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賴清德錯過了辭職的最佳時機

  「立法院」昨日傍晚終於通過了今年度的《中央政府總預算案》,「行政院長」賴清德隨即到「立法院」向「立委」們致意。賴清德在離開「立法院」時向在場媒體宣布,《總預算案》審查完畢,他將在今天召開「臨時院會」,提出「內閣總辭」,靜待蔡英文宣布新「閣揆」人選。他並表示,這項舉動,他已與蔡英文報告。
  按照相關規定,「內閣總辭」需要經過「行政院院會」通過。而每週的「行政院會」是在星期四舉行,因而賴清德曾設想,「立法院」在此之前將能完成《總預算案》的審查,因而打算在昨日的每週「行政院會」上處理「總辭案」。但朝野各黨對《總預算案》進行攻防戰,而未能按照賴清德的設想意願,在昨日上午之前通過《總預算案》,因而打亂了賴清德的計劃。不過,「立法院」朝野黨團倒也是樂意幫上賴清德的這個忙,而且也因為「立法院」的這個會期早已超逾時間,按規定新一個會期必須在二月一日開始,何況本年度的《總預算案》也不能再拖延下去,否則「中央政府」就「冇錢開飯」,因而也突破「立法院院會」是每逢星期二及星期五召開的規定,加開「院會」,終能趕在昨日完成,而讓賴清德也能夠在本週的最後一個工作日亦即今日,以召集「行政院臨時院會」的方式,完成「總辭」程序。
  其實,在民進黨慘敗「九合一」選舉,蔡英文按照黨內慣例宣布辭去黨主席之職時,賴清德也與「總統府秘書長」陳菊一起宣布辭職。但兩人皆被蔡英文挽留,兩人也都「說辭不辭」,繼續留任。不過,陳菊是真心留下來協助「姊妹淘」度過難關,而賴清德則卻有自己心中的「小九九」。因此,他在去年十二月七日召開敗選檢討記者時就宣示,時間一到,他就會堅定離開,負起政治責任。當時外界就解讀,賴清德將在《總預算案》審查完畢時率「內閣」總辭。
  但是,黨主席和執政黨的「行政院長」在本黨敗選時必須立即辭職,這已經是台灣地區政治生活的不成文慣例,連以「總統」身份兼任黨主席的馬英九、陳水扁也不例外。國民黨輸掉二零一四年的「九合一」選舉,「行政院長」江宜樺也立即辭職,乾脆利落,頭也不回。為何賴清德卻「唔嫁又嫁」,蔡英文一聲挽留,就收回成命呢?「在艱困時期要輔助蔡英文」之說,當然有其合理性,但似乎是從當時的民調中,蔡英文是「衰到貼地」,自己則是雖然也受到敗選的一定影響有所下降,但卻仍然保持高位,蔡英文與他「根本冇得比」,而讓他產生一種想法,認為這樣的民調趨勢,倘是一直保持到今年五月間,民進黨進行「總統」黨內初選時,就有機會對蔡英文「取而代之」。而繼續留任「行政院長」,倘能充分發揮,獲得政績,也可與缺乏行政能力的蔡英文作出比較。
  而蔡英文挽留賴清德,表面上的理由是必須穩定軍心,及希望能借助賴清德的行政能力,盡快拿出一些政績,以供民進黨停損止血。實情是否如此?或許她確實是有此想法,但其實深層次的動機,還是擔心賴清德跳出如來佛的手掌後,就翻天覆地,嚴重威脅自己的爭取連任之夢。實際上,蔡英文現在的唯一目標及中心任務,就是無論如何都要爭取連任,而且態度異常堅決。因此,對於有與自己「拗手瓜」意圖的賴清德,必須繼續留在身邊就近看管,繼續以「行政院長」為枷鎖,將賴清德「捆綁」起來。
  由此,賴清德可說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他倘在當時蔡英文的氣數最低時堅持辭職,乾脆俐落,擺脫蔡英文對他的「就近看管」,「千山任我行」,按照極有可能接替他的蘇貞昌所言,「蹲下,是為了再次躍起」,反而容易等候及迎接旋風以便於「再次躍起」。現在的拖泥帶水,就被人看小。他以為留任一段時間方便與繼續積累政治資本,其實是將既有的資本都消耗流失掉。
  實際上,如今蔡英文初步喘回一口氣,站穩腳跟,尤其是四名「獨派」聯名發表公開信要她下台,反而引發基層黨員的逆反心理,偏要蔡英文繼續爭取連任;而蔡英文以近乎瘋狂的動作及口吻反嗆習近平,也讓她的虛火上升。因此,在目前階段,蔡英文是在表面上「活過來了」。因而賴清德在這個時間點宣布辭職,是最不利的。但由於他已經說過,《總預算案》通過後走人,因而即使是眼看到優劣勢已經發生轉移,他也無得選擇,不能扔下《總預算案》不管而一走了之。就是因為事前未能預測好事情的變化,在《總預算案》即將完成審議時,提出將四百億元多徵稅款派發給弱勢群體,而被罵個臭頭,又立即收回,重演此前一例一休等「髮夾彎」的敗象,也是「臨天亮賴泡尿」,留下敗筆,實在不智。
  賴清德此後的動向如何?有三個時間點作為觀測點。其一是在辭職後到四月間,他的出外「遊學」,是否到美國?因為要謀取大位,沒有美國的支持,將難以成事。他可以在此段蔡英文不方便出訪的時間,利用自己「無官一身輕」的有利條件,遍訪美國的各個部門,並以他與蔡英文的優劣勢相比,讓山姆大叔相信他比蔡英文更能合作。
  其二是在四、五月間,民進黨進行「總統」黨內初選時,盡管卓榮泰是由蔡英文暗中操控的,但面對蔡英文的民調拉不起來,即使不能象朱立倫那樣暴力「換柱」,也要考量蔡英文不足以承擔保障民進黨長期執政的大任,因而還是會以「黨章沒有現任者優先的規定」為由,以「黨內民主」的方式而不是暴力的方式「換蔡」,賴清德就有機會乘罅而上。
  其三即使是蔡英文能夠闖過初選關,但因為與蘇貞昌的關係鬧僵,亂成一團,使得蔡英文的聲望嚴重破損,全黨都希望能夠停損止血,賴清德就是民進黨的「救世主」。
  當然,蔡英文也有兩個方法可以予以反制。其一、是直接宣布讓賴清德作其「副總統」搭檔,並說好自己在二零二四年任滿不能再選後,就由賴清德扶正參選。這符合「新潮流系」的期待,既能實現「新潮流系」突破「老二哲學」,要從「抬轎者」亦即「造王者」,華麗轉身為「坐轎者」亦即「王者」的規劃,也不會傷害與之有一定感情的蔡英文。
  但賴清德未必就範,可能會像王金平所說,「要選就選正的,不做正的不如不選」,堅持要透過黨內初選機制,與蔡英文比拼。贏了。當然就符合他的生涯規劃;輸了,也「願賭服輸」,繼續出外遊學,等待二零二四年的機會。
  倘此,蔡英文擔心將失去「新潮流系」的支持,可能就會出「怪招」,那就是:其二,宣佈由鄭文燦作她的「副總統」搭檔。由於鄭文燦是「新潮流系」現任的總召,而且政績及聲望比賴清德更佳,而且更具有年齡優勢,因而在鄭文燦與賴清德之間,「新潮流系」的中生代當然更傾向於鄭文燦,這就將能輕鬆地破解賴清德的難局。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9-01-11 03:54:3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