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國民黨勢弱導致魚龍混雜泥沙俱下

  朱立倫可能是國民黨渡台之後,最弱也最窩囊、最無能的黨主席,而且也可能現在正為當初「挺身而出」參選黨主席而後悔。實際上,最初已經卸任台中市長,已無任何政治公職的胡志強,是有意參選黨主席的,這也確實是國民黨敗選「九合一」後最佳的安排,一方面讓沒有任何後顧之憂的胡志強可全力操持黨務,並領導國民黨臥薪嘗膽,徐圖東山再起,另一方面也可使得朱立倫能夠專心經營新北市市政,為國民黨守住這最後一「都」,並避過目前蔡英文和民進黨的「鋒芒」,積存力量,等待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蔡英文,表現得比馬英九的政績更不濟時,才在二零二零年躍起反擊。但朱立倫卻只看眼前,擔心被黨內其他英傑「搶前偷步」奪走其機會,就急不及待地宣布參選國民黨主席,結果包括胡志強在內的其他有意者都「知趣」地自動棄選。而朱立倫在當選並就任黨主席後,經盱衡盤算下,才發覺自己失算。不要說,自己在新北市長與參選「總統」之間難以抉擇,就是在操盤「總統」黨內初選過程中,也是亂成一團,終讓「B咔」洪秀柱弄假成真,從而形成目前的被動局面。而在「立委」方面,更是「剪不斷,理還亂」,暴露了朱立倫缺乏駕馭複雜局勢能力的軟肋。再加上一場「八仙氣爆」的飛來橫禍,他既要處理新北市市政,被民進黨市議員纏住不放,又要處理黨務,蠟燭兩頭燒,更是兩頭難討好。或許,朱立倫較早時所說的明年初「總統」大選後,倘洪秀柱當選,就需履行「總統為當然黨主席」的黨章規定;輸了他則須為敗選辭去黨主席,雖然確實是符合政治倫理,但更折射了他對當初輕率參選黨主席的後悔心理。
  本來,在卸任台北市長後也是沒有任何後顧之憂的郝龍斌出任副主席,是可以為朱立倫分憂解愁,而郝龍斌也確實是「蹽了下去」,積極任事。但畢竟仍然缺乏政治戰略眼光,也缺乏捭闔縱橫的能力,而在處理「立委」參選人安排方面,也顯得火候不夠,因而甚為被動。而且自己也未能以身作則,沒有堅持自己最初敢於跳火坑,帶頭到台南市參選「立委」的較佳構思,而是有點投機取巧地跑到基本盤藍大於綠的基隆市,但卻與已在當地長期經營的親民黨副秘書長劉文雄「槓上」,反而導致與親民黨的關係更糟,關閉了國親合作的大門,也無法帶動黃惠敏等人,到嘉義市等艱困選區經風雨見世面,全黨瀰漫著一種失敗主義因而怯戰畏戰的情緒。
   在此基調下,再加上宋楚瑜跳出來攪局,個別國民黨「立委」跳船或棄選。內外因素交織,導致國民黨面臨結束「萬年國代」,開放民代選舉之後最糟的選情。蔡英文之所以提出「總統」得票率和「立委」議席雙過半,實現「完全執政」的目標,並非沒有現實基礎。實際上,南部幾乎全部綠化,傳統上是國民黨地盤的北部也風雨飄搖。蔡英文之所以挑選在桃園市舉行民進黨「全代會」和黨慶活動,除了是討好已當選並出任桃園市長的「新潮流系」總召鄭文燦,以爭取「新潮流系」全力為她輔選之外,也是希望能在桃園市造勢,實現「全市綠化」。須知道,桃園市是藍軍的基本盤,民進黨今次舉辦「全代會」及黨慶活動的平鎮、中壢,更是傳統上支持國民黨的客家人聚居地區。民進黨倘能在此突破,就可以帶動全台攻城掠地。可以說,蔡英文或其身邊智囊,對毛澤東的戰略思想還是有所研究的。實際上,其前主席許信良就熟讀毛澤東著作,並根據「農村包圍城市」的戰略思想,提出了「地方包圍中央」的戰略方針,而且也確實是獲得了成功。
  由於國民黨勢弱,當然也是受到國際上左傾思潮抬頭,「反全球自由貿易化」浪潮冲襲台灣而發生「太陽花學運」的影響,所謂「第三勢力」政黨乘機蠡起,紛紛出來爭奪「立委」議席,從而形成了魚龍混雜,泥沙俱下的局面,與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在李登輝、宋楚瑜主導下,「黑金」勢力紛紛以參選「立委」、「國代」來自我漂白的情況相比,不遑多讓。
  這當中,自稱為「政二代」的張承中的投機表演,卻是另一種類型或現象。本來,他沒有打算淌「立委」選舉這趟「渾水」,但在朱立倫、郝龍斌遊說後,盡管並未答應以國民黨身份挑戰民進黨籍「立委」姚文智,卻畢竟是讓他動了「凡心」,並反而在民進黨、親民黨挑唆下,調轉槍口,前日突然宣佈在台北市第七選區(信義、南松山)參選「立委」,挑戰國民黨的費鴻泰。
  張承中確實是「政二代」,他的父親張世良,長期受到國民黨培養,在第一屆「增額立委」選舉開始,就由國民黨提名參選並當選,其後新黨成立,作為深藍外省的張世良,則身披黃袍參選「立委」。出身於深藍家庭的張承中,應是繼承父親衣缽,代表國民黨或是新黨,才符合政治倫理。但國民黨徵召他,他卻以「立委」選舉是「人格毀滅戰」為由推拒;而民進黨挑唆他後,他卻是以「為做事而參選」的理由,去參選「立委」,要把在信義、松山選區經營了三屆的國民黨「立委」費鴻泰「拉下馬」了。
  今年四十二歲的張承中,具有美國西北大學法律研究所碩士、台灣大學法律學研究所碩士(公法組)的學歷,現職律師,也是璞園建築籃球隊領隊、陽光社會福利基金會董事 。其父親張世良曾代表國民黨和新黨當選過四屆「立委」,現為海峽兩岸合作發展基金會董事長、財團法人彰化縣八卦山大佛風景協會董事長。二零一零年,張承中的未婚妻任家萱(Selina)在大陸拍戲意外遭火吻,返台後在林口長庚醫院住院治療達三個多月,當時他幾乎每天下班就陪在Selina身邊,這也促成他日後加入陽光基金會主因,持續關懷燒燙傷病友。而張承中對未婚妻不離不棄的好男人印象,更是深植人心。
  但論知名度,張承中遠不如其妻子Selina(兩人二零一一年結婚)。因此,在有關三個多月前國民黨遊說他參選「立委」,及今次他在民進黨「選對會」召集人蘇嘉全、民進黨台北市黨部主委黃承國等人遊說下,決定調轉槍口以無黨籍身份挑戰國民黨「立委」費鴻泰(民進黨不提名,並全力支持他),媒體都是以「Selina老公」來稱呼他,這更導致有不少人質疑,他是憑藉Selina的名氣參選「立委」。實際上,距離選舉只有四個月,他也未留在該選區經營過選民服務,單憑他自己,沒有任何政黨作後盾,要當選的機會幾乎是「零」。因此,有網友虐笑曰:如果你沒有娶那個老婆,誰認識你?!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9-15 05:14:0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