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訪日從時間到地點安排都有玄機

  蔡英文將於十月六日至九日到日本訪問。蔡英文的這次日本之行,無論是對日期和地點的安排,還是宣布其訪問日本日程的時間點,都蘊含著深厚的算計心機。但可能會是「機關算盡太聰明」,「聰明反被聰明誤」。
  在對蔡英文訪問日本的時間安排上,有幾個時間點是必須綜合考量的。其一是必須搶在十一月二十三日至二十七日「中選會」受理「總統」大選候選人領表登記作業之前進行,其二是必須十月十日「雙十慶典」之前進行,其三是不能離開日本參議院九月十九日通過《新安保法》太久。
  蔡英文必須搶在「中選會」進行「總統」參選人領表登記作業之前訪問日本的原因,相信凡是熟悉國際關係新聞的讀者朋友都容易理解。因為在此之前,盡管蔡英文已獲民進黨提名為「總統」參選人,但在法律上,由於台灣地區尚未為《政黨法》立法,政黨是由《人民團體法》規範,因而民進黨也只能算是「人民團體」,不具任何公權力,其日本之行對必須按照《中日建交公報》嚴謹執行一個中國原則的日本政府來說,其困擾程度就相對較為輕些。相反,由於「中選會」是台灣當局的公權力機關,蔡英文一旦向其完成參加「總統」大選的領表登記作業,就已具有「總統」候選人的半公權身份,倘日本允許甚至是邀請其前往訪問,那就是踩踏了一個中國的紅線,可能會令因東海、釣魚島和《新安保法》等問題而十分緊張的中日關係,更是火上澆油。與東海、釣魚島和《新安保法》等問題相比較,蔡英文訪日並非是日本的核心利益,因而犯不著為此而導致日本的對華關係喪失迴旋空間。因而相信,蔡英文訪日時間點在這方面的安排,有著日本的政治考量,而蔡英文為了完成自陳水扁起,包括自己四年前首次參選「總統」在內,民進黨歷次「總統」參選人都必須先後訪問美國、日本的行程,也就必須「客隨主便」,接受日本政府對其訪日時間點的建議意見。
  至於蔡英文的訪日行程必須在「雙十慶典」之前進行,則恐怕與蔡英文的恩師李登輝月前的媚日言論密切相關。實際上,李登輝一直將蔡英文視為自己的「傳人」。蔡英文自英國倫敦政經學院獲得法學博士學位返台後,是按照自己的人生規劃初衷,進入政治大學教書的;但卻被李登輝「慧眼識珠」,提拔她擔任關貿總協定談判的顧問,提供法律咨詢,協助查閱簽約文件內容,並主持《港澳關係條例》的起草工作(蔡英文曾為此先後兩次到澳門調查和諮詢意見,這兩次會議筆者當時都有參加)。後是任「國安會」諮詢委員,一九九八年十月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訪問大陸時,李登輝將並非是海基會成員的蔡英文安插在代表團中,作為「監軍」。蔡英文果然不負所托,返台後向李登輝分析江澤民向辜振甫提出進行「兩岸政治對話」的「要害」之處,李登輝大驚,擔心翌年十月海協會長汪道涵回訪時,將會當面向他提出開展「兩岸政治對話」的訴求,因而下令由蔡英文牽頭,成立「強化中華民國主權國家地位」小組研究反制對策。該小組研究出「特殊兩國論」,準備在汪道涵訪台時,由李登輝據此向其進行「突然襲擊」。但李登輝終究「憋不住」,提前向「德國之聲」記者爆出,導致汪道涵取消返台行程。李登輝盡管「自廢武功」,但對蔡英文的「成功」卻欣賞不已,因而二零零零年三月陳水扁當選「總統」時,李登輝向陳水扁推薦了蔡英文出任「陸委會」主委。這也是當陳水扁就職一周月,向外國訪客表態將會接納「九二共識」時,作為下屬的蔡英文卻敢於發出「新聞稿」駁斥「老闆」的「底氣」所在。陳水扁確實也是「買她怕」,此後不斷提拔她,從安排還不是黨員的蔡英文參選「不分區立委」(為參選才加入民進黨),到任命她出任「行政院」副院長,為她此後參選民進黨主席和「總統」打下政治基礎。
  蔡英文由於感激李登輝,因而對李登輝「中華民國已死」等媚日言論,她表達了「理解」和「寬容」的態度。但是,他卻又將參選「中華民國」的「總統」,這豈非自相矛盾?因而她決定首次出席民進黨在野時的「中華民國國慶」。由於有著上述的背景,在「雙十」後去日本,可能達不到「漂白」之目的,因而必須搶在「雙十」之前訪問日本,但太早去因日本政府正為《新安保法》受阻而焦頭爛額,只有待《新安保法》通過後前往,才顯出她的「敬意」和「誠意」,而且也正好是剛返台就出席「雙十慶典」,兩頭都照顧到,「遲唔會遲,早唔會早,時間咁咁好」。
  至於宣佈訪日行程的時間點,原本是打算在「習奧會」之後,據說是有幕僚建議,必須因應「習奧會」的涉台內容。但還是提前在「習奧會」之前宣布了,據民進黨內部的消息,是因為日本台僑已獲悉消息,並打電話回台查詢,等於是消息已經半公開,因而也就索性提前宣布。
  其實,更深層次的內情卻是,民進黨誤判「習奧會」的涉台內容。此前,由於蔡英文自己到美國訪問,受到高規格接待,及美國新任駐台代表梅健華的親民進黨態度,還有前任美國駐台代表司徒文,雖然得到馬英九的特別照顧,為他「度身訂做」設立清華大學亞洲政策中心,並讓他出任首任主任,才得他免「失業」,但近來司徒文眼見蔡英文將可「躺著選也可當選」,也就「反戈一擊」批評「恩人」馬英九,支持民進黨。因而民進黨得出結論,認為美國對民進黨的態度已經轉變,「習奧會」將不會對民進黨造成「傷害」,因而可以放心宣布,而無須等到「習奧會」之後。
  但事實卻是打了蔡英文一記悶棍,「我也重申了我對我們基於三個聯合公報和臺灣關係法的一個中國政策的強勁承諾。」,並強調美國不支持「台獨」、「藏獨」、「疆獨」,也不介入香港事務。顯然,蔡英文和民進黨發言人都被打懵了,直到昨日仍不敢作出反應。只有那個原本只是「外交部」的科長,後被陳水扁硬塞進「直升飛機」提拔為「外交部長」,現任民進黨國際事務部主任的黃志芳,還在口硬硬,聲稱奧巴馬沒有說「九二共識」,因而「免驚」。這是什麼邏輯?眾所周知,「九二共識」的核心就是一個中國,但為了兩岸協商,暫時不表述其內涵;因而奧巴馬直提「一個中國」,並不支持「台獨」,而且還是「強勁承諾」,這對民進黨的壓力比「九二共識」更大。
  至於蔡英文訪日地點的安排,將會到安倍的故鄉。不要忘記,安倍是日本前首相岸信介的外孫,這次訪問也是由同是岸信介外孫的安倍弟弟主導安排。當年參與炮製含有「台灣地位未定論」的《舊金山對日和約》、《中日和約》的,正是岸信介。另外,安倍的家鄉也是《馬關條約》的簽署地。僅此而言,蔡英文的李登輝式賣國咀臉,已是呼之欲出。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9-30 05:17:1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