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寄望全代會凍結台獨黨綱是一個美麗幻想

   民進黨將於今日下午在桃園市平鎮區圖書分館舉行第十六屆全代會第二次會議。由於在去年七月二十日的第十六屆全代會第一次會議上,大會主席蔡英文以「時間不夠」為由,將四十名黨代表提交的「凍結台獨黨綱」提案交付中執會處理,蔡英文當時此舉,被形容為「凍結」「凍結台獨黨綱」。而按照政治規矩,中執會應當在下一次全代會召開之前,完成對此提案的處理程式,決定是否以中執會的名義,向全代會提案,因而許多關心民進黨兩岸政策走向的人士,都在關注,今日的全代會是否將會審議表決「凍結台獨黨綱」提案。大多數政治觀察者都認為,全代會將不會處理「凍結台獨黨綱」,但昨日仍有媒體對此表達樂觀態度,認為全代會將會討論把「凍結台獨黨綱」提案拿出來討論,只是擔心能否獲得通過,還引述了兩岸學者的期待。而從種種跡象看,這個意願只不過是一個美麗的幻想而已。
  其實,在去年全代會蔡英文以技術手段「凍結」「凍結台獨黨綱」提案時,筆者就已預料,「凍結台獨黨綱」提案即使是在交付中執會後,也還是將會被「冷處理」,不會提交給下一次「全代會」討論,更不會專門為其召開一次「全代會」或「臨全會」。
  實際上,據筆者多年在民進黨全代會現場觀察,凡是黨中央提案的議案,都極為輕易地過關;而由黨代表連署提案的議題,則除了個別個案之外,不是被無情地擋下,就是遭到「冷凍」,即使是提案者的知名度和社會政治地位很高,也無法逃出這個「厄運」。比如,在前年五月二十五日舉行的第十五屆第二次全代會上,凡是由中執會提案的議案,基本上是不用「數人頭」舉手錶決,而只是以鼓掌方式,就均告獲得通過。而由黨代表連署提交的提案,即使領銜連署的黨代表的知名度和社會政治地位很高,如由林佳龍所提《黨章》增列「各農田水利會會長為全代會當然黨代表案,游錫堃所提得設立以立委選區為範圍的區黨部案,趙天麟所提提早佈局明年度各縣市農田水利會會長案,許添財所提本党成立「修憲委員會」案,鄭麗君等中生代立委連署的「台海人權決議文」案,阮昭雄所提召開大型「黨改造會議案」,高天鵬等中生代黨代表連署的舉行「中國政策辯論」案等,除林佳龍所提農田水利會會長為當然黨代表一案獲得通過外,其餘各案要不就是輕易被否決,連前主席游錫堃所提的提案也「冇面俾」;要不就以受時間限制,來不及討論的理由,安排由中執會處理。 
  而這個「凍結台獨黨綱」提案的提交,就像反對該提案的黨內實權派所指的那樣,「不符合天時地利」。「天時地利」,當然是指現在台灣地區的政治大環境對蔡英文和民進黨頗為有利,勝選的機率甚高,無須調整黨的兩岸政策,就「躺著選也可當選」,因而「凍結台獨黨綱」是「多此一舉」。何況,當時也有「獨派」黨代表為了「反制」「凍結台獨黨綱」,也連署提交了「明確台獨時間表」提案,另有「中間派」黨代表提交了「和稀泥」的「台海發展決議文」提案。按道理全代會倘審議「凍結台獨黨綱」提案,這兩個提案也應當「一視同仁」地拿出來討論。這就勢必會在「凍結台獨黨綱」與「明確台獨時間表」兩個「火星碰地球」提案間發生激烈爭論。而以「模糊性格」著稱的蔡英文,根本不願更沒有能力處理這種爭端。何況,今日全代會的時間更短,更是來不及討論審議。
  何況,「凍結台獨黨綱」提案更是缺乏「人和」。這是因為,這個提案的熱心推動者以至是起草人,如民進黨前中常委兼「立」委陳昭南、前「立委」郭正亮、《美麗島電子報》副董事長吳子嘉及陸委會前副主委童振源等,在民進黨內外以至是海峽兩岸的知名度都很高,而且多數也曾當過黨代表,但現在都不是黨代表,不具向全代會提交提案的權利。因而只能是在自己起草提案文字後,交由贊同該提案的黨代表連署。但參與連署的黨代表,除個別者如中評委許錦構等之外,並不具較高的知名度和社會政治地位,就連領銜連署的陳冠谷和易錦隆,也只不過一個是民進黨台南市黨部秘書,另一個是民進黨籍台中市大甲鎮鎮民代表,還曾因違紀參選台中市議員而差點被台中市黨部除名。在連黨內「大中咖」提交,議題並非十分敏感的提案,尚且遭到壓抑的情況下,由黨內「小咖」提交,而且議題極為敏感的提案,獲得全代會青睞的機率就將會更低。
  其實,在幕後推動該提案的陳昭南,已不是第一次針對「台獨黨綱」進行操作。早在二零零零年民進黨剛實現政黨輪替之時,他就以民進黨中常委兼「立委」,及當然黨代表的身份,提交了「廢除台獨黨綱」的提案。這是當年民進黨內涉及兩岸關係的兩大議題之一,另一議題是剛當選民進黨主席而尚未就職的謝長廷,接到對岸廈門市長朱亞衍的邀請,擬以高雄市長的身份登陸前往訪問。但兩個議題都被陳水扁擋了下來。陳水扁阻擋謝長廷訪陸,除了是受當時時空環境所限之外,更是與謝長廷懷有「瑜亮心結」的陳水扁,提心自己訪陸的「頭啖湯」被謝長廷搶喝。而「廢除台獨黨綱」提案,則是陳水扁受到黨內「獨派」的強大壓力,而與當時的民進黨主席林義雄聯手擋了下來,迫使陳昭南在全代會召開前一天,宣佈撤案。因此,陳昭南去年可以說是「捲土重來」,而且在策略上有所調整,只是提「凍結」而非十四年前的「廢除」。
  而陳昭南等人的派系背景,也將是該提案註定難以獲得全代會通過或中執會處理的另一關鍵因素。實際上,陳昭南作為老「美麗島系」的核心成員,並與前主席許信良關係良好,在黨內就已是「孤鳥」一隻。而在十五年前他首次提交「廢除台獨黨綱」提案時,黨內就紛傳,陳昭南是在到澳門與「大陸來人」秘密會晤後,推出此提案的。而陳水扁和林義雄也正是以此作為「理由」之一,強壓他撤案。
  不管怎樣,自去年七月二十日上次全代會決定將「凍結台獨黨綱」提案交付中執會處理後,一年多來,已經召開過四次中執會(按黨章規定中執會最少每三個月召開一次),但從來都沒有聽說曾經討論過「凍結台獨黨綱」等三個提案。既然如此,中執會就不會向今天的全代會,提交對處理「凍結台獨黨綱」等提案的意見,更不會建議大會審議表決這三個提案。
  (發自臺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9-19 05:11:1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