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從「中選會」通過「罷韓案」說開去

  台灣地區「中選會」昨日舉行全體委員會議,審查由民間團體提出的對中國國民黨高雄市第三屆市長韓國瑜的「罷免案」。「中選會」依據《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的相關規定,第三屆市長選舉原選舉區選舉人總數二百二十八萬一千三百三十八人,法定連署人人數應為二十二萬八千一百三十四人以上。該「罷免案」原連署人人數四十萬六千八百八十人,符合規定人數三十七萬七七六百六十二人,不符合規定人數二萬九千二百一十八人,已達法定連署人人數,依法應當宣布「罷免案」成立。
  為此,「中選會」決議,罷免投票定於六月六日上午八時至下午四時舉行。「中選會」也指出,按照「選罷法」規定,罷免投票只要有效同意票數多於不同意票數,且同意票數達原選舉區選舉人總數百分之二十五以上,即為通過;而依選舉人數二百二十八萬一千三百三十八人計算,罷免「門檻」為五十七萬三千三百三十五票。
  不過,「中選會」仍按《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規定,給予韓國瑜最後的「救濟權」,將函請被罷免人韓國瑜於文到十日內提出答辯書。但由於發起團體呈交的連署書,已經達到以至是超逾「選罷法」規定的份數,因而已是定案。這個「救濟權」幫不了韓國瑜。
  實際上,韓國瑜也曾利用「罷免法」賦予的另一項「救濟權」,以發起「罷免案」的團體「偷步」搶在他就職一周年之前進行連署書徵集為由,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聲請停止執行「罷免案」投票。但法院也是在昨日裁定,予以駁回。韓陣營委任律師葉慶元昨日下午召開記者會表達不服,表示將會盡速提出抗告。不過,據一些法學專家表示,成功的機率很微。
  其實,進行「罷免案」投票已是勢在必行。前不久相關選務機構就已經發出告示,詢問大學生和公務員等,在六月六日或十三日是否有時間,為「罷免案」的投開票站作義工,這就顯示相關機構已經在進行「罷免案」投開票作業的準備。 
  實際上,按照「罷免法」的規定,既然團體呈交的連署書已經滿足「罷免案」所要求的條件,「中選會」不可能不通過。這與政黨及意識形態沒有任何關係,盡管推動者是泛綠團體,而且其中有人是「台灣基進」的骨幹成員,而「台灣基進」是一個新興的「台獨」團體,也儘管他們發起「罷免案」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是為了自己參加市議員或「立委」選舉積累政治資本,但一碼歸一碼,有關當局必須依法行政。
  韓國瑜之所以惹下這個大麻煩,雖然原因很多,但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剛當選及就任高雄市長幾個月,尚未來得及兌現其在競選過程中對高雄市選民作出的承諾,就「這山望見那山高」地跑去參選「總統」,確實是存在著「違背承諾」的問題,在倫理上站不住腳。因此,就連不少當初投票給他的人,甚至是國民黨的傳統支持者,都參與了「罷免案」的連署。
  其實,當時就有不少人勸諭韓國瑜,應當留在高雄市,做好市政事務,在做出成績來,得到全台民眾的認可,到二零二四年再參選「總統」,正當性更強。但韓國瑜卻執意要參選「總統」,這可能是被當時炙熱的「韓流」所迷惑誤導。實際上,按照當時的形勢,說不定果然會當選。但詎料後來卻發生了一連串的事件,尤其是香港的「反修例」暴動,被蔡英文等操弄,而致形勢翻轉防了船。即使是韓國瑜不選,無論是朱立倫、郭台銘,還是王金平、吳敦義等人,代表國民黨出選,結果都是一樣。當然,倘韓國瑜「禮讓」,就不會像現在那樣,將提前夭折。
  現在回頭看,其實韓國瑜早就暴露了敗象,只不過是當時被「韓流」掩蓋了而已。其一、在高雄市長選舉中,韓國瑜與陳其邁達成互不攻擊,進行一場文明選舉的「城下之約」,而且後來果然是雙方沒有互潑污水,讓人們感到不可思議,嘖嘖稱奇。實際上,民進黨是「抹黑戰」的能手,這也是民進黨在選舉中往往佔上風的原因。如果是「正派選舉」,民進黨未必是國民黨對手。因此,韓國瑜大贏,除了主要原因是高雄市選民人心思變之外,也與「君子選舉」有相當大的關係。
  但後來陸續洩露出來的內幕,原來是雙方都對對方不堪公開的「過去」知根知底,如果雙方都打「烏賊戰」,沒有任何一方將能得到便宜。實際上,陳其邁受其父親陳哲男的貪腐案的影響甚深,而陳哲男案更是陳水扁政權走向崩潰的第一塊多米諾骨牌。而陳其邁本人在出任高雄市代市長時,也有著某些難以說清的問題。也正因為如此,蔡英文對「罷韓案」採冷處理,就是擔心,在市長補選中將會引發民進黨分裂,其實陳菊及「新潮流系」就認為陳其邁的條件不好,要籍此推出自己人。
  而韓國瑜的「過去」,包括在「總統」選舉過程中,被對手揭發,連自己也承認的酗酒、玩女人等,陳其邁在與韓國瑜同為「立委」同事時,就已知道。而且,在「總統」競選過程中,還被追加揭發其岳父家族的涉嫌侵占等問題。這就是為何在國民黨進行「總統」黨內初選過程中,民進黨研判「韓國瑜比較好打」,並根據國民黨初選是採全民調方式,提出「有魚點瑜,無魚吃菜」教戰守則的原因。因為韓國瑜有許多未有在高雄市長選舉中被曝光的「黑材料」,掌握在民進黨的手中,而已經參加過「總統」大選及其他公職選舉的朱立倫,如有「黑材料」,此前早就爆出了,除非是有新的。
  民進黨這個策略果然成功。後來的結局,大家都已看到,不用多說。
  本來,韓國瑜面對「罷免案」,最佳的應對方法,就是針對「落跑」的指責,埋頭做好市政工作,並有所表現,以示自己正在兌現競選高雄市長時作出的諾言。以爭取選民們的同情、原諒,讓他認真經營好這一屆任期。而且,也趁著目前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人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抗疫方面,而逐漸淡忘「罷免案」,屆時在投票日,也就放棄投票權,以爭取兩道「門檻」都未能跨過。
  但韓國瑜卻向法院聲請停止「罷免案投票的訴訟,卻讓人大跌眼鏡,因為將已被疫情冷凍下來的「罷免案」,再被炒熱,並更激起「罷韓」者的反感情緒。這就導致本來是最挺韓的傅菎萁,也大嘆「冇得救」,並表示今後不再支持韓國瑜了。
  其實,此類教訓早就有之。在「總統」大選投票前兩天,韓國瑜在「總統府」前的凱道舉辦造勢活動,聲勢浩大,讓蔡英文心生警覺,翌晚在同一地點舉辦造勢活動,刺激大量青年自動出來相挺。這比在前一晚韓國瑜造勢晚會的出席者,多數是跟隨韓國瑜「南征北戰」,而「來來去去這班人」的「韓粉」,更具實力。
  事情還未完。翌日一早,台北市的各車站都是年輕人在排長隊買票,回到戶籍地投票。因而有人分析指出,如果不是這個對蔡英文實施「剃眼眉」的造勢晚會發揮刺激作用,就沒有這麼多青年人出來投票。實際上,在過去的歷次選舉,青年人多數是放棄投票權的。只是近年在「太陽花學運」效應下,才多青年人出來投票。而韓國瑜這一次的刺激效應,更將年輕人的投票意願推向高峰。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20-04-18 03:40:0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