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賴清德終進台南市議會前倨後恭

   曾經霸氣十足地聲言「進議會不是問題,李全教不進法院才是問題」,聲稱在台南市議長李全教賄選官司未釐清前,不進入市議會備詢的台南市長賴清德,在「曬冷」二百三十二天之後,昨天終於在市議會召開第二次定期大會的首日,突然「打著白旗」進入市議會作施政報告了,並在致辭時稱呼李全教為「李議長」,還要向清廉自持、未涉案議員及社會大眾不安表示歉意。耽誤了市議會整整一個會期,兜了這麼一個大圈,被稱為「賴神」的賴清德,終於也得彎下腰低下頭來。不過,還自稱是「反黑金取得階段性的勝利」,令人頓時產生「跌落地還要抓把沙」之感。
  在去年底的「九合一」選舉中,賴清德以全台灣地區得票率最高,競選經費最少的佳績,成功連任台南市長。這固然是有賴於他自己的清新形象和亮麗政績,被視為「民進黨明日之星」,但更得益於台南市的選民結構,多數選民「寧願肚子扁扁,也要票投阿扁」。既然他具有如此有利的條件,在蔡英文向民進黨執政的縣市的黨籍議員發出號召,要求這些縣市的縣市長和縣市議會議長都必須掌握在民進黨的手中,以實現「完全執政」時,賴清德第一個站出來響應,要籍此作為自己爭取成為蔡英文的「副總統」參選人「搭檔」加分。
    按道理,在「九合一」選舉中的市議員選舉部分,民進黨在台南市也同樣收穫佳績,拿下了二十八席,差一席就是過半(台南市議會共五十七席議員),只要台聯黨的一席「理所當然」地來「幫拖」,只有十六席的國民黨是完全沒有招架之力的(另有十二席是無黨籍)。但料想不到的是,國民黨的李全教拿下了二十九票而當選議長,民進黨的賴美惠只拿到二十六票,亦即不但沒有爭取到台聯黨的一票,而且連民進黨自己也跑了兩票,導致煮熟了的鴨子也飛走,這讓賴清德的面子很是掛不住。
  為什麼會陰溝裡翻船?當時人們的第一個反應,有可能是民進黨內「新潮流系」與「一邊一國連線」之間的派系鬥爭,因為賴清德市長是屬於「新潮流系」,而民進黨中央提名(當然是由蔡英文「話事」)的市議長候選人賴美惠(其實是爭取連任)也是屬於「新潮流系」,因而引發其主要地盤在台南市,其主要的實質性領袖如陳唐山、許添財等,都曾出任過台南縣、市長的「一邊一國連線」的強烈不滿,因而屬於「一邊一國連線」的市議員就在市議長選舉「跑票」,實際上後來民進黨處分的幾位市議員,基本上都是屬於「一邊一國連線」。
  但賴清德除了是埋怨「一邊一國連線」的市議員之外,更將矛頭指向李全教,直指他是以每票三千萬元的代價,「撬動」了關鍵的幾票而扭轉了選情。因而在向檢方控告李全教的同時,為了表達自己的「義憤」,以「有我無李」的姿態,拒絕進入市議會作施政報告。
  當初,賴清德此舉雖然被一些人質疑違反《地方自治法》,但由於他的民調甚高,加上台南市的特殊選民結構,及檢方拘押了李全敖,就使得他強硬了起來,堅持不到議會,而且還禁止市政府的局處長列席議會的相關會議。
  但為何現在賴清德又在市議長仍然是李全教的情況下,卻「死死氣氣」地重返市議會呢?從種種跡象看,可能是出於以下的幾個原因:
  一、賴清德因拒絕向市議會作施政報告,遭到「監查院」的彈劾。儘管他色厲內荏,痛罵「監察院違憲」,並揚言倘他被移送「公懲會」懲戒,他就將帶頭打「憲法官司」,並推動「修憲」廢了「監察院」,但他不得不正視如下的問題:按照程序,在他被「監察院」彈劾後,案件已經移交「公務員懲教委員會」審理,依法最高懲罰是「撤銷職務」,亦即「撤其現職,一定期間內停止任用」,該期間為一至五年,因而也就不能重新參加市長補選。
  二、台南市議會的本個會期,主要議程是審查市政府財政預算。倘連市長都拒絕前往市議會作施政報告及對財政預算冊作出解釋,市議長也有權拒絕主持審議市政府財政預算,市政府就將「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全面停頓,連公務員的薪水都發不出。更火燒眉毛的是,台南市的登革熱疫情兇猛,已經奪去幾條人命,但由於賴清德拒絕進入議會,議會也拒絕審議防疫抗疫的特別預算撥款申請。作為市長的賴清德,總不能為了個人意氣之爭,而不顧市民生命安危吧?這豈非毀了「民進黨明日之星」的前途?
  三、可能會讓蔡英文的「總統」選情節外生枝。蔡英文至今都未有宣佈其副手人選,正在綜合考量之中。原先設定國民黨是由朱立倫或王金平出戰,為擴大吸引中間選票,是打算從黨外徵才的;但現在是民調「老三」的洪秀柱「以磚作玉」代打,蔡英文「躺著選也可當選」,向黨外徵才的功能性就大幅下降,而實行「肥水不流別人田」,以利於培養「後來人」,爭取實現民進黨長期執政。而賴清德是民進黨的「明日之星」,黨內早就有「蔡賴配」的傳言。實際上蔡英文對「新潮流系」另眼相看,在十多個民進黨籍的縣市議長的就職禮中,只是出席桃園市議會的議長就職禮,因為桃園市長鄭文燦是「新潮流系」的總召。而將於九月十九日舉行的民進黨「全代會」暨黨慶活動,包括為「總統」和「立委」參選人誓師造勢,也是挑選在桃園市進行。現在眼看民進黨「全代會」就要舉行,但賴清德卻繼續履行「憲法」和《地方自治法》的義務,蔡英文要找他作副手,如何出得了手?因此,據說蔡英文是通過「新潮流系」元老、高雄市長陳菊,向賴清德曉以利害,才令他幡然醒悟。
  實際上,賴清德倘是繼續糾纏下去,就將從「明日之星」走向反面。因為他的破壞「三權分立」、踐踏「五權憲法」之舉,不但是成為李全教、國民黨之敵,就連民進黨內也有許多人認為不妥,更招惹黨內其他派系對他及其背後的「新潮流系」的反彈。現在他已經到了懸崖邊上,隨時自毀前程,以至是連累「新潮流系」,甚至是影響蔡英文的「總統」選情。這還能讓他逞一人之勇嗎?他的「掃除黑金已見曙光」、「李全教的賄選官司遙遙無期,但李全教的競選總幹事和樁腳被判重刑,賄選之實已經真相大白」之說,只不過是一塊遮羞布而已。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8-29 04:57:0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