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民進黨全代會不處理凍結台獨黨綱提案?

  民進黨昨日召開第十六屆第四十四次中常會,通過將於本月十九日在桃園市平鎮區舉行的民進黨第十六屆第二次「全代會」的宣告《點亮台灣》及議程的草案。隨後,蔡英文主席偕同全體中常委召開「全代會暨民進黨二十九年週年紀念活動」記者會,為活動揭開序幕。她指出,今年的黨慶活動將在桃園的中壢舉行;同一天主體為「點亮台灣」的全代會活動,也將在平鎮舉辦。今年的全代會和黨慶,為了節約人力和資源,以簡單、隆重為原則,把兩個合併在一起。有意思的是,有記者詢問,二零一二年的「總統」大選,蔡英文在桃竹苗地區大輸對手馬英九四十萬票,光是桃園市就輸了近二十萬票,今年全代會及創黨活動選在桃園舉行是否是出於此原因?蔡英文則一臉不高興地回應說,「你怎麼要老是提醒我這件事情呢?」
  值得注意的是,從兩項活動的時程、地點安排看,全代會是於下午二時在桃園市圖書館平鎮分館召開,緊接著四時在桃園市中壢中正公園舉行黨慶活動。雖然兩地相距得不太遠,但畢竟是兩個不同的市轄行政區,轉場也需要一些時間,因而估計全代會的全程只有一個半小時左右。而按照以往規例,全代會的議程由包括「向黨旗致敬」,主席致詞在內的「開幕式」,及通過會議議程、確認上次會議記錄、通過大會議事規則、黨務工作報告、討論事項、通過大會宣言、臨時提案、選舉等在內的「大會」兩部分組成。其中的「討論事項」是核心議程,包括提請通過仲裁委員和廉政委員聘請案、提請通過年度中央及地方黨部預決算案、提請通過上次全代會交付研擬案、中執會提案、黨章修正提案、黨綱及決議文相關提案、黨內規章修正提案、其他提案等。但由於今次會議的時間只有一個半小時左右,搞完必不可少的「開幕式」等議程,並將會安排「總統」參選人蔡英文、一眾「立委」參選人及黨籍縣市長上台高呼口號,留給討論各種提案的時間已經是幾乎沒有,實際上最近一次中執會也未聽說通過將會向全代會提請的提案;而按照黨章規定,黨章黨綱修正案必須在全代會召開前一個月提交,倘使由黨代表提交必須有二十名黨代表連署,但近一個月來並沒有聽說有黨代表連署諸如「凍結台獨黨綱」之類的提案,因而很可能今次全代會的「討論事項」議程,很可能是「平淡如水」,甚至將會是民進黨創黨以來最草率的一次全代會。
  實際上,按照《民主進步黨黨章》規定,黨的全國代表大會的職權之一,是「受理及議決提案」,「經全國黨員代表大會就國家重大政策所做之決議文、競選綱領,視為本黨綱領之一部份」。而按民進黨的內部規章規定,「決議文」草案既可由中央執行委員會提出,也可由黨代表連署提出。但過去民進黨全代會通過的幾個「決議文」,包括《台灣前途決議文》、《開創台灣經濟新局決議文》、《族群多元國家一體決議文》、《正常國家決議文》、《台灣新世代社會經濟決議文》等,都是由中執會提案;而首次由黨代表連署提案的《台海人權決議文》草案,卻被大會主席蘇貞昌以「受會場租用時間限制,來不及討論」為由,裁示交由中執會討論,但中執會一直將之束之高閣,從未予以討論,而在去年七月二十日舉行的第十六屆一次全代會,雖然也有四十名黨代表連署提交「凍結台獨黨綱」提案,當然更有黨代表與之「對著幹」,連署提交「明確台獨時間表」提案,還有黨代表連署提交看似在上述兩者「中間落墨」的「台海發展決議文」,但都被大會主席蔡英文以時間不夠,距離大會結束只剩下十五分鐘為由,甚至還使出嘟嘴、撒嬌伎倆,最後在她強勢主導之下,僅只是在六分鐘內,就在連議事處還沒有朗讀提案內容的情況下,要求黨代表們以鼓掌通過,將這幾個敏感提案全部交付中執會研議。當然,她還是忘不了補充一句,「我們在中執會處理完之後,不排除再召開黨代表大會來做後續處理。」讓提交提案的黨代表無話可說。然而,正如當時筆者所預料,「凍結台獨黨綱」提案即使是在交付中執會後,也還是將會被「冷處理」,不會提交給下一次「全代會」討論,更不會專門為其召開一次「全代會」或「臨全會」。
  實際上,在今次全代會前夕,不但是中執會沒有討論上述提案,而且連曾經連署「凍結台獨黨綱」提案的四十名黨代表,以及在前一年也曾提出「凍結台獨黨綱」建議的當然黨代表柯建銘,沒有就此議題再次「哼聲」。由此看來,所謂「凍結台獨黨綱」,只不過是一個為了選舉而製造的工具,是當時針對民進黨及尤其是蔡英文的選情「差在最後一里路」的情勢而「度身定做」。何況,當時固然是有一些黨代表主張凍結「台獨黨綱」,但也有不少「獨派」大佬強烈反對,游錫堃就聲稱民進黨倘通過此提案,就與國民黨沒有什麼區別了。這也正是蔡英文「凍結」「凍結台獨黨綱」的主要原因,避免引發黨內矛盾爭論。現在蔡英文的選情暢順,可以說是「躺著選也可當選」,柯文哲甚至說除非是「彗星撞地球」,否則都將會實現政黨輪替。既然如此,又何必「自尋煩惱」?因此,中執會一直將之高閣,而當初的提案黨代表也偃旗息鼓。
  不過,在蔡英文當選並就任「總統」後,由於兩岸兩會協商停擺,影響蔡英文的「政績」,不排除又會有黨代表提出「凍結台獨黨綱」的提案。但其實,即使是能夠通過「凍結台獨黨綱提案」,仍不足夠,因為海峽兩會協商的政治基礎是「九二共識」。當然,凍結了「台獨黨綱」,民共關係將不會那麼緊張,而且可能會在一些非政治性的領域,出現低層次的民共交流活動。
  蔡英文拒絕主導通過「凍結台獨黨綱」的另一個理由,是指按照「後法優於前法」的法理原則,《台灣前途決議文》已經取代了「台獨黨綱」。這就顯示,作為法律學者的蔡英文,其實已經陷入盲區。實際上,如果民進黨不是在二零零七年在游錫堃主導下通過了《正常國家決議文》,蔡英文此語還是有一定道理的。但問題是,正是因為「後法優於前法」,《正常國家決議文》又已經取代了《台灣前途決議文》。而《正常國家決議文》的內容,「獨性」絲毫不低於「台獨黨綱」,,聲稱「應以台灣的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早日完成制定新憲法」,並聲稱「在適當的時機舉行公投」,從而將「公投」與「制憲」和「入聯」連接在一起,目標就是要「彰顯台灣為主權獨立國家」。既此,蔡英文的「維持現狀」,只能是癡人說夢。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9-17 04:59:4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