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為何台灣朝野都在高度關注習近平訪美?

  國家主席習近平正在訪問美國,即將與奧巴馬總統進行世紀性的會晤,還將訪問聯合國,出席聯合國成立七十週年的紀念活動。習近平主席的這兩項重要外事活動,均引發台灣朝野高度關注,因為他們都認為,台灣問題將是習奧會的重要內容之一,而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也將會被習近平再次提起,這均觸動到台灣朝野高度敏感的神經。因此據說,「外交部」全天候「監視」習近平在美國及聯合國的行程,而民進黨也有專人「跟蹤」。當然,兩者由於其在台灣地區的所在地位及未來政治前景,所關注的方向及內容並不一樣,前者是擔心會有「第四公報」,後者則憂慮中國「經美制台」,或是「中美共管台灣」,並影響其選情。
  這並不出奇。台灣問題是中美關係中最重要、最敏感的核心問題。指導中美關係的三個「中美聯合公報」,核心都是臺灣問題。「一個中國」政策是中美關係的政治基礎,即使兩國關係經過了三十多年的發展,後冷戰時期出現了許多新的情況,但這一點沒有改變。作為新興大國與守成大國,中美兩國發展新型大國關係,表明雙方選擇了不對抗的立場。同時,中美之間正在形成新的重大共同利益,雖然美國仍將繼續在臺灣問題上施加影響,臺灣問題對中美關係的幹擾也將繼續存在,但總體來看其影響將逐漸減弱,其對中美發展新型大國關係的幹擾是有限的、可控的。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也為此提供了基礎。
  必須肯定的是,美國是是承認並堅守一個中國政策的,也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因而它是反對法理「台獨」的,不支持臺灣「獨立」也是真的。因為法理「台獨」不但破壞台海地區的和平與穩定,而且危及亞太地區的和平,不符合美國的戰略利益。但與此同時,美國也不願看到兩岸的統一,即使是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大勢所趨,最終還是要實現統一,美國也希望是得到台灣民眾的同意,而且美國也需要對此有「知情權」,因而它強調「反對任何一方單方片面改變台灣現狀」。因而可以說,美國希望兩岸之間最好是「維持現狀,不統不獨」。
  美國的這種政治立場,符合國民黨和馬政府的政治利益,因而他們並不擔心習奧會將會對其有所不利,並公開表達了「免驚」的態度。不過,馬政府仍然在高度關注,這次習奧會是否會簽署第四份「中美聯合公報」。筆者在臺北的這幾天,接觸到一些對馬政府具影響力的泛藍陣營學者,他們對此有著不同的揣測或理由。有的是認為中國不滿美國並沒有認真執行「八一七公報」,繼續向台灣售武,因而必須以「第四公報」予以制止。有的則從敬仰習近平的角度,認為三個「中美聯合公報」分別是毛澤東、鄧小平的產物,作為毛澤東、鄧小平之後中共的又一位偉人,習近平也應當在中美關係史上留下一個諸如「聯合公報」之類的標誌物,即使不是現在,在其任期內也應當要有。
  不過,從種種跡象看,即使是在習近平的任期內必須要有一個「中美聯合公報」,也不會是在此次習奧會中實現。一方面,倘是有此計劃,早就被美國政壇及媒體炒賣得沸沸揚揚,但直到習近平主席訪美之前,這個議題卻是波瀾不興;另一方面,奧巴馬的任期即將屆滿,要弄也來不及了。
  其實,此前在陳水扁當政時期,由於他挑戰中美兩國對台灣問題的底線,華府確實是神經高度緊張,因而曾經一度瘋傳中美兩國將簽署「第四公報」,但後來卻始終是「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現在的台海局勢較為平穩,就更不可能會有「第四公報」。不過,在蔡英文「黃袍加身」後,倘「獨派」沉渣泛起,並在蔡英文的縱容下猖獗活動,那又當別論。
  當然,在目前階段,只要美國能執行好三個公報,尤其是「八一七公報」,就已足夠。實際上,美國在「八一七公報」中承諾,「它無意侵犯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無意干涉中國的內政,也無意執行『兩個中國』和『一中一台』的政策。」還進一步聲明「它不尋求執行一項長期向臺灣出售武器的政策,它向臺灣出售的武器在性能與數量上將不超過中美建交後近幾年來供應的水準。它準備逐步減少對臺灣的武器出售,並經過一段時間導致最後的解決。」
  應當說,美國政府還是基本信守承諾的。問題是在國會中有一些所謂「友台議員」成立了甚麼「友台小組」,收受了軍火商的政治獻金後,利用其提案權或質詢權,向華府施加壓力,而華府為了施政不受國會制肘,有時也不得不虛與周旋。實際上,在此問題上,華府是頗為矛盾的。一方面,由於軍火商也是總統在大選中的大金主,他必須保護軍火商的利益,希望能繼續向台灣出售武器。另一方面,又擔心售給台灣的先進武器,會透過各種途徑落在中共的手中。
  在馬英九當政時期,由於馬英九承認一個中國原則,並奉行「外交休兵」政策,因而在美國軍售問題上,儘管北京仍然「例行公事」式地進行抗議,但也是表態高於實質居多。但明年初倘果然發生政黨輪替,可能比較對美國對台軍售的態度,就將會是「來真的」了。這也正是民進黨對習近平這次訪美的觀察點之一,擔心習近平會針對台灣的未來政治變局,提前向美國「打預防針」。
  民進黨會有此擔憂,並非是杞人憂天。因為在陳水扁當政期間,美國高調介入壓制陳水扁的分裂行為的往事,他們仍記憶猶新,甚至是「心有餘悸」。
  誠然,屆時倘果如此,也是應有之義。不過,以民進黨人以選舉為主軸的狹隘思維方式,難以仰望到中美關係的戰略制高點。實際上,隨著近年來中國崛起,在國際事務上「話事權」的「含金量」大增,美國不得不有求於中國,希望中國能夠幫上忙,在聯合國中至少不要投反對票,那怕是棄權也好。在此情況下,中美關係中的台灣因素的重要性,也就逐漸遞減。美國當然會在台灣問題上,少惹麻煩。否則,就是因小失大。
  習近平更何嘗不是如此?他從小在中南海長大,毛澤東、周恩來等元老縱橫捭闔的政治藝術,抓住主要矛盾的辯證法手段,早就耳濡目染。所謂「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吟來也會偷」,他當然已經深得個中三昧。因此,他將更注重中美兩國在國際事務中的既競爭也合作,共同主導世界潮流。倘主要矛盾獲得順利解決,諸如台灣事務這樣的次要矛盾,也就順道迎刃而解了。民進黨人的「燕雀」之輩,又安知鴻鵠之志哉!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9-25 05:03:4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