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現在國民黨果然是「無」主席

  民進黨當局昨日奉蔡英文指令,「橫柴入灶」,強行逐條通過《反滲透法》。蔡英文簽署頒布生效後,台灣地區將重回不稱戒嚴的戒嚴時代,而且更糟的是,「戒嚴」時還有「警總」作為「執法」單位,而《反滲透法》卻並未有訂明執行機構,亦即任何機構都可以執行《反滲透法》,將會誘導各機構為了搏表現,禾雀亂飛,製造冤假錯案。盡管說,還要經過法院審判,未必全可定罪,但是只要看剛逝世的原中央社記者郭玫蘭,在遭調查局以「共諜罪」拘捕後,經檢察署偵訊發現是烏龍一場,因而以免起訴釋放。但她卻背負了「惡名」,不但回不了「中央社」,而且也找不到媒體工作,導致生活很慘,最後無聲無息地貧病而逝。當然,蔡英文要下令強行通過《反滲透法》,核心動機是要禁錮兩岸交流,阻止兩岸融合,摧毀和平統一前景,反而是讓「獨派」可以為所欲為,與境外勢力勾結並充當其代理人。
  國民黨和親民黨黨團說,在蔡英文簽署頒布《反滲透法》後,將會以《反滲透法》規範定義模糊不明,並藉此科予人民刑罰制裁,違反「罪刑法定原則」、「法律明確性原則」及「比例原則」,已嚴重侵害憲法保障人民集會結社自由、財產權及參政權等權利,產生牴觸憲法與適用上之疑義等為由,聲請「司法院大法官」解釋。這是最後的救濟方式,但前景可能並不樂觀。因為現有的十五名「大法官」,有十一名是由蔡英文提名的,而且其政治背景原本就偏綠,因而他們即使是在私下也認為《反滲透法》的法理欠妥,但為個人的政治前景計,在進行「釋憲」作業時必會悖忤自己的法學素養及良心。
  《反滲透法》的能夠獲得通過,固然是民進黨黨團依仗佔有議席優勢,還有時代力量側援,即使是國民黨和親民黨全體「立委」,在逐條表決時都投下反對派,也難以阻擋。但起碼要有所表現進行阻攔,如充分利用發言時間進行駁斥,及投下反對票,讓《立法院公報》刊登的《反滲透法》議事表決記錄展現仍然有眾多的反對票。但實情並非如此,倒是親民黨的三名「立委」,連同一名無黨聯盟的「立委」堅守崗位,每個條文都投下了反對票,因而只有四張反對派。而國民黨黨團卻做出「抗議不杯葛」的決策,因而其總數三十五名的「立委」,不但是放棄了發言權,而且多數也放棄了投票權,其中王金平始終未曾在昨日的議場露臉,另外也有一些國民黨「立委」不是未到場,就是簽到後離場,只剩下十八名「立委」在議場內,但卻沒有參加投票,只是戴上寫有「抗議」字樣的黑色口罩,坐在台前拉布條抗議。由於未按表決器,等於是缺席,連電子展示板也顯示只有四票反對,另有零票棄權,卻有六十八票贊成。這等於「以壓倒票數」通過《反滲透法》。甚至在表決最後幾個條文時,在場的國民黨「立委」也陸續離開,最後只剩下黨團總召曾銘宗、「立委」賴士葆、費鴻泰及許淑華等人在場堅守,但也仍是不參加投票。 
  國民黨「立委」的做法,連被他們諷刺為「橘子綠了」的親民黨「立委」都不如。其實,國民黨對《反滲透法》一直軟弱認「慫」,雖然口頭上列舉《反滲透法》的許多弊端,但卻又聲稱不是反對《反滲透法》,只是不滿立法過程倉促,不符通常的立法程序而已。而在關鍵的「三讀」表決時,也是口頭抗議,卻未見任何實質性的反制行動如投下反對票等。這在表面上,是因為即使是投下反對票也阻擋不了通過,似乎有其道理,但實質上卻是自私自利的行為,因為擔心採取激烈的反對行為,即使是平和的投下反對票,都擔心會被民進黨「抹紅」,尤其是同選區的民進黨對手攻擊為「中共同路人」,而影響自己的選情,因而只是採取象徵式的消極抗議作為。那些選情緊張的「區域立委」,及沒有繼續獲得提名的「不分區立委」如王金平,更是索性不到場——《反滲透法》獲得通過,關我鳥事!
  本來,一直擔心會成為「落選頭」,圓不了「立法院長」夢的吳敦義,應當下達強硬命令,甚至在「立法院」附近督戰。但他在整個討論《反滲透法》的過程中,卻是不出聲,這真讓人納悶。唯一的解釋,是他並不擔心「落選頭」,因為他仍可以黨主席的特權進行交易,勸說當選的「不分區立委」辭職,而讓他順位遞補,仍可當選「立委」。不過,國民黨議席可能未能過半,要當選「立法院長」,仍有困難,除非是聯手其他政黨。但可能獲得議席(包括「區域立委」或「不分區立委」)的台灣民眾黨、時代力量,是否會支持他?
  其實,吳敦義是私心自用,為了達成自己的政治仕途,不按牌理出牌。除了是推出「奇奇怪怪的初選」,導致國民黨離心之外,還提出一條也是「奇奇怪怪」的不成文規例,韓國瑜的選戰由韓國瑜自己負責,他作為黨主席,只負責「立委」選舉部份。這是從未來未有過的情況,二零零八年「總統」大選,黨主席吳伯雄就義無反顧地統綰馬英九的選戰。
  當時還以為,吳敦義這是為了催谷「立委」選情,以利於自己當選,及國民黨議席過半,從而利於自己當選「立法院長」。而從近來事態看,還有更深一層的「留後路」思考,就是萬一韓國瑜選情欠佳而落選,他就可以不須為「總統」選情負責任的理由,拒絕按照慣例辭去國民黨主席。但是,國民黨內仍然有不少人會稱吳敦義為「無主席」,亦即國民黨沒有黨主席。
  因此,當傳出國民黨「立委」將向「司法院大法官」提出「釋憲」聲請的消息時,民眾黨主席、台北市長柯文哲,就對忍不住嘲諷表示,有這種反對黨,不是丟水球,就是「釋憲」,有夠丟臉的,不管是文鬥,還是武鬥,總是要有個樣子,國民黨要去「釋憲」?他們乾脆下跪投降就好了啊。
  其實,柯文哲這是心中暗爽,這個態勢將「有利於吾黨乎」?實際上,國民黨的「認慫」表現,將讓「討厭民進黨」並希望能有在野黨進行制衡的選民,在投政黨票時,不將制衡執政黨的希望寄托在國民黨的身上,而轉投小黨,首要對象就是不與民進黨「同路」的民眾黨,由其在「立法院」對民進黨發揮制衡作用。因此,台灣民眾黨可能得益,政黨票的得票率可能達致百分之十,獲得分配五至六個「不分區立法」議席。而且柯文哲在四年後可以直接由民眾黨提名參選「總統」,而無需循公民連署途徑。另外,民眾黨每年還可領取約四、五千萬元的政黨選舉補助金,作為黨務活動經費。
  民進黨並沒有因此而得益。部分泛綠以至「獨派」選民,也將不滿民進黨重蹈當年國民黨「獨裁」管治的覆轍,希望能有制衡力量。因此,民進黨的部分政黨票將會流向給時代力量、「喜樂島聯盟」及「一邊一國行動黨」等泛綠小黨。這也是「喜樂島聯盟」出面批評《反滲透法》的原因,為的是要將民進黨流失的政黨票,流到自家票盤。正因為如此,曾聲稱「政黨票投給們小黨等於浪費選票」的民進黨秘書長羅文嘉,昨日驚呼民進黨的「不分區立委議席將達不到十四席,只有十二席。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20-01-01 03:31:3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