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江啟臣如何應對韓國瑜的挑戰?

  國民黨中央按照法院的要求,執行「黨章」必須配有五名指定中常委的規定,優先徵求三名黨籍直轄市長出任指定中常委的意見,但新北市長侯友宜、台中市長盧秀燕都興趣缺缺,而高雄市長韓國瑜則二話沒說就結下了國民黨中常委,而且不辭勞苦,在面對「磐石艦」大面積疫情導致高雄市防疫壓力驟然變重,及承受「罷免案」壓力之下,仍然從台灣南跑到台灣北,出席國民黨中常會。這被台灣政媒兩界視為韓國瑜為參選黨主席鋪路。因此,昨晚記者們就對國民黨主席江啟臣進行截訪,而江啟臣則否認韓國瑜接任國民黨中常委是意在參選下一任黨主席,並強調納入縣市長擔任中常委是突顯對縣市長的重視,他與每一位縣市長的溝通都很順暢。韓國瑜等縣市長同意接任,是因為大家關心黨的未來,也認為黨與地方聯繫很重要。江啟臣還表示,對於「高雄市長罷免案」,國民黨的立場一直沒有改變,希望韓國瑜可以爭取到民眾的支持和認同,也希望地方黨部、基層黨員都力挺高雄市政。
  江啟臣雖然否認韓國瑜將會在明年五月國民黨主席換屆選舉時,將會向爭取連任的自己發起挑戰,但其實他是「雞食放光蟲--心知肚明」。當然,關鍵是在於「罷免案」會否通過。如果未能通過,韓國瑜還有一個高雄市長的位子,而高雄市是台灣地區的第四大城市,比台北市的戶籍人口還多,他可以繼續做「南霸天」,因而對爭取兼任國民黨主席的意願可能不會太高。但如果「罷免案」通過,韓國瑜失去政治舞台,肯定不會善罷甘休,要為自己尋找一個政治位置。而在此時,他將在四年內不得再參選高雄市長,首先就是不得參加高雄市長補選;到二零二二年的地方選舉,轉移陣地到台北、桃園、台南等直轄市參加市長選舉,則要等待較久的時間,等不及了,因而二零二一年五月進行的國民黨主席換屆選舉,就是尋求政治出路的唯一出口。不選,還要等到何時?
  韓國瑜如要參加國民黨主席選舉,江啟臣很可能會不敵。實際上,韓國瑜盡管敗選「總統」,但畢竟還有五百五十多萬張選票,而國民黨的「區域立委」總票數是五百三十多萬張,「不分區立委」的政黨票更是只有四百七十多萬張,因而他個人的支持度比國民黨還要高。雖然「韓粉」並非全是國民黨員,但肯定佔有相當的比例。而不久前的國民黨主席補選,江啟臣雖然當選,但只得八萬四千多票,是國民黨自二零零一年實行直選產生黨主席之後,當選者得票數最低的紀錄。因此,倘韓國瑜落場參與黨主席選舉,江啟臣肯定不是他的對手,連朱立倫也不是——如果朱立倫眼見勢色不對,擔心會被取而代之,而也將會落場參選的話。
  基於上述的理由,能夠讓韓國瑜打消參選黨主席的因素,就是「罷免案」被否決。當然,這也是江啟臣當選並出任國民黨主席後的第一場「大考」。由於江啟臣在此前推出的黨務改革措施,並不符合廣大黨員的期望值,得分不多,因而能否成功狙擊「罷免案」,就是江啟臣的黨主席位子能否保得住的關鍵因素,因而他必須率領全黨為韓國瑜「保駕護航」。
  實際上,江啟臣之所以能夠在黨主席補選中,以壓倒性的多數擊敗郝龍斌,除了是在組織、派系等領域比郝龍斌更勝一籌之外,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國民黨員對於改革有期待,所以選擇了較年輕的江啟臣。但江啟臣就任後,在競選過程中提出的改革理念及宏願,卻沒有看到明確進展。而江啟臣一再強調的決策平台,除了是目前國民黨最大公職的侯友宜還有其他地方諸侯都興趣缺缺之外,其他人員因為只是以江啟臣的「朋友圈」中人為主,未見有大開大闔的格局。因此,江啟臣如要展現自己的能力和魄力,在最近的時間內,就是組織好對「高雄市長罷免案」的狙擊戰。即使是未能阻截「罷免案」,也必須在依法必須在三個月內完成對高雄市長補選中,把高雄市政府奪回來。而按《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規定,參選者必須要在高雄設籍滿四個月,但到現在,還未見到國民黨有所可用的「備胎」遷籍到高雄市,而現任副市長李四川雖然行政能力很強,但選戰的爆發力可能不足,尤其是在深綠大票倉的高雄市。須知道,在今年一月的「立委」選舉中,國民黨提名的八位候選人全軍盡墨。在此情況下,應對「高雄市長罷免案」,就是江啟臣主席的重要「期中考」,江啟臣必須全力以赴。
  但江啟臣必須掌握好分寸,因為倘介入太深、用力過猛,可能會刺激本來對「罷免案」並不熱衷的偏綠選民,也出來投票。實際上,「總統」大選投票日前兩天在「總統府」前舉行的韓國瑜造勢晚會,因為聲勢較大,就對偏綠青年人造成很大的刺激,使他們產生1強烈的危機感,因而本來在歷次選舉中是「冷血動物」的青年選民,卻都紛紛回鄉投票,這就是一個深刻的教訓。
  本來,尚缺乏政治謀略的江啟臣,正在「上窮碧落下黃泉」地苦思冥想,也想不出一個更好辦法。但就正在此時,海軍「磐石艦」二十多名官兵被確診罹患新冠肺炎,而且全軍艦七百多名官兵曾經全島「趴趴走」,造成抗疫重大缺口。其中高雄市首當其衝,一來海軍基地左營軍港就是位於高雄市境內,二來有三百多名官兵設籍於高雄市,其中有二十四名官兵拒絕配合高雄市政府進行的電話疫調。這就給韓國瑜也給江啟臣提供了狙擊「罷免案的機會。
  因此,韓國瑜揚言要「封城」。而眼中只有顏色的陳時中,平時就大講人性,此時卻是政治掛帥,與韓國瑜槓上,讓人們看得霧煞煞。蘇貞昌更是聲稱,如果沒有發生疫情爆後,將不會取消「五一」連假,來間接懟頂韓國瑜的「封城」說。
  為何說「磐石艦」衍生的疫情會是韓國瑜的機會?一方面,這等於是給韓國瑜送上機會,讓他在抗疫中提高聲望,使得高雄市民認為應給他一個機會。實際上,韓國瑜與陳菊在應對氣爆、台風等災害的表現相比,是「蚊髀與牛髀,冇得比」。另一方面,現在距離六月六日只有一個多月,如果疫情擴大,將會影響選民出來投票的意願,而這可能也正是韓國瑜主張「封城」的原因。當然,如是實施「封城」,「中選會」可能會暫停「罷免案」投票,另行擇期進行,對韓國瑜未必冇理。但在不「封城」,疫情未消退而形成高度緊張氣氛之下,選民們出門投票的意願不高,反而對韓國瑜有利。如果投票人數低於五十七萬,即使是投支持票者多於投反對票者,也是「浪費投票」。而這也可能正是江啟臣對韓國瑜能夠避過「罷免案」有信心的原因。
  當然,必須拿捏準確,「水能載舟,也能覆舟」,疫情有利於韓國瑜展現抗疫功力,讓其提高聲望,及凸顯「罷免案」的缺乏正當性和合理性、必要性;但抗疫成績太好,在六月六日的投票日社會環境安全,反而促使贊同「罷免」的選民出來投票。
  而如果「罷免案」未能通過,韓國瑜就將「頭過身就過」,因為按照「選罷法」規定,在韓國瑜的高雄市長任期內,外界不得對其再提「罷免案,他就可安心做完這任市長。而他是否還將會參加國民黨主席選舉,當然難以猜測,難保他不會接受去年初以「這山望見那山高」的心態,高雄市長的位子尚未坐暖就參加「總統」大選的教訓。因此,江啟臣還是對此沒有充分的把握,昨晚回應記者的詢問,只能是「夜過墳場吹口哨--自我壯膽」而已。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20-04-25 03:30:0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