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內外都錯判形勢

  「挺英派」卓榮泰當選民進黨主席後,曾因「九合一」選舉慘敗而遭受四面楚歌圍攻的蔡英文,終於回喘了一口氣。加上由於「獨派四大佬」的「逼宮」反而讓民進黨內「維持現狀派」警覺了起來,認為民進黨不能因此而分裂,反而迅速圍聚在蔡英文的周圍;而蔡英文以近似瘋狂的態度回應習近平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四十週年紀念會上的講話,也讓她獲得了許多虛火式的「喝彩」聲。為此,蔡英文就飄飄然了起來,以為自己又是那個「天下歸一於英派」的首領,再次擺出十年前的「強硬本色」。只不過是,那時因為是民進黨剛淪回為在野黨,因而就以街頭暴力來展現其「強硬」,並因此而獲得「暴力小英」的雅號;而今次因為民進黨已經再次成為執政黨,不能「當家鬧事」,因而其「強硬」就反映在管治方面,但卻因為錯判形勢,而埋下可能會招致更慘重敗績,甚至再次失去「江山」的前景。其「敬酒不喝喝罰酒」地反嗆習近平遞出的和平統一橄欖枝,徹底暴露其「特殊兩國論」的本質,可能會導致台海形勢緊張,戕害台灣人民,固然是飛蛾撲火,其在台灣內部事務的部署安排,也因為誤判形勢,而可能會導致「車翻人亡」。
  實際上,就以對「行政院」的人事佈局為例,蔡英文顯然是被自己的網路流量突然高於柯文哲和韓國瑜,而忘乎所以,因而再次展現其權力傲慢,為所欲為。她對留住賴清德,繼續以「行政院長」來綁死套牢他,以便於「就近看管」,甚至以使用「蔡賴配」來籠絡賴清德,已經不感興趣,因而並不在乎賴清德以「總辭」來向自己「逼宮」,更不擔心賴清德將要在民進黨「總統」黨內初選中向自己進行挑戰,因為當機器掌握在「保皇黨」卓榮泰的手中,等於是自己仍然牢牢地掌控民進黨中央,相信將會擬制對自己繼續代表民進黨出戰二零二零年的「總統」大選的黨內初選規則。既然如此,賴清德要走人,那就順勢放手,「不必相送」。
  現在下一步,就是「組閣」。此前,曾經被「九合一」敗選嚇到破膽的蔡英文,還曾對是否讓自己曾經的上司蘇貞昌回鍋,拿不定主意。現在由於自己身上的虛火上升,蔡英文的膽子大了起來,就無所顧忌了。因而基本上拿定了讓蘇貞昌出任「行政院長」的主意。而且,還將一反以往「行政院」正副院長的配搭,是倘正院長是政治人物,副院長就是經濟專家,反之亦然的傳統慣例,為了在仍然未能完全放心的蘇貞昌的身旁安插一個「監軍」式的人物,而計劃將「英系」大弟子陳其邁安排為「行政院」副院長。這就將會變成「政治VS政治」的錯置配搭。而不是此前曾一度傳出的將會由現任「經濟部長」沈榮津升任「副院長」,以補強蘇貞昌在經濟領域不足的設想。
  倘「蘇邁配」確屬事實,就將會三大弊端。其一、蘇貞昌本人是否會聽話?過去蘇貞昌在陳水扁時期出任「行政院長」時,就敢於頂撞陳水扁,因而近日也曾在陳水扁旗下出任過「行政院長」的游錫堃就曾私下向友人透露,當年陳水扁用謝長廷和蘇貞昌當「行政院長」,都很痛苦,要「時時隱忍」,尤其是在蘇貞昌任「閣揆」時,他一向「霸氣外漏、脾氣外顯」,遇事不爽就直接擺臉,連陳水扁和他商量的事情,他都可能直接拒絕走人,當時蔡英文是蘇貞昌的副院長,理應對他的行事風格深有所體,不解蔡英文為何還要重蹈阿扁當年的窘境?因此游錫堃表達對蔡英文後續可能的布局「很憂慮!」何況,陳水扁最近也曾經透露,蘇貞昌曾經多次要求他「炒掉」副院長蔡英文。再加上後來在民進黨主席選舉及民進黨「總統」黨內初選時兩人殺得「見骨見血」的恩怨情仇,如何處理?蘇貞昌是否會再現以其禿頭為自我推銷的「衝衝衝」風格,衝撞蔡英文?
  其二、蘇貞昌雖然不是「新潮流系」,但與「新潮流系」關係極為密切,因而曾有「新蘇連」--「新潮流系」加「蘇系」加「綠色友誼連線」之說。這是否會再遭到非「新系」的反彈?實際上,昨日政壇上就有傳說,在蘇貞昌回鍋「組閣」已成定局,「蘇邁配」底定,亦即「英系」、「海派」也加入了新閣團隊之後,游錫堃就曾當面向蔡英文表達不予認同。而「正國會」的幹部們也是態度明確,只要是蘇貞昌當「行政院長」,他們就不會入閣,「要走自己的路」,「正國會」成員直白地說,確定蘇貞昌「組閣」,就還是原來的「新蘇連線」,「我們無能為力,只能自求多福,專心回地方拚明年『立委』選舉了!」「扁系」的態度如何,直至昨日仍未見表態,但相信也不會認同。今後民進黨的黨內矛盾更為嚴重。
  其三、就正如前述,以陳其邁來配搭蘇貞昌,變成政治加政治,忽略經濟問題。而民進黨之所以「九合一」選舉慘敗,其中一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經濟搞不好。因而韓國瑜的「貨賣得出去,人進得來,高雄發大財」的言論,成為構成「韓流」的主要元素。現在蔡英文為了酬庸,更是為了派出親信「就近看管」蘇貞昌,可能也是為了保住自己的「總統」,認為在「獨派」及北京的夾攻之下,必須加強政治抗禦能力,而指派「英派」大弟子陳其邁來配搭蘇貞昌,而忽略了發展經濟、改善民生。這不但是對她自己提出的二零一九年的施政目標是「拼民生,護民主,守主權」,將經濟擺在第一位的絕大諷刺,而且可能換將會為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再次遭遇滑鐵盧而埋下伏筆,輸得比「九合一」選舉更慘。
  因此,民進黨籍的「立委」們憂心忡忡。他們本來就從「九合一」選舉中,民進黨籍縣長市及縣市議員的紛紛失守,而擔心自己在「立委」選舉中也遭遇同樣命運;而蔡英文對「行政院」正副院長忽略經濟的安排,更令他們大為失望。擔心屆時蔡英文不但未能起到「母雞帶小雞」的作用,相反還可能會「母雞踩死小雞」,使得他們紛紛落選。實際上,就連「台獨理論大師」林濁水也評估,在「複數選區」的縣市議員選舉中,民進黨的縣市議員候選人尚且選得如此難堪;而在「單一選區兩票制」的特殊選制之下,民進黨的「區域立委」可能會跌至單位數。
  因此,必須補強蔡英文,就成為民進黨人的普遍想法。昨日就有桃園市的民進黨市議員建議,由鄭文燦搭配蔡英文,組成「英燦配」出戰「二零二零」,這將比「蔡賴配」更有把握。鄭文燦可以帶職參選,當選了當然必須辭職,補選的話,可能會白白「益」了國民黨,但穩住「總統」大位比失去一個直轄市更重要。倘「英燦配」輸了,鄭文燦就繼續做市長。
  這對鄭文燦來說,可能是意外收獲。因為倘果然是「蔡賴配」而且也贏了,二零二四年「總統」大選就是賴清德「擔正」;到二零二四年必將會爭取連任,鄭文燦就要等多一屆,未能如其生涯規劃那樣在二零二四年參選「總統」。當然,不排除在二零二四年,賴青德會找他搭配。但兩人都是「新潮流系」,在黨內外的觀感都不佳。
  但正因為鄭文燦是「新潮流系」的總召,因而蔡英文找他來做配搭,就將能否定賴清德否挑戰蔡英文的「正當性」。不過,現時談論此問題,可能尚早。安知道蔡英文目前的虛火,是否只是短期效應?如果是短多長空,說不好包括就連「新潮流系」在內的多數民進黨人,為了保住民進黨「長期執政」的願景,而拋棄「票房毒藥」蔡英文。
(發自台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9-01-08 03:43:1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