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嚴德發對認否南海防空識別區兩頭為難?

  已經沉寂了好幾年的中國大陸劃設南海防空識別區的議題,昨日再度被提到台灣地區「立法院」的檯面。「國防部長」嚴德發與「國安局長」邱國正昨日列席「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以《海軍敦睦艦隊染疫案相關回報系統之處置與紀錄,及感染源調查結果》為題作業務報告、並備質詢。國民黨籍「立委」溫玉霞詢問,台灣周遭有多少防空識別區?。若中共軍機超過識別區,如自宮古海峽穿越台、日防空識別區,算不算對台灣「侵門踏戶」?嚴德發在答詢時表示,台灣南邊是菲律賓,北邊東海是中國大陸,「與南海」;嚴德發說,「它有兩個識別區,一個是東海,一個是南海」。嚴德發表示,台灣在北部的防空識別區是二十一至二十七度,在此之間會作監控與驅離,共機不能穿越台防空識別區;而與菲律賓防空識別區重疊部分,台灣與菲律賓平常有協調管道。嚴德發關於大陸有兩個防空識別區的說法,引發媒體解讀「國防部」證實大陸已在南海劃設防空識別區(ADIZ)。
  但嚴德發的說法下午「出街」後,「國防部」連忙發稿澄清,防空識別區的設置,通常由使用國依其國防需要設置,但並不具備國際法之依據。「國防部」的澄清新聞稿說,嚴德發在回覆「立委」質詢時,是說明台灣設有防空識別區,周邊則有中共設置的東海防空識別區,日本設置的日本內、外防空識別區,菲律賓設置的菲律賓防空識別區。目前南海部份僅菲律賓設置,中共雖有此說法,但尚未公佈,「國防部」特別說明。
  從嚴德發的答詢看,雖然他是在事前未知「立委」會有此一問,因而可能是倉促回答,但由於他曾任參謀總長和「國安會」秘書長,現在又是「國防部長」,因而對台灣周邊地區劃設防空識別區的情況,瞭如指掌,當然能夠倒背如流地說明大陸劃設了南海防空識別區。不過,由於直到如今,大陸方面仍然未有正式宣布劃設南海防空識別區,而當年在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時,是公開宣布的,而且涉及南海周邊國家的反應,尤其是美國對此議題極為敏感介懷,而蔡政府卻極度依賴美國的支持,甚至其中一位重要幕僚公開聲稱「就是要抱美國的大腿」,擔心在連大陸方面都未曾公開承認的情況下,台灣方面卻為大陸「宣揚」,而將會惹來美國的不滿。實際上,美國軍方就曾在「香格里拉論壇」等多個場合,無理指責中國設立南海防空識別區,而南海的周邊國家也有不同程度的反應。
  而對於嚴德發個人來說,現在正是處於「五二零」前夕的關鍵時刻,有不少媒體已經多次預報,嚴德發將會交出「國防部長」的位子,由「國安局長」邱國正接,因而言行倍加謹慎。而大陸已經劃設南海防空識別區的說法,由於他曾經在軍中被視為「馬英九嫡系人馬」,擔心可能會被某些民進黨人視為「助長大陸軍威」,發起鼓譟,「報派」的「摘冠」可能就會演變成真。
  其實,早在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中國政府發表聲明,宣布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幷發布航空器識別規則公告和識別區示意圖時,台灣地區就傳出大陸也已同時設立南海防空識別區,只是沒有公開宣布而已。實際上,大陸軍事專家尹卓少將在接受中央電視台《今日關注》采訪時也表示,以後一定會劃設別的防空識別區,像黃海、南海這些相關海域,今後都會劃設防空識別區。而且,國際民航組織也已經正式批准啟用三亞飛航情報區,由其負責中國南海部分區域的航空管制,提供助航服務,並肩負指揮空中交通及監視管理的責任。因而在此基礎上,劃設南海防空識別區,也就是理所當然的事。
  當然,防空識別區(ADIZ)並不等同於飛航情報區(FIR),所劃定的區域也不一定相同。後者是國際民航組織依據《芝加哥民航公約》,劃定作為民用航空用途使用的區域劃分,具有國際法上的依據。南海地區現行的飛航情報區,有中國香港、中國三亞、菲律賓、越南河內與胡志明、新加坡等。而前者則在國際法上沒有任何法源依據,是指一國基於空防需要,在面向海洋方向上空單方面劃定的特定空域,實質是基於國防需要而劃設的預警區域,以利軍方迅速定位管制,沒有國際法效力,其範圍大於領空。
  一個國家和地區劃設防空識別區,不僅只是表面上對外宣示主權,更涉及實質的預警、監控、制空和管理能力。因而自美國一九五零年首次劃設防空識別區以來,世界上已有二十多個國家和地區劃設了防空識別區。而按照嚴德發昨日的說法,台灣當局也已劃設了防空識別區。
  中國劃設南海防空識別區後,將改變南海區域飛航現狀,所有航機除必須通報並接受中國管理機構或其授權單位的指令外,同時因新增的助(導)航設施,可能重劃空中航線。據有關信息顯示,南海防空識別區的範圍,會以南海西沙群島中的永興島、南沙群島七連嶼(七座人造島礁)專屬經濟海域為基礎,將會與越南、菲律賓和馬來西亞的專屬經濟海域重疊,甚至太平島也被劃入。這是中國展現維護國家的主權和領土的統一和完整的必要之舉,當然也是要制衡已經插手南海爭端的美國,牽制其在南海的巡弋(航)的軍機、艦艇,及其所推行的「亞太再平衡」等政策,因而中國在南海劃設防空識別區是勢在必行。
  其實,早在二零一三年中國大陸正式宣佈設立東海防空情報區時,外傳中國也在設立南海防空情報區,但一直沒有宣佈。這主要是考慮,一是南海的周邊情勢比東海更複雜,二是照顧時在台上的馬英九。因為在南海防空識別區中,有現在掌控在台灣地區手中的太平島。實際上,當時馬英九就呼籲陸方未來不要在南海設立類似的防空識別區。翌日所有台灣媒體都將之做成大標題,由此可見其敏感性。馬英九不贊成大陸設立南海防空識別區,並非是因為不堅守主權,而是擔心,將會把目前仍由台灣當局控制的太平島,以至東沙群島也納入南海防空識別區,就將予人「兩岸共同捍衛南海」的口實,不利於他討好美國。
  而現在卻是由台灣方面再次提出南海防空識別區的議題,可能會達到「順水推舟」的效果,而且在時機上也是「遲唔會遲,早唔會早,時間咁咁好」。因為馬英九已經卸任,而接任者蔡英文卻不承認「九二共識」,也不承認「南海九段線」,還說甚麼民進黨政府的南海政策是以《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為基準,亦即是不支持中國對「南海仲裁」的立場。這就是可以考慮宣布南海防空識別區的時候了,而這也是作為遏制「台獨」,促推台灣走向統一道路的外圍壓力。因為南海防空識別區的劃設範圍必與「南海九段線」相匹配,除涵蓋台灣所掌控的東沙島及南沙太平島之外,還對台灣形成三面包夾的戰略態勢。尤其是考慮到目前台灣地區的政治態勢,國民黨在一定時間內仍然缺乏再次奪回政權的能力和實力,而且國民黨也已經「民進黨化」,也就沒有必要為了照顧未來「有機會上台」的國民黨的「情緒」了。這也是鞏固國防,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的統一完整的需要。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20-05-05 03:27:3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