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白曉燕祭日成為侯友宜造勢熱點? 

  今日是白曉燕遇難二十三周年,因而有關侯友宜將會前往白冰冰家中祭奠白曉燕的新聞又躍上版面。實際上,在白曉燕遇難後,侯友宜無論是擔任什麼職務,都在白曉燕祭日到白冰冰的家中致祭,二十餘年如一日。但今年白曉燕的祭日前夕,卻多了兩宗花邊新聞,一是陳水扁本月十一日在會見民進黨黨內人士時預言,「罷韓」幾乎會通過,韓國瑜將丟失高雄市長職位,但國民黨的未來再起希望,會是曾是他執政時提拔任用的舊部屬、新北市長侯友宜,因為侯友宜避免捲入政治,也能超越藍綠,不僅能成為國民黨未來希望,代表國民黨參選「二零二四」,對上代表民進黨的桃園市長鄭文燦,侯友宜有可能在大選勝出,他認為侯友宜非常強,民進黨內不應輕敵;二是白冰冰在前日收到網友惡意恐嚇、威脅,甚至揚言要將她與其女兒白曉燕一起死在水中,新北市政府發言人蔣志薇轉述侯友宜市長的說法指出,案件進入調查階段,不便評論,但市長呼籲民眾要理性。這些並不關聯的事情在經梳理後,似乎是讓人嗅出某種味道。
  實際上,韓國瑜敗選後,就有一些人認為,侯友宜是參加國民黨主席選舉以至「總統」大選的適當人選。但似乎侯友宜極為低調,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繼續埋頭新北市的市政事務,最近更是全力投入抗疫工作,而且也做得有模有樣,就連蔡政府也予以讚許。
  侯友宜的低調,當然有其道理。一方面,他既有可能是「小人不敢有此野心」,因而心無旁騖,也有可能是擔心將會「見光死」,讓國民黨內的對大位虎視眈眈者,包括侯友宜的「親密戰友」朱立倫,都將他視為「假想敵」,提前佈局予以截擊,這讓可能是並無此意的侯友宜,遭受無妄之災。
  另一方面,侯友宜也知道自己有「原罪」,可能無法獲得國民黨內深藍黨員的諒解和支持。實際上,在一九九七年四月發生「白曉燕事件」時,陳水扁是台北市長。時任台北市刑警大隊大隊長的侯友宜,率隊緝兇。其中一名兇手陳進興躲進位於台北市的南非駐台灣「大使館」武官卓懋棋的家中,並挾持了卓懋棋一家人。當時的刑事警察局局長楊子敬主張攻堅,侯友宜則認為可先嘗試談判,因此頭戴鋼盔,身穿避彈衣單獨爬入官邸斡旋,並帶出受傷的卓懋棋、大女兒梅蘭妮,經過七個小時的僵持,侯友宜用陳進興妻子張素貞作為交換,抱出卓懋棋領養的七個月大的男嬰,其後陳進興指名要與謝長廷談判,謝長廷在侯友宜陪同下進入官邸談判,承諾為陳進興妻子張素貞辯護,成功安撫陳進興情緒,帶出卓懋棋的小女兒克莉絲汀,並請來「監委」葉耀鵬當面接受陳進興夫婦陳情,陳進興終於棄械投降,把槍交給侯友宜。
  侯友宜因此而得到陳水扁的賞識,在翌年《天龍特警侯友宜》一書出版前,特意為該書題詞:「侯大隊長的為人可說是『仗義英雄膽,治安急先鋒』;他與市府警察同仁們的辦案經歷,更為警界緝兇寫下了傳奇的一頁!」而出版社則將此題詞安排在陳水扁與侯友宜兩人的工作照之下,作為該書的扉頁。陳水扁二零零零年當選並出任「總統」後,侯友宜在很短的時間內連跳幾級。二零零四年發生發生「兩顆子彈案」,時任警政署刑事警察局局長的侯友宜率隊調查,在當時的政治氛圍下,調查結果當然是泛藍群眾不接受,並指責侯友宜袒護「自導自演」的陳水扁。陳水扁將他提拔為警政署長,生生地擠走了任職期內整頓台灣治安做出成績的「非我綠類」謝銀黨。而侯友宜當時僅四十餘歲,是歷來最年輕的警政署長。因此,台灣政界和媒體都普遍將他歸類為「泛綠」。
  因而二零零八年馬英九一就任「總統」,就將他調任中央警察大學校長,而將自己的親信王琸中接任警政署長。誠然,在此期間,警政署與大陸公安部的關係極為密切,也是兩岸合作打擊跨境犯罪最有成效之時。或許,倘是侯友宜續任警政署長,也將會如此,因為這是馬英九的執政理念,可能會因個人的作風等因素而績效的程度不同。
  也正因為如此,在二零一八年「九合一」選舉前,國民黨進行新北市長初選時,侯友宜被其黨內競爭對手批評為「藍皮綠骨」。這確實是侯友宜的「原罪」,因此,如有人拱他出選國民黨主席,以至是「總統」,就首先要過得了這一關。但如今國民黨其實正在向「民進黨化」發展,可能「藍皮綠骨」的「殺傷力」已經銳減。
  另一個「原罪」,是侯友宜曾經被大陸公安部「很不諒解」。那是他在「千島湖事件」中,與大陸公安部的警官發生激烈爭吵衝突。據《天龍特警侯友宜》一書所述,在一九九四年的「千島湖事件」發生後一個月,在輿論強大的壓力下,台灣海基會不得不組織一個由副秘書長許惠祐帶隊,包括法律、法政、火場鑑識、刑偵專業專家在內的「調查團」,前往大陸千島湖進行實地勘探。侯友宜是「調查團」成員之一。出發前,侯友宜就以「中共湮滅証據」的主觀成見,搜集有關「証據」,並將之攜帶到千島湖現場,準備將之作為「揭穿大陸辦案專家說謊的秘密武器」。在到了杭州後,海基會嚴格執行「了解案情,追究責任;要求道歉,進行索賠」的定位,與大陸相關官員協商。但侯友宜卻以「刑偵專家」的專業身份,提出許多「案情疑點」,反駁大陸警方的結案報告,並就此要求讓其前往案發現場勘查。以侯友宜自己的話來說,就是台灣的刑警直接到大陸「辦案」,已包含有台灣治安人員在大陸進行「準司法調查」行為的另一層意味。侯友宜等人前往千島湖案發現場實地勘察,當他在看到因已結案而已清掃的「海瑞號」遊船時(此時距案發已有一個月零九天),竟當即以台語說:「幹!還看什麼,回去算了!」後來,許惠祐根據他提供的「專業」意見,在現場記者會上提出了「七大疑點」,逐一質疑大陸警方的偵查報告。返回杭州後,在兩會專家的討論中,侯友宜又態度強硬地質疑大陸的刑警專家,連跟隨採訪的台灣媒體也形容他「執著」、「剽悍」、「火爆」。《天龍特警侯友宜》一書更形容侯友宜「頻叫對手招架不住,氣勢凌人,更敢於戳破中共公安人員公然說謊的膽識,讓中共公安官員當場難堪」。由於侯友宜的這個態度,使到部份台灣民眾對「千島湖事件」及大陸方面的處置方法更加不諒解,從而認同李登輝對大陸當局「土匪政權」的污篾之詞。
  因此,二零零六年初,侯友宜擬以「兩岸警察學術交流」名義率團訪問大陸時,遭到大陸有關方面拒絕。不過,二零零八年底,時任中央警察大學校長的侯友宜,卻能成功率團訪問大陸,並在北京會見中國國務委員兼公安部部長孟建柱,這是兩岸迄此最高層級的警官與公安首長的交流接觸。
  有趣的是,在千島湖的爭論中,侯友宜的對手是大陸公安部刑事偵查局反恐處處長何挺。此後何挺風生水起,最後升為「中管幹部」,在「薄熙來事件」後,調任重慶市副市長兼公安局長,將接替王立軍。但不旋踵卻被「雙規」,,最後中紀委和監察部給予其開除黨籍、行政撤職處分,由副部級降為副處級非領導職務,提前退休,收繳違紀所得。而他的對手候友宜,卻是「前途看好,前路崎嶇」。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20-04-14 03:28:4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