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洪秀柱出關宣言戰術正確惟戰略失誤

  洪秀柱「閉關沉思」三日後發表《反省與承擔》八千字感言,有人將之比擬為如同習近平在二零一二年中共「十八大」前夕,曾經請假半個多月,取消幾個重大的會見外事活動,並擬就一篇論述對國內外重大事情看法的長文。這個靠掛比擬雖然頗為牽強,但在某種程度上,卻也真的有點相似。然而遺憾的是,不管是洪秀柱有意仿效習近平,還是洪秀柱的自我發揮卻恰巧與習近平當年的做法頗為相似,但在所獲得的效果上卻是天差地遠。實際上,習近平的請假,排除了來自「左」的和右的種種干擾,爭取到自己獨立作主的主導權,鞏固了他在那中共「十八大」的接班地位,從而使得他在順利接任中共總書記後,就能無後顧之憂地大刀闊斧進行打貪反奢及大改革,為振興中華實現「中國夢」掃除一切障礙。事實證明,習近平的這次以退求進策略,是一著聰明的戰術,也是一項成功的戰略。而洪秀柱「閉關沉思」則無論是在方法上還是在所取得的效果上,都遠不如習近平。
  誠然,洪秀柱本人的資質、能力及魄力都不能與習近平相提並論,而她所處於的政治處境和所遇到的困難也複雜得多。實際上,洪秀柱作為「黨代會」確定的「總統」大選提名人,卻在選舉活動中竟然得不到黨中央及黨內各大佬的真心支持及奧援,相反背後「換柱」聲不斷;黨中央對為宋楚瑜站台的黨公職人員予以寬容對待,等於是對黨自己提名的「總統」參選人「打臉」。黨提名的「立委」參選人埋怨她不能起到「母雞帶小雞」的作用,反而擔心她將會「踩死小雞」,因而均對她紛紛避之不及。因此,「國民黨有史以來最弱『總統』參選人」之說,既有洪秀柱本身的主觀因素,也有國民黨不團結的客觀原因,並有機地交織在一起。
  正因為如此,就確定了洪秀柱的「閉關沉思」,不管是有意仿效還是恰巧相似,都根本不可能取得習近平「請假」的成效。而她的《反省與承擔》,與習近平那篇宏文相比,也是「蚊髀與牛髀」,無論是思想境界還是實質內容,以至是撰字造句,都「差遠矣」。
  其實,這也不能怪洪秀柱。洪秀柱的被國民黨提名為「總統」參選人,其實就是一個戰略錯誤,是國民黨一眾大佬們,從「總統」到黨主席,從「副總統」到「立法院長」,爾虞我詐,相互計算的產物,只得承擔了「小馬拉大車」的責任,力不從心。本來,倘國民黨能夠團結一心,還可「一個好漢三人幫」,彌補洪秀柱的不足;但由於大佬們各懷鬼胎,寧願將江山奉送給民進黨,也不願出手相助條件比自己差的國民黨自家人;尤其是馬英九,明知倘蔡英文上台,民進黨人立即將自己告進法院,以為陳水扁「報仇」,也不願由王金平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在這種錯誤戰略之下,洪秀柱個人再作怎麼樣的努力,也將無濟於事。
  不過,也不能忽略台灣地區正在受到國際上左傾思潮抬頭影響這個大環境。有政治學者提出這樣的論述,凡是國際經濟環境變差時,左傾思潮就將會壓倒右傾思潮。實際上,隨著近年來幾次類似國際經濟危機事件的爆發,全球左傾思潮普遍抬頭,許多地方都出現反對全球化、主張平權均富的群體運動;不少國家和地區的政治公職選舉,左傾候選人攻城掠地。這股左傾思潮也不可避免地流進了台灣地區,去年三月的「太陽花學運」,主因當然是「新台獨」肆虐,但也不能忽略其中所含有的「反全球貿易自由化」的左傾情緒。
  民進黨本來就是一個社會主義政黨,盡管其所信奉的並非是科學社會主義,但也是民主社會主義和福利社會主義。老實說,如果不是它的黨綱中含有「台獨」的內容,其有關內部事務部分的主流論述還是不錯的。正因為如此,台灣地區的政治學者,在對台灣地區的諸政黨進行「政治光譜」劃分時,是將民進黨劃進左邊的一側的,而國民黨則被劃進右側,新黨是最右側。民進黨參加了以民主黨為主的國際左翼政黨的「國際自由聯盟」,而國民黨則參加了由全球保守主義和中間偏右政黨所成立的跨國性政黨聯盟「國際民主聯盟」,江丙坤為其十七位副主席之一。
  因此,倘是以國際左傾思潮泛起的角度思考,就可以合理地解釋,為何「太陽花學運」可以攪得起來,為何不承認「九二共識」的蔡英文,其民調會如此地高。這並非等於是「九二共識」「過時」,而是「反全球貿易自由化」的左傾思潮,壓過了明顯帶有「自由貿易化」色彩的《兩岸服貿協議》。而作為左翼政黨民進黨的主席蔡英文,則正好是在此時此刻出來參選「總統」,當然是沾了國際左傾思潮抬頭的「光」,因而是「事半功倍」,這並非等於她的兩岸政策主張正確。
  洪秀柱雖然個人出身貧寒,但她所參與的政黨是代表大官僚大資產階級利益的國民黨,因而可說是並不適合目前國際上的這股潮流。何況,馬政府過去幾年在落實執行兩岸協議時,辜負以至是糟蹋了大陸方面的一番「讓利」好意,而是按照國民黨的階級利益屬性,讓大財團得益,而忽略「三中一青」的利益,走的是與中國共產黨相悖的資產階級路線。
  因此,洪秀柱的《反省與承擔》,哪怕是寫得再好,如果未能擺脫國民黨這個階級路線,也是枉然。更不能忽略的是,洪秀柱《反省與承擔》的策略是繼續擁抱馬英九,本來馬英九其實是有政績的,他經常自傲的現在的台海形勢是六十多年最好的,就是典例;而經濟穩定成長也是事實。但由於他個人的行事作風,將這些成就全部抹殺掉,並由於馬政府不善宣導,而遭到擅長於宣傳的在野黨污名化。正因為如此,才讓蔡英文「換黨換人試試看」的策略佔有市場。但洪秀柱繼續擁抱馬英九,卻又未能為馬英九正本清源,正好就是「自投羅網」。
  當然,洪秀柱《反省與承擔》在行動策略是倒是有一項正確的,那就是不理宋楚瑜,專攻照蔡英文。在過去一個月裡,洪秀柱似是老是顧著要與宋楚瑜爭誰是老二、老三。這是頗為無聊的,因為即使是爭得了老二,還是落選的命運。
  因此,藉著宋楚瑜的民調已經呈現「煙花效應」,也趁著宋楚瑜死抱「黑金」人物而致引起選民警覺,更趁宋楚瑜先是高調聲稱要到北京觀禮閱兵,後是要開除由他派往北京閱兵的秘書長秦金生的黨籍,坐證了他是一個政治投機家,而自己的民調正在上升,因而死纏蔡英文,就有利於催發「棄宋保洪」的效應,倘能得到黨中央的全力協助,激發基本盤,還是有逆轉勝的可能的。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9-08 05:17:1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