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壯哉!吳斯懷將軍無負軍人英武

第十屆「立法會」第一會期昨日正式開議。「行政院長」蘇貞昌率同各部會首長列席進行施政方針及施政報告並備詢,同時也就新冠肺炎(COVID-19)的疫情報告說明,這也是「立法院長」游錫堃上任院長一職後首度主持院會。民進黨團、國民黨團一早皆發動甲級動員令,分別在院會開始前召開黨團會議。游錫堃也於上午院會之前召集朝野協商,各黨團同意將「行政院版紓困條例」,及本次會議原列、新增有關《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等八案併案逕付二讀,排除一個月的朝野協商冷凍期,二十四日上午將由游錫堃召集朝野協商,二十五日院會進行處理完成立法,各黨團同意不提出復議,當天院會不進行施政質詢,也不處理臨時提案。
而作為「立委」個人,也忙於個人的選擇加入各常設委員會及質詢。作為「新科立委」的退役中將吳斯懷,雖然是「菜鳥」,卻竟然成了眾人矚目的焦點。
  其一、是吳斯懷希望能加入外交及國防委員會的運作。外交及國防委員會是「立法院」的八個常設委員會之一,負責外交、僑務、國防、退除役官兵輔導等領域的法案及預算審查。本來,在八個常設委員會中,與經濟利益及地方事務密切相關的內政、交通、經濟、衛環等委員會,因容易替地方爭取建設經費,有利於「區域立委」爭取連任,及可能涉及到經濟利益,也方便「關說」,因而向來是「區域立委」的首選,許多「立委」搶爆頭,希望能夠擠進去;而餘下的外交國防、財政、教育文化、司法法制等委員會則相對「冷門」,往往會有缺額,吳斯懷作為退役職業軍人,曾任陸軍副司令、「國防部」參謀本部聯合作戰訓練暨準則發展室主任(現任「國防部長」嚴德發繼任其此職),正好與其中的國防委員會專業對口。但是,不但是民進黨黨團強烈反對及排斥他進入國防委員會,而且連國民黨黨團,也不太樂意看到他參與國防委員會。
  在國民黨黨團方面,原因還相對單純,主要是本來就是國防委員會成員的本黨籍資深「立委」不願「讓賢」,甚至會有「武大郎開店」,及「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顥題詩在上頭」的心態。實際上,國民黨在第九屆「立法院」的外交及國防委員會,只有江啟臣、馬文君、呂玉玲三席。而在本屆,國民黨黨團內部曾經評估,將能掌握四席,最多五席。而江啟臣、呂玉玲原打算轉到交通委員會、馬文君則鎖定經濟委員會,但三人都是被某「立委」以外交及國防委員會需資深立委坐鎮說服,而且依據黨團內規,區域、資深「立委」優先,因而江啟臣、馬文君、呂玉玲三位將會繼續留在外交及國防委員會。餘下的一至二席,黨團總召林為洲以他的選區新竹縣湖口地區有全台最重要的裝甲旅與裝甲兵學校,有很多國防相關的事務要處理為由,希望能加入。而在「不分區立委」方面,除了吳斯懷以外,至少還有陳以信、溫玉霞鎖定要加入外交及國防委員會。因而最後餘下的一席,就由「不分區立委」籤運決定。因此,林為洲聲稱,吳斯懷進外交及國防委員會還有變數,「區域立委」優先,在各委員會能有多少席次也還沒確定。黨內也有看法認為,因為吳斯懷具有爭議性,不宜讓其在第一會期就進入外交及國防委員會,應要待輿論沉澱並看表現,下會期再說,甚至有立委啟動「卡吳」動作。
  而在民進黨方面,就複雜微妙得多了。他們擔心,以吳斯懷對軍事領域專業知識的熟悉程度,及民進黨在外交及國防委員會的幾位「立委」,如羅致政、王定宇、趙天麟等,其專業領域是在外交或兩岸關係等方面,對國防事務並不熟悉,因而可能會使得該委員會成為吳斯懷「大展身手」的「練武堂」,不但是民進黨的成員無法抵擋,而且連蔡政府的「國防部」以至「國安會」都將難以招架。實際上,在過去國民黨執政時期,「區域立委」陳水扁就曾經是國防委員會的成員,專門炮打「國防弊案」,對「國防部長」郝柏村咄咄逼人,甚至掀桌拍台,令國民黨政府難以應對。當郝柏村「出將入將」出任「行政院長」後,陳水扁又與李登輝聯手,迫使郝柏村辭職下台。郝柏村在離場時高呼「中華民國萬歲」,「打倒台獨」口號的情景,至今仍然令人動容。而在二零一六年在主導反對年金改革運動中,吳斯懷與胡築生、黃耀南、李來希、劉亞平等人組織監督年金改革行動聯盟,由吳斯懷任發言人,組織軍、公、教退休人士,監督與質疑蔡政府年金改革內容,發起「軍公教反污名要尊嚴九三大遊行」示威遊行。倘他也將此股勁頭引進「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並「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地以陳水扁當年的戰法攻打蔡政府,及為退除役官兵爭取應有權益,蔡政府將會「很頭痛」。
  當然,外交及國防委員會也可接觸「國防機密」,一些「軍購案」的預算也要經過該委員會審閱省覽。這正是民進黨之所以忌諱吳斯懷加入外交及國防委員會的另一主要原因。實際上,陳水扁當年炮打「軍購弊案」,但陳水扁本人並不熟悉軍事業務,是由其助理柯承亨、陳淞山的專業襄助。而吳斯懷本人就是職業軍人出身,而且還曾當過在「國防部」內出任重要職務,倘他能加入外交及國防委員會運作,今後蔡政府要在軍購等問題上「賣台投美」,當即會被他看穿。蔡政府哪能不怵?
  因此,民進黨就緊緊抓住吳斯懷曾經到過北京出席人民大會堂出席「紀念孫中山先生誕辰一百五十周年大會」,聽取習近平的重要講話為由,而大做文章。其實,這是正常的兩岸交流。陳水扁當年不也是到過北京的軍事博物館參觀並拍照留念,?民進黨「立委」中,有不少就多次參加過大陸的各種研討會,見過大陸的相關官員,與大陸軍方的智庫機構進行交流。這就是「只許州官放火,不准百姓點燈」的翻版。
  其二,吳斯懷在書面質詢中「一鳴驚人」,竟然吸引了民進黨「超限戰」式的炮火。實際上,從吳斯懷獲得國民黨提名為「不分區立委」候選人開始,民進黨就以集中火力攻擊他。他也似乎明白到,自己遭受不公正對待,除了眾所周知的原因之外,還有一個就是諷刺他不懂「立委」業務。但「立法院」議事處在開議前印發「立法院」第十屆第一會期第一次會議議事日程的「立委」書面質詢關係文書,將所有朝野「立委」提出的書面質詢內容共一百零五項裝訂成冊,單是吳斯懷一人就提出二十四項書面質詢,佔全部書面質詢的五分之一強。而且內容廣泛,防疫、口罩、觀光、紓困、包機、到農產品輸陸與參與世衛活動等不一而足,還有課綱與私校招生難題、人口結構「生不如死」的少子化問題、勞工低薪與裁員解雇問題、年輕人買不起房的居住正義問題、中美貿易戰和區域經貿協定議題、青少年毒品泛濫問題、中火空汙減煤與核電問題、「金管會」一年開罰金融保險證券業達三億多罰款、甚至國艦國造的基隆廠區挖出「諸聖教堂」遺址,都成為他的質詢題目,這已經遠遠超過任何一位「立委」的「專業」,涵蓋「行政院」絕大多數部會。
  當然,還有四篇與兩岸關係和「國家定位」相關的書面質詢稿,竟然招惹蔡英文、蘇貞昌等「大人物」的激烈回應。其實在以往,無論是國民黨還是民進黨執政,「大人物」都從來沒有將「立委」的書面質詢看在眼內,而是注意在電視台直播的口頭質詢中如何應對在野黨「立委」的質問。因此,「立委」的書面質詢根本到不了「行政院長」的桌面上,據說多是由一些科長級的幕僚撰寫回應文,說一大堆說了等於不說的話,「行禮如儀」。
  但吳斯懷卻是「一鳴驚人」,他所提出的質詢稿,竟然驚動到蔡英文、蘇貞昌等,可見其威力之強,讓蔡政府不敢輕怠之。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20-02-22 03:51:1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