一」選舉投票前夕公佈的選舉預測數據,竟然奇準無比,因而在未來的民進黨「總統」黨內初選的過程中,民進黨中央及民進黨人,都不能將他公佈的民調數據及預測前景,視而無賭。因而他在黨內尤其是對「總統」黨內初選的影響力仍在。甚至,「扁系」和「獨派」,眼見到原本他們所支持的賴清德,卻是一路「千呼萬喚始終不出來」,躊躇猶豫,該辭未辭,扭怩作態,可能會大為失望,反而轉為欣賞明知不可為,以孤臣孽子的心態「救亡圖存」,明知不可為卻拼命挑戰當權派的游盈隆,將他視為「台灣第一戰神」,在民進黨「總統」黨內初選支持他再次挑戰當權派。
  實際上,本來在這次民進黨黨主席補選的過程中,在登記作業開始時,除了一位前高雄縣副縣長郭泰麟前往中央黨部登記外,就是已經宣布參選的游盈隆「一枝獨秀」。而蔡英文的「最愛」鄭文燦早就未來避免羽毛提前折損而高掛「免戰牌」,也是蔡英文「次愛」的陳其邁也猶猶豫豫,眼看登記作業就要結束,黨機器就要掌握在「每月一踢」蔡英文的游盈隆的手中,才有鄭文燦主導黨內「中生代」推薦卓榮泰出戰之舉。
  這就引帶出極為荒唐的宭境。民進黨「九合一」敗選後,「中生代」們「武昌起義」式地叫喊要推動黨內「改革」,並要求「總統府」檢討,當時無人要「保皇」。但為了阻止游盈隆當選,卻又突然轉向「保皇」了。由此,游盈隆一直痛罵他們是「保皇黨」,一直罵了半個多月。由「改革」到「保皇」,這個「髮夾彎」式的變化確實是太突然也太大了。
  正因為卓榮泰「勝之不武」,游盈隆雖敗猶榮,這讓陳水扁自喜自娛。他昨晚在臉書《陳水扁新勇哥物語》中表示,恭喜高票當選的卓榮泰不會是只幹一年的敗選主席,並要他用行動證明他不是保皇黨、更不是「保英派」;並表示自己在選前曾私下跟很多朋友提過,游盈隆只要能拿到四分之一的選票就沒有輸了。
  陳水扁解釋說,一個月前的縣市議員選舉,「一邊一國連線」的議員總得票數占民進黨總得票數百分之二十七點七,「一邊一國」議員當選席次占民進黨當選席次百分之二十六點九。游盈隆小蝦米力戰大鯊魚,能有百分之二十七點四的得票率,算是很不錯了。這可見認同「一邊一國」的「阿扁們」在民進黨內部應有四分之一以上的比例,在全台灣地區至少有一百萬人的少數聲音,將是二零二零年大選一股不可忽視的關鍵力量。不要妄自菲薄,反而要更有信心。因而他希望游盈隆再接再厲,永不放棄,選後就回家跟大家一起打拼,協助卓主席做好各項興革,成功不必在我。
  但是,卓榮泰在「保皇黨」的標籤下,能夠改革嗎?而且,以卓榮泰的溫和性格,本身就不是改革人物,只能推行中庸之道。既然不改革,就可能會「蔡規卓隨」,除原秘書長洪耀福因敗選而辭職外,中央黨部人馬繼續連任。至於新任秘書長人選,如果陳其邁沒有更高安排,在「行政院長」已是蘇貞昌,「總統府秘書長」陳菊雷打不動,「國安會秘書長」也安排了林佳龍之下,他不是「行政院」秘書長,就是民進黨秘書長了。雖然有點委屈,但也只能是將就了。
(發自台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9-01-07 22:41:0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