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藍綠政客盡現醜陋眾生相

  在中國國民黨「七人小組」的積極溝通協調,及大陸武漢台商徐正文的熱心聯絡運作之下,二百七十四名台商及其家屬以「春節包機」方式,自費乘坐東方航空公司的班機順利返台。這本來是美事一樁,就連蔡英文也予以好評並表達謝意。但詎料突然風雲變色,因為藍綠各方政客的攪局,而導致後續的班機嘎然停止,九百多名被困在湖北的台北及其已經取得台灣地區居留權的大陸配偶,無法按照原定計劃,在明日之前全部陸續返回台灣。眼看明日就是「春節包機」實施期的最後一天,過了明日之後,他們的返台就必須以「兩岸協商」的方式進行協商了。而在目前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兩岸制度性聯絡機制「停擺」的情況下,他們將返台無期,等於是蔡政府以政治挾持滯留於湖北省的台胞的生命安全和健康。看來,有必要將「春節包機」是實施期限延後,但以運用於接載滯留在湖北的台胞為限。
  這場風波,暴露了藍綠政客的醜陋眾生相。首先,是陸委會以政治化的手段處理人道及人權問題。本來,陸委會是意圖籍著接返滯留在湖北的台胞的機會,促成兩岸「政府與政府」之間的協商,至少也是海峽兩會的協商,甚至是採用「撤僑」的模式,以凸顯兩岸關係是「國與國關係」的。但由於國民黨「七人小組」啟動「國共平台」與中共中央台辦溝通並達成默契共識,武漢台商協會副會長徐正文以「湖北台灣同胞返台後援會」會長的名義對滯鄂台胞進行聯絡,成功將第一批滯鄂台胞接回台灣後,雖然蔡英文予以正面評價並表達謝意,但蘇貞昌和陸委會卻粗暴阻擾後續的幾個「春節包機」航班執飛。儘管其籍口多多,但歸根結底就是陸委會主委陳明通的一句話,不能繞過「公權力」。也就是說,還是要藉此,「挾迫」對岸恢復兩岸協商談判,及恢復馬英九時期陸委會與國台辦的制度性聯絡機制。這是問題的關鍵所在。
  陳明通在台灣大學任教授時,曾經多次到過大陸,並與國台辦官員及涉台學者專家有頻密接觸交流,應當明瞭大陸方面的對台政策。既然如此,他在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背景下,即使是面對滯鄂台胞返台的人道及人權問題,仍然堅持要以「公權力」協商處理,就等於是「不准」這些台胞返台,剝奪他們的基本人權。
  陸委會的阻擾,還體現在「技術」層面上。就是籍口第一批返台人員中,有三人並未在名單上,而且不符合內「臨時出差到大陸、長期用藥、年長年幼者優先」的條件,甚至還透過媒體放風說,「有數十人並非是台灣籍,安排者塞了中國籍配偶、家人,看到名單傻眼!」另外,更是抓住返台台胞中者有一人測出了新型冠狀病毒陽性,來大做文章。
  其實,大陸方面在這批台胞登機前,已經進行過三次測溫。因而其中一名在返抵台灣後才測出陽性者,應是所謂「隱性患者」。這也正是這次疫情的一個重要特點,這能批評大陸方面「故意放行」嗎?台灣方面不也是在機場測溫,但入境過關之後才發病的嗎?難道「衛福署」的工作人員也是「故意放行」?
  從情況看,相關組織工作有些紊亂。一方面,台灣當局根本不可能派出人員前往武漢進行登機的組織工作;另一方面,滯鄂台胞都急於返台,但基於逗留地分散,通訊、交通等條件不便,難以精準到好像正常班級那樣核對,並完全做到「優先者先行」。既然按照國共雙方的默契共識,在二月八日之前,陸續以八個班機將九百多人都接回台灣,即使是「優先者」未能乘搭第一班機,也可乘搭以後的各班班機,也就是相差一兩天的時間而已,爭論誰先隨後其實是並無多大實質意義,尤其是在疫情災難的「兵荒馬亂」時期而言。
  台灣當局曾經以第一批返台者中有數十名非台灣居民大做文章,甚至還說是「偷渡」。但陸委會法政處長蔡志儒昨日在出席疫情指揮中心記者會時澄清,他們都是陸配,多數是跟著先生或帶小孩回來,並也都具有台灣地區的居留證。而且他們本來也在返台調查登記名單中,因而他們本來就可以回來,但回來後必須配合居家檢疫十四天。蔡志儒的這個澄清,是實事求是的,但也反襯了最初的說法,是多麼的不顧事實,甚至悖逆人性。
  「衛福部長」陳時中的表現,更是令人莫名其妙。他在談到第一批返台滯鄂台胞中,有一人被確認為新型肺炎的患者時,竟然多次哽咽落淚。表面上,是「悲心大發」,但不要忘記自己的身份,不是「立委」等民意代表,而是「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的指揮官,主帥在戰場上沒有流淚的權利。實際上昨日就有「立委」批評他此舉是造成人心慌亂。
  國民黨「七人小組」與中台辦達成以「春節包機」的方式接回滯鄂台胞的默契共識後,具體的實務操作,由湖北省和武漢市台辦,及當地台商協會出面進行。徐正文藉著本身也是武漢台商的關係,及熟悉武漢情況的有利條件,以個人身份打出「湖北台灣同胞返台救援會長」的旗號,進行聯絡協調,這是個人的熱心行為,無可厚非,其實更應該表彰。
  但問題是必會混亂,難以做到精準。而且也不排除他也混雜著要為參選國民黨中常委「拉票」的私心。實際上他已經前往國民黨中央領取參選中常委的表格。但他在第一批滯鄂台胞返台後,就忘乎所以起來,發表了一些超逾個人權責的話,讓民進黨當局抓住了「把柄」,大肆批評。而國民黨中央也連忙與他撇清關係,宣布對他實施「停止黨權」的處分。
  看來,徐正文是無法參選中常委了。這除了是他在領表時,沒有按規定遞交相關證明文件,因而被宣布不具參選條件之外,更重要的是他已經被國民黨作出了「停止黨權」的處分。因為既然已失去黨權,就沒有資格參選中常委了。而且在停權期間,也沒有資格在黨主席補選及中常委選舉中,行使投票權利。
  但國民黨中央因此而宣布不再介入此後的以「春節包機」方式接回滯鄂台胞的行動,卻讓人感到莫名其妙。國民黨中央可能以為,其責任只是與中共中央台辦達成相關共識,餘下的具體操作實務,不關其事,實際上國民黨中央昨日就聲稱「七人小組從未干涉包機乘客名單」。在徐正文受到責難的情況下,這豈非是要把接回滯鄂台胞的後續事務的主導權,「拱手相讓」給陸委會,從而讓國共兩黨在此議題上的初心「破功」?
  其實,「七人小組」成員中的大陸事務部主任周繼祥,早在李登輝時期就是海基會的主任秘書,馬英九時期也曾任海基會副董事長兼副秘書長,參與兩會協商實務,並曾在國民黨第一次在野時,將陳明通奉陳水扁之命撰擬的《中華民國第二共和憲法(草案)》送交國台辦「參閱」。既然這麼有人脈關係,是應當而且能夠扛起這個責任的。這不但是為滯鄂台胞的健康福祉,也是其個人展現其才能的最佳時刻。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20-02-07 05:26:0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