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國民黨以張顯耀取代黃昭順意涵豐富

  就在媒體報導國民黨內懮心,「立委」議席只剩下四十席之際,早已獲國民黨徵召參加高雄市第三選區(左營、楠梓)「立委」選舉(實際上是爭取連任)的黃昭順,昨日突然發佈聲明宣佈退選,震撼政壇。而國民黨中央選舉策略委員會當即建議徵召張顯耀在該選區「補替」參選,並將於今日將黃昭順的廢撤徵召案和張顯耀徵召案一同送交中常會審核。
   此事頗為微妙,因為國民黨在黃昭順宣佈退選後,這麼快就決定由張顯耀「補上」,而且還徵求了馬英九的意見;但僅僅在一年多之前,馬英九以「洩密」為由撤除張顯耀的陸委會副主委和海基會秘書長職務,並操縱輿論影射他說「共諜」,甚至還專門舉行記者會,咬牙切齒地痛斥他是「兩岸害蟲」,現在竟然要兼任國民黨副秘書長的黃昭順「禮讓」,騰出「立委」參選人位置給他。因此,不少人懷疑這是一齣戲,是國民黨中央事先已與黃昭順、張顯耀商定,並以改將黃昭順列為「不分區立委」參選名單,然後才由黃昭順宣佈退選。否則,以國民黨的「效率」,不可能在黃昭順剛宣佈退選,就能夠情商到剛被馬政府痛打得滿身傷痕的張顯耀「補替」。
  其實,已經是高雄市左營「七連霸立委」的黃昭順,早在今年初就已產生倦意,有意放棄連任。按理說,左營區和楠梓區,一個是國民黨軍眷密集之地,一個是工業區,都是國民黨的大票倉,候選人「躺著選也可當選」;而黃昭順本人在當地極有名氣,其父親黃尊秋曾任「監察院長」,現任丈夫王崇儀為「行政院海岸巡防署署長」,為何卻會怯戰棄選?
  因為黃昭順這次遭逢強敵,民進黨推出曾任「行政院秘書長」、「行政院政務委員」、「總統府」副秘書長、「國家安全會議」副秘書長、「行政院」南部聯合服務中心主任、高雄市政府副市長等要職,實力堅強的「新潮流系」女將劉世芳,到高雄市第三選區挑戰黃昭順,以圖實現高雄市「立委一片綠」。
    實際上,目前在高雄市的五個「立委」議席中,國民黨擁有兩席。其中一席就是黃昭順,另一席是第五選區(前鎮、小港),本是民進黨的大票倉,只不過是因為陳水扁之子陳致中違反黨紀,堅持要在此參選,而造成與民進黨提名爭取連任的郭玫成「鷸蚌相爭」,才讓林正國僥倖當選。而今次陳致中決定不選,民進黨已經提名賴瑞隆挑戰林正國,估計民進黨將能收復失地。後來,民進黨經過黨內初選,由極具實力的劉世芳征戰「艱困選區」第三選區,其「全面綠化」高雄市的意圖昭然若揭。因此,保住國民黨在高雄市最後一席「立委」的重擔,就壓在黃昭順的肩上。黃昭順可能是擔心成為「歷史罪人」,而心生退意。
  對此,國民黨中央了然於胸,因而一直在思考反制之計。而也曾在高雄市參選「立委」並當選的張顯耀,就被納入高層的視線。實際上,張顯耀於二零零四年十二月由親民黨提名,在高雄市當選第六屆「立委」;二零零八年一月的第七屆「立委」選舉,由於首次採用「單一選區兩票制」的新選制,除民進黨和國民黨外的小黨被嚴重泡沫化,在國親兩党達成「國親聯盟」共識下,國民黨在「不分區立委」名單共釋出四席予親民黨優秀人選,其中三席在安全名單之中,張顯耀是為其一。張顯耀的政治立場,反「台獨」旗幟鮮明,而且對「立法院」的運作情況及政治生態極為熟悉。除了是積極推動修訂《兩岸關係條例》,兩岸台商包機直航等之外,也反對「軍購」。國民黨徵召他替代黃昭順,是一個適當的人選,不但將能擊潰劉世芳的進攻,而且在蔡英文將能當選「總統」,而民進黨的「立委」議席也將大增的情況下,也將能在「立法院」發揮最大戰力。
    除了是這個「功能性」的考量之外,在張顯耀曾被打成「共諜」,鬧出那麼一場政治風波的情況下,國民黨仍然「兀突」地挑選張顯耀征戰「立委」選舉,顯然是還有著其他的重大政治意圖。
  其一、反映了馬英九的態度,眾所周知,去年六月,馬政府「揭發」張顯耀「洩密」,撤銷其陸委會特任副主委及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職務,還暗示他是「共諜」,馬英九還親自召開記者會,痛斥他是「兩岸害蟲」,一時搞得滿天神佛,滿城風雨。但後來檢察機關認為證據不足,決定不予起訴,對馬英九來說是「打臉」。
  此事件不但嚴重挫傷馬政府的管治權威及國際形象,而且更是極大地傷害大陸涉台系統的感情,並開始令北京對馬英九極為失望,及產生不信任感。倘再加上馬英九和 國民黨中央反對連戰參加抗日戰爭勝利七十週年閱兵觀禮,並不顧習近平釋出「兩岸共寫抗戰史」的好意,大肆攻擊中共的抗戰史觀,使得國共關係陷入低谷。或 許,在「二零一六」大選選情對國民黨極為不利的殘酷現實之下,馬英九對此亦有所反思,因而沒有阻攔國民黨中央徵召張顯耀,就是一個向北京示好的「肢體語言」。
  當然,對張顯耀本人而言,或許馬英九在冷靜下來後,也有後悔之意,並以此方式為張顯耀「平反」。即 使不是後悔「整錯」張顯耀本人,也是後悔因為「整錯」張顯耀,而導致國共兩黨的政治互信受到挫傷,並因此而令兩岸交流及協商的勢頭受阻,讓馬英九無法在餘 下任期內實現既定的計劃。更令馬英九頓足的是,最近北京在某些涉台事務上,如正式發放卡式臺胞證等,凸顯「操之於我」,讓馬政府擔心將會失去其唯一的優勢 ——兩岸關係。因此,借助重用曾經被他打成「兩岸害蟲」的張顯耀,而對北京說聲「對不住,整錯了張顯耀」。
  其二、倘上述分析不符事實,那就顯示,馬英九對掌控國民黨黨務及並比「二零一六」選情,已是力不從心。因為據說國民黨徵召張顯耀的安排,國民黨中央事前詢問了馬英九的意見,馬英九在選情危急之下,也就管不了那麼多了,即使是起用他最不喜歡的人,只要能讓國民黨輸少些,也不計較了。
  其三、是國民黨有意籍此改善國親關係。張顯耀是宋楚瑜的愛將,二零零零年輔助宋楚瑜參選「總統」,並參與創立親民黨,出任該黨中央政策中心主任。因而馬政府炮製「張顯耀案」,也是宋楚瑜極不諒解馬英九的原因之一。現在無論是洪秀柱的「總統」選情,還是國民黨的「立委」選情,都受到宋楚瑜和親民黨的制肘影響。因此,此舉可以被視為馬英九至少是國民黨向宋楚瑜釋出善意,並探討國親合作以至是「洪宋配」的可能。
    倘果如此,馬英九就應做好事做到底,設法也改善與王金平的關係,從而扭轉選情,讓國民黨得以永續發展。
  (發自臺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9-23 05:08:2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