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海峽兩會第十一次會議將成為絕響?

  海峽兩會在福州舉行兩會恢復協商以來的第十一次會議,並簽署了《海峽兩岸避免雙重課稅及加強稅務合作協議》、《海峽兩岸民航飛行安全與適航合作協議》兩項協議,雙方還回顧總結了兩會各項協議執行情況,並確定了兩會今後會談協商議題。 盡管雙方都希望能夠繼續舉行會談並簽署更多的協議,但坊間卻普遍認為,除非是台灣地區的政治態勢發展發生重大逆轉,這次會談極有可能是海峽兩會的「絕響」,此後再難以進行,更遑談簽署多的協議了。何況,即使是第十一次會議已經簽署的兩項協議,能否能生效,尚不知道。
  問題將出在哪裡?相信大家都是「你懂的」。——原因並非是在大陸方面,實際上大陸的方針政策說得很明白,只要台灣方面能夠承認「九二共識」,兩岸之間的政治互信就能夠建立,海峽兩會的協商就具有政治基礎,就可以「先易後難、先急後緩」地進行下去,並簽署各項協議;協議簽署之後,按照大陸地區的政治體制,也將會是「一路綠燈」地得以貫徹實施下去。
  也就是說,關鍵的原因,是在台灣方面,是受制於台灣地區的政治態勢。不要說,就連已經簽署的《兩岸服貿協議》,在送到「立法院」審查後,先是遭到民進黨黨團和台聯黨黨團的極力阻擾,後是爆發了「太陽花學運」,催生了「先立法後審查」這個怪胎,使得《兩岸服貿協議》的審查在《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立法之前,都無法進行,而民進黨黨團和台聯黨黨團卻又要在《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法案中強塞進「兩國論」或「一邊一國論」的私貨,使得該法案的獲得通過,困難重重,從而對海峽兩會後續洽簽的各項協議形成強力的「狙擊火力網」了,就說是目前即將要進行的「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所形成的政治環境氣候,就已經使得海峽兩會要在此期間舉行會議,也不具任何政治環境及實務條件。
  首先,在實務上,現在距離明年一月十六日「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的投票日,只有不到五個月的時間,而以海峽兩會會議的間隔時間,即使是在氛圍良好及協商順利的情況下,也是平均半年一次,而從第十次會議到第十一次會議,更是相隔長達一年半的實務情況看,要在這短短的四個多月內再開一次會議,已是絕不可能。何況,在「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的競選期開始後,屆時的政治氛圍也不利於海峽兩會舉行會議。
  其次,在政治上,從目前的選情看,民進黨主席蔡英文當選「總統」的機率甚高。但由於她不承認「九二共識」,海峽兩會的互動及協商就失去政治基礎,不但是根本不可能繼續進行,而且連此前所收穫的成果,可能也將難以實施。
   有一種觀點,認為即使如此,也應趁尚有幾個月的時間,甚至是明年一月十六日投票開票,確定是蔡英文當選,但在她於五月二十日就職之前,仍是馬英九擔任「總統」,亦即國民黨執政,也應逆流而上,搶時間爭速度,能簽多少就簽多少。
  這當然是積極任事的態度,但肯定將會遭到民進黨的反對和阻擾。一方面,在政治倫理上,倘明年一月十六日是蔡英文當選「總統」,從當天起,馬英九就將是「看守總統」,任何人事及財政、政策等都應「凍結」,不能推出新的事項,只能執行此前尚未完成的事項,等待政權交接。實際上,由羅致政、吳釗燮、劉世忠合著,新台灣國策智庫出版的《台灣民主鞏固--政權輪替的國家安全挑戰》一書,就非常強調這一點。而在陳水扁時期擬就的《政府交接條例》法案,也有條文作出類似的建議規定。
  何況,在現實環境上,民進黨將會擔心,既然在五月二十日之後,海峽兩會的協商將難以為繼,但在此日之前國民黨藉著仍然處於執政狀態,而繼續進行海峽兩會協商,還要簽署系列協議,就將會形成強烈的反差,使得台灣民眾更為強化對「小英政府」無法處理兩岸事務的觀感,這對「小英政府」的順利執政極為不利,因而勢將極力阻擾。
    這樣做,豈非是讓蔡英文的「維持現狀」承諾自我破功?其實,可能連蔡英文自己也心知肚明,她的「維持現狀」承諾,只不過是騙取選票的「國王新衣」而已,是無法兌現的,但求能「過了海就是神仙」,當選了再說。現在,就連曾經質疑她的「國家認同」的「獨派」勢力也說,讓她先當選了,以後再向她施加壓力。總之,現在除國民黨傳統支持者以外,包括宋楚瑜在內的各種政治勢力,都力求能藉著力推蔡英文當選,結束國民黨對台灣地區的管治,他們之間有甚麼分歧以後再說。在此之後,就已形成「回不了頭」的勢態,尤其是國民黨衰落在志大才疏、忌才妒賢的馬英九、朱立倫之輩的手中,已是人才凋零,青年人也不願入黨,非國民黨執政可能會成為常態,今後即使再次發生政黨輪替,取代民進黨的也將不可能是國民黨,而有可能是柯文哲之類的「白色力量」。
  回到已經簽署的《海峽兩岸避免雙重課稅及加強稅務合作協議》、《海峽兩岸民航飛行安全與適航合作協議》兩項協議能否實施的問題,昨日國民黨「立法院」黨團就表達頗不樂觀,認為倘是依照原先的方式送「立法院」存查而非審查,當然即可直接實施;但預料將遭會遭到綠營杯葛,因為這勢必影響二零一六年大選。如果依「服貿模式」送「立法院」審查,又將遙遙無期。
  其實,這兩項協議是專業性、事務性的協議,不涉「主權」和政治範疇,按道理是只需送交「立法院」備查即可,但民進黨黨團出於上述的原因,可能還是將會要求進行審查。
  而現在的「立法院」,已是「七國咁亂」。不要說,《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立法無期,就是說現實的問題,一方面,「立委」即將換屆改選,部份爭取連任的「立委」,心早已不在「立法院」,而是要頻頻跑回選區競選;另一方面,「立法院」新一會期開始後更重頭的任務,是審議明年度的「中央政府總預算案」,「立委」們哪有心思去處理這兩項協議?
  那麼,在「立法院」換屆之後,又將如何?從目前選情看,雖然是民進黨所誇口的能拿下六十四席「立委」可能是盲目樂觀,但無可否認,國民黨將難以實現議席過半。試想一下,在國民黨是執政黨,國民黨在「立法院」也佔過半議席,正是蔡英文所夢寐以求的「高度完全執政」的情況下,馬政府的兩岸法案都尚且嚴重受阻了,輪到政權是由民進黨執掌,國民黨成為在野黨,在「立法院」的議席也不過半,有關兩岸的法案要獲得通過,就將更難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8-27 05:02:4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