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果然是團結的民進黨挑戰分裂的國民黨

  台灣政壇有一句政治術語,謂「團結的民進黨挑戰分裂的國民黨」。以往國民黨多次的重大失利,都是由於內部分裂,「鷸蚌相爭」,而讓本來是力量較為單薄的民進黨「漁翁得利」。實際上,一九九四年的台北市長選舉,二零零零年的「總統」大選,均是如此。而國民黨內部或泛藍陣營倘能團結一致,同仇敵愾,就能克服不利條件,戰勝表面上強大的民進黨,比如二零零五年的縣市長選舉,二零零八年和二零一二年的「總統」大選。
  現在,看到國民黨勁批其前主席連戰前赴北京出席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七十周年閱兵活動的情況,更是讓人強化了「團結的民進黨挑戰分裂的國民黨」的印象。本來,在去年「九合一」選舉後,國民黨就已是一蹶不振;再加上在「總統」黨內初選過程中,黨內各「A咖」各懷鬼胎,汝虞我詐,互相使絆,就更使國民黨的選情空前的低迷。但意想不到的是,在對待連戰登陸觀禮閱兵的問題上,不但是國民黨本身批評,而且還與民進黨「聯手」攻訐——在某種意義上,倒是國民黨與民進黨「團結」起來了。這令人心中不禁嘩然:國民黨這下可能真的要「玩完」了。
  實際上,目前的情況與過去相比,民進黨不但與國民黨「團結」起來共同批判國民黨的前主席,而且本身更為團結了。以前曾經與蔡英文爭個半死的蘇貞昌,已經完全「收聲」,服膺並輔助蔡英文;曾經反對過蔡英文參選「總統」的「台獨」大佬,為了奪取政權,可以把一切不同的理念放低;甚至曾經妒忌蔡英文與黨內「新潮流系」走得很近的黨內其他派系,在眼看到蔡英文已經將「總統」大選的操盤大權都託付與「新潮流系」,以至是實質上是「總統」和「立委」參選人宣誓出征造勢的「全代會」和黨慶活動,安排在由「新潮流系」總召鄭文燦當選和出任市長的桃園市舉辦,各派系都可以忍讓。他們團結一致,同仇敵愾,就是為了一個目標,從國民黨手中奪取政權。儘管有人預批,在奪權成功後可能會因分贓不匀而將會狗咬狗骨,但目前的團結一致,卻確實是無人懷疑的。
  而在國民黨方面,本來在選情艱困低迷之下,更需要團結一致的了;但卻仍在「內鬥內行」,各懷鬼胎。馬英九雖然在官司上輸了「九月政爭」,但仍不死心,千方百計地阻擾王金平參加「總統」黨內初選,而他心目中的「最佳人選」吳敦義,卻龜縮在「總統府」內不出來;曾經為獨佔「總統」參選人資格而一馬當先競選黨主席的朱立倫,卻臨陣脫逃,怯戰畏戰;王金平更是寄望於徵召,在「眾望所歸」聲中「黃袍加身」,因而放棄領表登記。這就導致原本是「拋磚引玉」的「B咔」洪秀柱,在被動地變成了「玉」之後騎虎難下。因而就形成了有史以來最弱的「總統」、最弱的黨主席、最弱的「總統」提名人的怪畸現象。
  馬英九當初阻擾王金平參加「總統」黨內初選,是以透過身邊人放風「王金平當選後報復迫害馬英九,將比蔡英文還要嚴重」的方式;但可能他更想不到,倘政權落到了民進黨的手中,根本就無需蔡英文「出手」,其他各方面的掌控實權者,必將主動地代替蔡英文,為陳水扁「報仇」。相反,以王金平的個性,反而「下不了手」。因此,馬英九此舉,可說是「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當然,以國民黨目前的氣脈,即使是王金平出選,也未必能保住政權,但只要能激發泛藍選民的危機感,並將選戰操弄成藍綠對決,還是有幾成希望,馬英九可以免除牢籠之災的。而在排斥王金平後,馬英九就只能是「前赴後繼跟隨陳水扁」了——民進黨早就準備好要將門有將送進牢房的幾套「黑材料」了。馬英九將會是「聰明反被聰明誤」。
  何況,現在國民黨內的氣氛頗為怪異。黨內高層竟然沒有一人願為洪秀柱站台,紛紛迴避;朱立倫根本就不像一個黨主席,只是口頭「挺柱」,沒有實質性的行動。反而「換柱」的聲音不斷,冰刀暗箭從背後射到洪秀柱的身上,迫得洪秀柱不得不「閉關沉思」,其實是要迫使黨中央高層表態,停止製造「換柱」的謠言。但看來,洪秀柱此招的效能不高,在「中選會」正式啟動「總統」參選人領表登記作業之前,這種亂象還將繼續下去。這就使得原本就不被看好的選情,可能更是沉淪不起。
  就在此刻,國民黨竟然與民進黨「團結」起來,「聯手」批判連戰。本來,連戰的登陸參加抗戰勝利紀念活動,就像其十年前的「破冰之旅」一樣,具有戰略上的深遠意義:在國民黨淪為在野黨之後,鞏固由連戰搭建起來的「國共平台」,推動「胡連會」《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的任務,並在此基礎上,落實「習連會」的各項目標。實際上,經過幾年來的風風雨雨,國民黨內高層其他人士與北京的互信,已在不同程度上受到減損。只有頂著極大風險,仍然以極大勇氣和毅力,前往北京出席閱兵觀禮活動的連戰,才是國民黨淪為在野黨後,國共兩黨聯繫的最佳橋樑。所謂「疾風知勁草」,那些咒罵連戰的人,雖然只是輕率地動動嘴皮,卻將關乎其未來政治命運,因而最重要的與北京的互信,都給拋到太平洋去了。馬英九不是很重視「比例原則」嗎?這個重大損失,也就太不符合「比例」了。其他的仍以兩岸關係作為其政治資本的國民黨高層,同樣也是如此。他們的幾句批判連戰之語,已經將其賴以東山再起的政治資本,完全給「批」掉了。
  此前,還以為是馬英九妒恨連戰奪走了他的「歷史定位」,因而發動了此波「批連攻勢」,而且還不惜與民進黨「聯手」。但細看,卻並非完全如此,因為也有「反馬派」在起哄,而且罵得比民進黨還要兇悍。居然還有人附和呂秀蓮的「外患罪」。搞甚麼飛機?!一年前馬政府不是就要以「外患罪」來懲罰張顯耀,但最高檢卻認為,大陸不是「外國」,因而不適用此「罪名」嗎?否則就成了「兩國論」了。如今更是如此,呂秀蓮是「老台獨」,忠實執行陳水扁的「一邊一國論」,也就算了,聲稱堅持「一個中國」和承認「九二共識」的國民黨,居然也要將對岸認定為「外國」甚至是「敵國」,這真是莫名其妙。
  黨內處分連戰?一個王金平都「搞唔掂」,遑論連戰。何況,王金平的「司法關說」,確有欠妥之處,只是馬英九在「程序正義」方面出了問題,才「有理也說不清」;而連戰前往北京,究竟犯了哪一條黨規?相信連黨中央自己也拿不准。須知道,國民黨「全代會」是將「胡連會」《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納入黨的政治綱領的,連戰此行正是為國民黨在野後的兩岸關係及國共聯繫鋪定道路。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9-07 05:05:1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