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中國國民黨再次面臨分裂危機

  被形容為中國國民黨遷台後最弱黨主席的朱立倫,或還得再被披掛一條「無能黨主席」的「綬帶」。實際上,且不說他在前段時間主持黨內「總統」初選過程中所暴露的無能、缺乏駕馭複雜局面的能力的表現了,就說是面對新一輪「換柱」浪潮的「逼宮」壓力,仍是一籌莫展,倘是未來及時進行危機處理,拆掉這顆「未爆彈」,在選後國民黨就將分崩離析,散在朱立倫的手中。
  目前國民黨所遇到的危機,是來自台灣中部的國民黨本土派人士,由「總統府資政」廖了以及前雲林縣長張榮味等地方大老主導,已向「內政部」遞件申請成立「台灣國民黨聯盟」,以向國民黨中央「逼宮」,施加「換柱」以至是「倒柱」、「棄柱」的壓力。倘朱立倫繼續強調按制度走,堅持不更換「總統」提名人,在選後他們就將會出走成立新政黨。這股暗湧的浪潮,與前段時間「挺王派」的「換柱」不同,因為他們並不是以改立王金平為標的,而是換上適當人選,其實是朱立倫,這等於是將朱立倫推往火堆上燒烤。而且,「挺王派」並沒有裂解國民黨的意思,而今次的「台灣國民黨聯盟」,則很可能是另立新政黨的先兆,甚至就是預作準備。實際上,這兩天有關這批本土派要在選後成立「台灣國民黨」的傳言就甚囂塵上。
  這是國民黨再次面臨分裂。此前,國民黨已在上世紀末「新國民黨連線」出走,另組新黨;而在二零零零年「總統」大選後,宋楚瑜挾著四百六十六萬票的餘威,成立親民黨,吸引一批國民黨骨幹出走。如果說,新黨的出走,對國民黨的衝擊還不算太大的話,那麼,親民黨的成立,卻是導致國民黨元氣大傷,因為親民黨二零零一年首次參加「立委」選舉就奪得四十六個議席,其中大部分原來是國民黨的戰將,因而使得國民黨只獲得六十八席,首次淪落為第二大黨,被民進黨「爬頭」。
  今年初, 前國民黨籍「立委」徐欣瑩出走,向「內政部」備案正式成立民國黨,並擔任首任黨主席。盡管有一批情治人員等支持,但並不足為患。不過,今次的「新國民黨聯盟」在國民黨選情本已衰弱的氛圍下,倘果然出走,可能將會使國民黨再次淪為第二大黨,屈居民進黨之下。
  這次「新國民黨聯盟」的醞釀過程,有點類似當年的「新黨模式」。所謂「新黨模式」,是指一批本是由國民黨提名參選並當選「立委」的外省籍精英,在「立法院」內成立「新國民黨連線」次團,在黨內與以李登輝、宋楚瑜為代表的「主流派」別苗頭。在時機成熟,尤其是在新一屆「立委」選舉,他們可能不再獲國民黨提名參選的情況下,脫離國民黨成立新黨,並與社民黨合併,自行提名參選,結果成績不俗,獲得一百二十二萬票,一舉獲得二十一席,成為當時「國會」中具有關鍵影響力的第三大黨。而現在的「新國民黨聯盟」,也頗有「新國民黨連線」的味道,但性質及活動方式卻有所不同。「新國民黨聯盟」是以國民黨內的本土派組成政團,其主要舞台並非在「立法院」內,主要功能是向國民黨中央「逼宮」。而且,他們中的一些成員,其實國民黨中央有提名參選「立委」,但因擔心洪秀柱這只「母雞」踩死「小雞」,再加上不贊同洪秀柱的政治主張,因而紛紛「跳船」或「拒選」。由於「新國民黨聯盟」並非是「立法院」中的政團,因而不存在當年「新國民黨連線」與「集思會」對陣的局面。至於是否會如同外傳的那樣,在選後以「新國民黨連線」出走成立新黨的方式,以「台灣國民黨」的黨名正式向「內政部」登記成為政黨,則有待觀察。
  其實,在「內政部」已經登記備案的二百七十七個政黨中,已有一個「台灣國民黨」,成立於二零零七年五月,據說是一伙親近民進黨的人故意給國民黨「難看」的產物。為此,也有幾個親國民黨的人士,揚言要作報復,向「內政部」登記成立「中國民進黨」,但後來卻沒有付諸行動。
  由於台灣尚未制訂《政黨法》,因而政黨由《人民團體法》規範,將之視作「人民團體」管理。而《人民團體法》對包括政黨在內的人民團體的登記頗為寬鬆,規定設立政黨只須先召開成立大會,會後三十天內檢具章程、會員名冊等資料,申請「內政部」備案後,即可完成登記程序。但是,人民團體與政黨是兩回事,一般的人民團體是無權參加政治公職選舉的,而按照政治學的理論及國際慣例,政黨必須以參加政治公職選舉為目的;由於台灣地區是以《人民團體法》來規範管理政黨,因而導致政黨林立,到如至已有二百七十七個政黨。這看在其他政黨政治十分成熟,即使是在也是政黨林立的歐洲國家的眼中,是頗為奇怪的現象。實際上,歐洲的一些國家雖然也是政黨林立,但這些國家的政黨都有參加政治公職選舉,即使是失敗了,也是屢敗屢戰;而不象台灣地區,除了幾個主要政黨之外,其餘的大多數政黨與政治公職選舉完全絕緣。
  由於成立政黨十分容易,而且沒有像歐美國家的《政黨法》規定,政黨倘在一定期限內未有參加政治公職選舉,就被勒令解散,因而刺激不少人也成立一個政黨來「玩玩」,仿照人家的黨章程抄一抄,再申請備案,就可向「內政部」申請政黨登記。這比成立公司還要簡單,因為成立公司還要繳驗註冊資金,登記政黨卻無需此道手續。既然如此簡單,一些人只是因為為了炫耀,在與人交換名片時有個「党主席」可以玩玩,或是到大陸經商、旅遊得到「照顧」,而找來幾十人聚集一下,就成立了一個政黨,根本不是為了參與選舉。這看在別人的眼中,好像「小孩玩過家家」。
  必須指出的是,新政黨倘是沒有具實力的領袖(諸如宋楚瑜於親民黨),或精神領袖(諸如李登輝於台聯黨),很可能會迅速泡沫化,就連曾經輝煌一時的新黨也不能逃出此規律。
  「新國民黨聯盟」在客觀上配合蔡英文「突破中部,擴及其餘」的戰略。實際上,「新國民黨聯盟」成員集中的苗栗、南投等縣,其基本盤都是藍大於綠。因此,蔡英文將今次的民進黨全代會和黨慶活動擺放在桃園市,就是要攻破堡壘,並將「戰果」向全島擴散。「新國民黨聯盟」這麽一弄,可能就正好是向蔡英文送上門的「大禮物」。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9-29 05:20:2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