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連勝選民進黨也有人要辭職

  昨日周三,民進黨和國民黨分別舉行二零二零年大選後的第一次中常會。國民黨方面固然是吳敦義必然要為敗選負責而辭黨主席職,但意想不到的是,勝選的民進黨卻也遇到同樣的問題,雖然卓榮泰向蔡英文交出黨主席的詢問被勸回,但秘書長羅文嘉、副秘書長林飛帆卻提出辭職,因而就連出席會議對中常委也感到莫明其妙。
  國民黨這邊,本來曾經有人擔心,大批「韓粉」會包圍黨中央所在的大樓進行抗議,但並沒有發生,算是可以鬆一口氣。但昨日還是有小量的「反吳」和「挺吳」的群眾,聚集在國民黨總部所在的大樓的門外,雖然互嗆,但畢竟沒有暴力衝突,更沒有發生人們預估的包圍黨中央事件發生。不過,曾經戀棧的吳敦義,眼看自己「大勢已去」,就連「挺吳」中常委也強力地要求他當即辭職,不要幻想還可採取「拖字訣」,「請辭待命」。這就迫使眾矢之的的吳敦義提出請辭案並經中常委通過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會場。留在會場的中常委們,卻又臨時起意,召開臨時中常會,推舉代理黨主席。由於原定的曾銘宗不具中常委資格,按規定不能代理黨主席,因而中常委們互推林榮德為代理黨主席,並通過聘請曾銘宗為代理秘書長。
  林榮德並非是職業政客,只是大陸台商代表,不熟悉黨務,而且更重要的是,他要打理在大陸的業務,不能長期待在台灣,因而實質的黨務工作,仍然是掌握在曾銘宗的手中。
  中常委們之所以會互推在台灣政壇上知名度不高的林榮德為代理黨主席,一方面是他沒有明顯的派系背景(曾經是老連系,但該派系已經式微),因而是黨內各派系都可以接受的人;二來在國民黨黨產遭到凍結後,黨主席負有每月籌措三千多萬元黨務運作經費的任務,其他中常委在這方面的能力不強,而林榮德是大陸全國台灣同胞投資企業聯誼會常務副會長,不但是自己的企業可以支持,而且也可以發動大陸台商以不抵觸所謂《反滲透法》規定的方式籌款。反正,代理黨主席就只有三個月的任期,可以應付得過去。
  國民黨在這次大選中,獲得四百七十二萬三千五百零四張政黨票,每年可以領取二億三千六百一十七萬五千二百元的政黨選舉補助金,平均每月不到二千萬元,不足以蓋銷三千多萬元的黨務運作經費尤其是人事開支,因而無論是代理黨主席還是補選的黨主席,每月籌措經費的任務十分沉重。而且,補選的黨主席的任期,只是執行吳敦義餘下的一年多任期,卻要肩負這麼沉重的負擔,據說將是窒礙一些中壯年參選黨主席的重要原因。
  在民進黨這邊,蔡英文、賴清德昨日親自到民進黨中央黨部,向出席中常會的中常委們表達感謝。本來,黨主席卓榮泰有意向蔡英文交出黨主席,但「總統府」放言要他繼續完成餘下的任期,直到五月十九日,卓榮泰也接受了這個安排,因而昨日的民進黨中常會,在消除這絲「陰影」後,就更是沈浸在勝選的喜悅之中。但詎料秘書長羅文嘉、副秘書長林飛帆竟在事前沒有任何徵兆之下,突然在中常會宣布請辭。由於事出突然,與會中常委們一時轉不過彎,竟然無人接腔對兩人的請辭動出聲慰留或表達看法,現場一片靜默,場面略顯尷尬,事後多位中常委都覺得「莫名其妙、錯愕」,也「感到不解」!有與會中常委明白指出,黨秘書長並不是由黨中常會或中執會任命,而是由黨主席聘任,因此中常委們對羅文嘉的去留,並無置喙餘地,也不關心,如果他自己覺得任務完成了,想離開,跟黨主席卓榮泰報告就好,准駁權在黨主席;另有中常委點出,羅文嘉在會中清楚表示,他還要把善後的工作做完,包括人員歸建及今年度預算編列,及此次選舉的經驗、相關資料等,所以「又不是要馬上走,真不懂他今天特別提出來講的用意是什麼!」
  羅文嘉、林飛帆為何會如此?或許可從以下幾個角度分析。
  其一、是自感仍然努力不夠,因而引咎辭職。倘是如此,其辭職所為就是正面積極的做法。實際上,蔡英文雖然拿下了歷史新高度八百一十七萬票,但民進黨的政黨票卻只有四百八十一萬多票,「區域立委」也只有六百三十三萬多票,雖然達成了「國會過半」之目標,但卻掉了七個議席。很顯然,「討厭民進黨」的氛圍仍然存在,只不過是因為部分選民因為更「討厭韓國瑜,而將「總統票」投給了蔡英文,但卻有百分之二十三點政黨票分別留給了時代力量、台灣基進、綠黨、一邊一國行動黨等泛綠小黨,以及台灣民眾黨。嚴格來說,民進黨選戰操盤手的表現,並非十全十美。因而羅文嘉、林飛帆感到有愧,而提出辭職。
  其二、是因為居功自傲而受不得半點「委屈」,憤而辭職。正如上述,本來昨日民進黨中常會是沉醉於勝選的歡樂氣氛中的,作為選戰重要操盤手的正副秘書長,也在充分享受著中常委們勝選歡樂氣氛中透析著對卓榮泰主席和他倆的彰揚。而蔡英文卻在此時發表講話,聲稱民進黨的「總統」參選人這次得到八百一十七萬票支持,都清楚人民投票給他們有很多原因,有的當然是死忠的支持者,也有很多是對未來懷抱期待的年輕人;當然也有只是不喜歡對手,或是反對「一國兩制」主張的人。選擇投票給他們,這些不同的原因,不能被簡化成人民對執政團隊無條件的支持。蔡英文這番話雖然沒有直接提到民進黨政黨票與蔡英文「總統票」的巨大距離,但「畫公仔唔使畫出腸」,「不能被簡化成人民對執政團隊無條件的支持」,就是對民進黨政黨票的表現不夠亮麗的間接批評。這讓羅文嘉、林飛帆一下子承受不了,因而當場提出辭職。
  其三、可能是個人權謀所為。此前人們就注意到,羅文嘉、林飛帆並非是蔡英文能喜歡的人物,其中羅文嘉曾經是陳水扁「童子軍」,林飛帆的腦袋上刻有「反」字。其實蔡英文是「恨屋及烏」,因為遭受陳水扁「特赦」勒索而不鳥陳水扁,從而將這股情緒轉移到「陳家軍」的身上。而林飛帆則曾經用語尖刻地批評過蔡英文。只不過是卓榮泰邀請羅文嘉出任秘書長、羅文嘉尋覓林飛帆作其副手之時,民進黨正陷於谷底,蔡英文也遭到「獨派」的「逼宮」及賴清德的挑戰,因而剛辭去黨主席的蔡英文對黨務沒有發言權。但現在她「鹹魚翻身」並創下了新紀錄,有權對黨務指指點點了。而且更因陳水扁為「一邊一國行動黨」慘敗而宣布退出政壇,這讓蔡英文出了一口烏氣。因此,就對羅文嘉「單單打打」,而讓羅文嘉預感到,未來在蔡英文主席麾下工作,未必能得心應手,反而可能會窒礙難行。既然如此,就不如提前請辭,避開蔡英文回任黨主席後面臨的尷尬。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20-01-16 03:52:1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