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在「勸阻」「嗆聲」背後各有不同考量

  中國國民黨前主席連戰、新黨主席郁慕明、親民黨秘書長秦金生等台灣地區知名人士,昨日乘搭華航班機抵達北京,準備出席紀念抗日戰爭勝利七十周年的系列活動,包括觀賞閱兵。據台灣媒體報導,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將於今晚會見並宴請連戰一行,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將於明日會見連戰等人。台灣地區以中國國民黨為基礎的泛藍三黨領袖此行,是繼二零零五年國民黨主席連戰、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新黨主席鬱慕明先後到大陸進行「和平之旅」之後,又一次具有劃時代意義的重大黨際交流活動,對未來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砥礪前行和破浪前進,將發揮重要的指引作用。
  整整十年前,在陳水扁先後拋出「一邊一國論」,推動名為「和平公投」實為「台獨公投」等系列「台獨」分裂活動,導致台海陷入戰爭邊緣危機的緊急關頭,中國國民黨主席連戰、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新黨主席郁慕明,冒著被「台獨」分裂勢力打成「賣台集團」的風險和受到暴力圍攻的危險,毅然訪問大陸進行「和平之旅」,分別獲時任中共總書記胡錦濤會見,並發表了新聞公報。連戰、宋楚瑜、鬱慕明此舉,可謂石破天驚,不但有力地遏制了「台獨」分裂勢力的猖狂氣焰,而且也搭建了「國共平台」,推動了國共兩黨的黨際交流及兩岸關係的發展,為三年後的再次政黨輪替,國民黨重新執政,打下了良好的政治和組織基礎;而「胡連會」達成的《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更為二零零八年後,兩岸兩會以「九二共識」為政治基礎,恢復協商並簽署系列協議,作好了厚實的論述鋪墊。透過台灣地區泛藍三黨領袖的「和平之旅」,確立了以「九二共識」作為兩岸黨際交流和海峽兩會協商談判的政治互信基礎。
  十年過去,彈指一揮間。如今,台灣內部政治態勢又發生了重大的變化。雖然「老台獨」勢力日暮途窮,連其自己也感悟到「台獨」根本是死路一條,絕對辦不到,但藉著「太陽花學運」,「新台獨」勢力正在蠢蠢欲動,並以一種「台灣已經獨立,國名叫『中華民國』」的謬論,愚昧欺騙台灣民眾尤其是年輕人,而且在國民黨慘敗「九合一」選舉,黨主席馬英九、朱立倫領導失誤之下,台灣地區可能會再次發生政黨輪替,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有可能會「黃袍加身」。在此「兩岸關係發展何從何去」的關鍵時刻,泛藍三黨領袖藉著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七十週年系列活動尤其是閱兵的契機,再次訪問北京,就有可能會再次發揮「扭乾坤,定方向」的重要作用。
  實際上,今次應中共中央邀請的泛藍三黨領袖,除宋楚瑜因為已經宣布參加台灣地區「總統」大選,為避免造成「介入選舉」的錯覺,而由親民黨秘書長秦金生代表之外,整整十年前毅然進行「和平之旅」的連戰、鬱慕明,都再次抵達北京。
  在當時的「和平之旅」,有人說是第三次國共合作,體現了人們對此前兩次國共合作的高度肯定,及對再次進行國共合作的殷切期望。實際上,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的偉大勝利,就是國共合作的成果。
  前任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在紀念抗日戰爭勝利六十年大會的講話就指出,「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抗日軍隊,分別擔負著正面戰場和敵後戰場的作戰任務,形成了共同抗擊日本侵略者的戰略態勢。以國民黨軍隊為主體的正面戰場,組織了一系列大仗,特別是全國抗戰初期的淞滬、忻口、徐州、武漢等戰役,給日軍以沉重打擊。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敵後戰場,廣泛發動群眾,開展遊擊戰爭,八路軍、新四軍、華南遊擊隊、東北抗日聯軍和其他人民抗日武裝力量奮勇作戰。」
  相信,習近平主席對國共合作共同抗日的歷史,將會有更高昇華的論述,並對國共黨際交流在堅持一個中國,反對「台獨」,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中所發揮的重要作用,提出更殷切的期待。
  儘管台灣某些國民黨人小腸小肚小家子氣,老是期期艾艾地埋怨「老共篡改抗戰歷史」,但中共並沒有忘記國民黨在抗戰中的重要作用和貢獻。近年來,修復了不少國民黨抗日大會戰戰場的遺址,包括台兒莊、騰沖等,列為愛國主義教育基地,拍攝了不少正面描寫國民黨軍隊浴血奮戰的電影,如獲得百花獎的《血戰台兒莊》,還有《七七事變》、《鐵血昆侖關》等經典影片,並對在大陸定居的參加抗戰的國民黨老兵給予體恤。
  與此同時,台灣方面不要說是沒有拍攝過反映中共在抗日戰爭中的貢獻的電影,就連反映國民黨自己抗戰事蹟的電影,也都沒有拍攝過。那間曾經拍攝過膾炙人口的抗戰電影《八百壯士》、《英烈千秋》、《筧橋英烈傳》、《旗正飄飄》的「中影」,也被國民黨賣掉了。
  當然,與十年前國民黨全黨全力支持連戰主席登陸進行「和平之旅」形成鮮明對比,今次國民黨及馬政府對連戰登陸參加抗戰勝利七十週年活動尤其是閱兵「吱吱喳喳」,有其各種不同的背景。除了是前述的不忿北京掌握抗戰史的詮釋權之外,也可能由於目前正在選舉前夕,擔心將會影響國民黨的選情;而馬英九則更是擔心被連戰奪走國民黨對兩岸關係的主導權。反倒是民進黨「豁達」得多,蔡英文先擱下一句「由國民黨自己處理」,昨日又說是「與台灣人民的觀感背道而馳」,沒有像過去那樣大吵大鬧。其實並非是她有什麼「覺悟」,而是不願影響自己的選情。
  而郝柏村的「嗆聲」,似又是另一種情境。他作為親身參加抗戰的老將,對抗戰史的詮釋權耿耿於懷,情有可原;但這還是表面上的原因,其真正意圖,是是為郝龍斌的政治前途排除「障礙」。
  實際上,據台灣政壇流傳,郝龍斌自去年底卸任台北市長後,轉任國民黨副主席。由於幫朱立倫分擔黨務負擔,被外界視為具「實權」的副主席。近半年來敢於逆風而上,與風頭無兩的台北市長柯文哲「槓上」,近來隨著柯文哲人氣下滑,郝龍斌則是「此消彼長」地上升。他又甘願以副主席之身到基隆市參選「立委」,力戰民親兩將。倘一戰成功,明年一月十六日國民黨敗選,朱立倫勢必兌現引咎辭職諾言,他就有可能會當選國民黨主席。因此,郝柏村的「嗆聲」,其實是在為郝龍斌「打掩護」,為其掃除可能會有的政治障礙。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8-31 05:07:4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