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在接回滯鄂台胞兩岸角力後的宮廷博奕

  在兩岸透過管道溝通聯絡下,接回滯鄂台胞返台的第二梯次包機昨夜從武漢天河國際機場飛回台灣桃園國際機場。這批次包機是採用大陸國台辦和馬英九分別建議的由台灣「華航」和大陸「東航」各出一班機共同執行的方式。此顯示,大陸和台灣都各讓了一步,尤其是台灣方面不再以「橫濱模式」的帶有「撤僑」性質的方式;而在大陸方面,本來就已經不再堅持由「東航」單獨執飛,而是大陸與台灣各自派遣一架飛機同時執飛,而現在就是採取這個「對等」方式。當然,台灣方面既然能夠派出「華航」班機到武漢接人,也就在去程時載搭了醫護人員等相關人員,等於是「準橫濱模式」,也算是「攞番個彩」。然而,台灣當局卻仍然不得不接受「東航」的班機在沒有台灣派出的醫護等人員隨機的情況下執飛,也等於是讓蘇貞昌的「下不為例」「破局」。
  實際上,正是蘇貞昌抓住因為當時武漢較為混亂,而致有已有發病症狀者也登了機的小瑕疵,極為嚴厲地聲稱「下不為例」,不但是令當時兩岸透過國共平台及民間渠道以多班「東航」客機按照「春節包機」模式,將一千多名滯鄂台胞送回台灣的計劃被迫停止,並拖延了一個多月,讓滯鄂台胞在高風險疫區擔驚受怕,而且也頗有「打臉」剛剛才對大陸表達「感謝」之意的蔡英文之態。
  其實,昨日「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的一番言論:「目前和首架武漢包機返台時的整備狀況已大不相同,不但檢疫量能提高,檢疫所的整備數量也變多,而且有將近一千五百個位置可接納更多人,第二梯次接回的滯留大陸台灣人將分置在三個檢疫所,後續包機作業會量力而為。」而蘇貞昌昨日在談到接回滯鄂台胞返台要考慮三方面的問題,其中第三個是接受能力。這才是暴露了當時蘇貞昌的「發飆」,其實是要掩飾其在檢疫所床位準備不及的宭。——實際上,當時陳時中就有此「吐槽」,而且當時某些民眾也懷有極強的「避鄰」心態,不樂見檢疫所設在自己所在的縣市。後來在蔡英文的指令下,蘇貞昌才緊急搶建檢疫所,這才令台灣當局沒有更多的籍口拒絕接回滯鄂台胞。
  可能昨日的第二批次接回滯鄂台胞行動,讓蘇貞昌自我「打臉」「下不為例」,因而他並沒有「慶功」的喜悅,反而在實施之前極為保密,一直沒有公佈。直到昨日上午消息已經見報,有「立委」在「立法院」質詢前往備詢的蘇貞昌時,他還說是應由陳時中發佈;但陳時中卻又推給了蘇貞昌,可見其中的尷尬之處。
  隨即,一家通常表達「獨派」觀點的網媒,發表了一篇「讀者來論」,攻擊蔡英文、馬英九「假掰人道」當道,不顧多數民意反對,硬是要把滯鄂台胞接回台灣。此舉未必是「蘇貞昌一派」指使下所為,但可能也表達了「蘇貞昌一派」的心聲。
  不過有趣的是,同一家網媒,卻又罕見地報導了馬英九大讚蔡政府從善如流,改變原先首次包機「下不為例」決策的臉書貼文。馬英九的該貼文還進一步呼籲,除滯留武漢的台胞外,還有持專案長期居留證或長期探親證的國人,仍被拒於國門之外,盼政府准予他們入境。貼文最後表示,兩岸當局能以此次「武漢模式」包機作為雙方和解合作的第一步,捐棄成見與意識形態,共同對抗新冠肺炎疫情。為此撰文記者期盼,此「武漢模式」能成為兩岸和解第一步。
  此顯示,圍繞著接回滯鄂台胞的問題上,不但是有兩岸之間有角力,而且更可能是在台灣當局的內部,也發生了博弈。實際上,回想在整個防疫工作過程中,在對待滯留在大陸尤其是武漢的台胞的態度上,就有著兩種不同的態度。作為蔡英文大陸事務最信賴的智囊及助手的陳明通,是表現出較為寬鬆包容的態度,主張將所有滯留在大陸的台灣居民都接回台灣,甚至對已取得台灣居留權但尚未入籍的少年兒童也一視同仁,因而才有「小明的故事」,並及時地澄清了「獨派」對血友病少年「國籍」所製造的謠言。而蘇貞昌、陳時中則正好相反,並對「小明的故事」實施「打臉」,否定並撤銷陸委會的決定。
  另外,曾有媒體報導,蘇貞昌要求陸委會就滯鄂台胞返台問題與國台辦進行協商,這令陸委會極為難堪。因為一方面在目前情況下,根本做不到;另一方面按照台灣地區的政治體制,陸委會是屬於「國安」體系,由蔡英文直接節制調度,怎能讓「行政院長」插手?雖然「行政院」管轄「衛福部」及「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而接回滯鄂台胞也是屬於防疫工作的事務,但「行政院」更應該尊重「總統」的職權。國台辦發言人罕見地點名批評蘇貞昌,可能也覺察到此中的奧妙。
  其實,陸委會顯然是準確領悟了蔡英文在當選時發表的聲明中,兩岸關係部分內容採用較為溫軟、緩和語調的意圖的,甚至這可能就是出自陳明通的建議,希望能結束在「總統」大選期間起勁販賣「芒果乾」,惡化兩岸關係的狀況,回到「總統」大選之前的兩岸氛圍。也就是說,既然蔡英文已經勝選,也就再也沒有必要繼續實施「選舉行為」了。
  實際上,在去年整整一年,蔡英文最初是因為民進黨慘敗「九合一」選舉而致聲望及民調都跌至谷底,並遭遇「獨派」四大佬「逼宮」,後來在黨內「總統」初選中又遇到賴清德的挑戰;在出線獲得民進黨確定提名後,更遇到當時極夯的「韓流」襲擊,還有「獨派」團體紛紛參加「不分區立委」選舉的干擾。因此,蔡英文就抓住香港「反修例」等事件,瘋狂地大打「恐中反中牌」,以爭取「獨派」和年青人的支持。這些都是選舉手段,在當選後就沒有此必要了。而且她已經不能再選,可能打算按照第二任期希望能出政績的慣例,留名後世。因而希望能在兩岸關係方面有所建樹,即使是因為仍然拒絕承認「九二共識」而未能恢復兩岸制度性聯絡機制及會談,至少也要回到剛上台頭三年,雖然兩岸關係冷凍卻不是趨於緊張的狀態。
  但蘇貞昌卻有所不同。一方面,他對要侍候過去的僚屬蔡英文仍然不服氣。他過去一年在「行政院長」的努力作為,固然是為了保住民進黨政權,但更是要表現其執行力,比蔡英文本人及此前的兩位「行政院長」更強,以一報在此前的民進黨主席選舉,及「總統」黨內初選中,作為曾經出生入死的民進黨元老,卻輸給入黨只有幾年,而且還是福佬大男人們最看不起的女人的怨仇。
  另一方面,可能也是「行政院長保位戰」。在「總統」大選後,政壇上一直流傳,蔡英文將會在「五二零」更換「行政院長」,因而就籍著剛好遇到疫情,拿來大做文章,以凸顯自己的「不可或缺」性。一句「下不為例」,就凌駕於對大陸表達「感謝」的蔡英文之上。
  可能也正因為如此,近日就有對蘇貞昌「卡燦」的指責。所謂「卡燦」,就是蘇貞昌連續對屬於「桃園幫」的「交通部」幾位公營企業董事長實施「拔官」。而桃園市議員則乘機起哄,建議桃園市長鄭文燦爭取出任「行政院長」。
  正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昨日蘇貞昌在「立法院」備詢時,民進黨「立委」郭國文說,陳時中表現良好,但都沒有休息,疫情發展遙遙無期,應該思考前線指揮官調度問題,包括備位指揮官或代班人選,讓陳時中能夠休息幾天。蘇貞昌就回應說,「我是有想,但不太敢講」。可能是他感受到,郭國文此言其實是有所指也。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20-03-11 04:12:4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