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朱立倫會否有「國親合」的幻想?

  國民黨現在是「四弱」政黨--最弱的執政黨,最弱的黨主席,最弱的黨籍「總統」,最弱的「總統」提名人。其中最弱的黨主席當然是朱立倫,前一段時間他在「總統」黨內初選過程中逃避責任,怯戰避戰的孱弱表現不要說了,就以他在近日應對宋楚瑜到處「挖樁」,而一些國民黨籍的「立委」、「立委」提名人,及地方基層黨幹,公開與宋楚瑜熱情擁抱並為其月臺,但他卻不管不理,反而認為是「人之常情」,只是要求這些同志「報備」,與他在「全代會」召開前,對紀國棟等幾位公開反對提名洪秀柱的同志實施開除黨籍的最高黨紀處分的淩厲手段相比,形成了強烈的反差。
  朱立倫為何對宋楚瑜的「侵門踏戶」之舉,竟然軟弱至此?真是令人感到納悶。難道真的是對國民黨選情之低沉「坐困愁城」到束手無策,而被迫放棄責任乎?但從他的另一番較為強硬堅定的表現看,似乎又不像,因為就在同一時間,當黨內外傳出「換柱計劃」的,他卻是急忙否認,並堅定地宣稱國民黨的「總統」提名人仍然是洪秀柱,總算是做了安定人心的工作,不至於對國民黨的選戰完全撒手不管。
    朱立倫這種「自相矛盾」的表現,或可能會導致人們逆向思考:宋楚瑜到鄉下進行造勢活動時,除了「拔樁」之外,還頻頻與「黑金」指標人物見面,甚至他所拔的國民黨之「樁」,也多半是「黑金」色彩濃厚,這就使得人們回憶起當年李登輝與宋楚瑜「情同兄弟」時期,正是台灣地區「黑金」現象最為猖獗之際,因而導致他的民調,從八月六日正式宣佈參選「總統」時的最高峰,一直往下跌落,輸到幾乎與洪秀柱持平。因此,朱立倫對宋楚瑜的「拔樁」之舉並不擔心。倘果如此,在邏輯上又似乎說不過去,他豈非等於是承認自己的同志是昔日的「黑金」人物?
   那麼,又如何解釋朱立倫「容忍」宋楚瑜的「拔樁」行為呢?「台獨理論大師」林濁水昨日提出的一個觀點,似乎是能夠從另一個角度,解釋這個現象:從「兩岸政策協會」本月二十六日公佈的最新民調中,發現泛藍民意雖然高度反對「換柱」,但卻高度支持「國親合」,而且還是「宋正洪副」。儘管連泛藍民眾都以較大的懸殊比例不看好「國親合」的可能性,但卻同時又認為,倘非如此,只要洪秀柱繼續維持「小三」地位甚至支持度繼續下滑的趨勢不變,而她本人又抵死不退,國民黨支持者的「棄洪保宋」現象就將大有機會一發不可收拾。
  或許,朱立倫也看到了這個現象,並認為這正是國民黨內潛伏著的一股民意,因而他也正在思考,尋找合適的機會和時間點,推動「國親合」,並說服洪秀柱,促成「宋洪配」,這樣就不但不用違背「全代會」提名洪秀柱的決議,而且也可防止國民黨「立委」的選情受到衝擊。縱使是按照「兩岸政策協會」最新民調所示,「宋洪配」的民調仍然輸給蔡英文,但也不至於洪秀柱「擔綱」選輸得那麼慘,他自己作為操盤手可算是「非戰之罪」,無需引咎辭職,仍可保留一點面子。何況,倘遇到適當的內外主客觀條件,說不好「宋洪配」還將會有「鹹魚翻生」的機會。
  倘朱立倫果真有此念頭,就可解釋他為何「容忍」黨內同志公開為宋楚瑜月臺的「叛黨」行為了。而且,從朱立倫與宋楚瑜以往的關係看,倘馬英九不插手,推動「國親合」還是具有一定的基礎的。實際上,朱立倫與宋楚瑜之間,並沒有什麼不可調和的矛盾,相反還惺惺相惜。而朱立倫的岳父高育仁,還曾與宋楚瑜合作愉快。因此,不排除朱立倫等待時機,促成國親合作。實際上,就在宋楚瑜正是宣佈參選之前,朱立倫還公開表示,將會拜會宋楚瑜,並聲稱「合作不到最後時刻不會終止」。
  而宋楚瑜本人似乎也對國民黨和朱立倫留了一手。他在宣佈參選前後,一直很注意策略,主要是批評馬英九,對洪秀柱雖然也有批評,但比較小心,但基本上沒有批評國民黨和朱立倫、王金平。在當時,人們就認為,宋楚瑜這是要預留一手,在「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國民黨崩潰之後,他爭取成為國民黨的新共主,或是接收國民黨的組織資源,以壯大親民黨。
  實際上,宋楚瑜對國民黨仍然懷有感情,日前就再次如此表態。他主要是與馬英九有仇,包括二零零零年「總統」選舉法定可以公佈民調的最後一日,馬英九以「連蕭配」競選總部發言人身份公佈「假民調」,要促成「棄宋保連」;也包括二零零四年「總統」大選前夕,馬英九市長手下臺北市政府的幾個主要官員,成立「廢票聯盟」,號召選民們投廢票,而當屆「總統」大選果然是廢票率甚高,宋楚瑜懷疑是馬英九擔心「連宋配」贏了,他就還得再等多八年才可以參選,因而以「投廢票」來阻止「連宋配」當選;更包括在「兩顆子彈」事件發生後,馬英九以臺北市長的身份,阻止宋楚瑜上街頭抗議的建議,令到當晚的電視新聞,完全沒有「連宋配」方面的鏡頭,反而不停地滾動追蹤播出陳水扁傷情的畫面,等於是為陳水扁做悲情催票宣傳。
  朱立倫當時因職務關係,與上述事件完全無關,置之度外,宋楚瑜當然不恨他。因此,朱立倫固然是不會「換柱」,因為這是國民黨「全代會」通過了的,他作為黨主席必須嚴格執行。但不排除會有「國親合」及「宋洪配」的可能。反正,在十一月「中選會」開展「總統」參選人領表登記作業之前,都可以進行探討調整。
  實際上,宋楚瑜宣佈參選時,朱立倫除了最初叫喊了一句「絕不畏戰」之外,一直沒有多大的反彈。或許,他在等待時機,直到國民黨內基層都自發地發聲時,他就乘勢與宋楚瑜討論「總統」大選的「宋洪配」和「立委」選舉的「國親合」,說服洪秀柱為顧全國民黨生死存亡的大局,甘心於做副手,反正當初她的「拋磚引玉」,並非是為自己要參選。倘甘願做宋楚瑜的副手,也就果然達到「引玉」之目的,而且還是一塊美玉(瑜)。
  最大的障礙,是來自馬英九。但是,馬英九難道就甘於讓蔡英文當選,任由民進黨對他進行司法報復乎?何況,「江山」丟在他的手中,將令他孜孜以求的「歷史定位」被塗黑,看來要反對也是無可奈何,無能為力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8-28 05:21:4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