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玉」既已被引出「磚」也就完成歷史使命

  國民黨中常會昨日無異議通過召開「臨全會」的提案。值得一提的是,原來由中常委江碩平領銜的提案,只是要求召開「臨全會」討論,繼續「挺柱」還是「換柱」,但黨副秘書長黃昭順卻加上一段「如果黨代表認為有輔選困難,無法提升本黨候選人之聲勢,為救黨及立委選情,建請更換原總統提名人,並請朱主席應予勇敢承擔」。不過,最終為了避免刺激洪秀柱,還是將之刪去。
  也就是說,已經成為政治術語的「柱下朱上」,雖然確是江碩平提案的本意,但在提案文字表述上卻沒有明確表明,一切留待出席「臨全會」的黨代表以民主方式決定。正因為如此,國民黨中央決定邀請洪秀柱出席「臨全會」,讓她能有機會充分表達自己的意見。其實,按照政黨政治倫理,洪秀柱在被廢止「總統」提名人資格之前,就有資格出席黨的全國代表大會,而且其座位在黨的正副主席區。而國民黨中央昨日專門提及邀請洪秀柱出席「臨全會」,並讓她充分發表意見,就是要留下迴旋空間,避免將事情鬧僵。
  這是聰明並務實的一著。不但可以避免被蒙上「黑箱作業」及「欺凌」的污名,而且更可以透過民主辯論,將為何必須「換柱」的理由說清楚講明白,讓洪秀柱及其支持者心服口服,即使是不服也無法再佔領道德高地。而洪秀柱就正是辯論的積極主張者,此前是要纏著蔡英文辯論,無非是眼看自己的民調氣勢與蔡英文越拉越遠,就意圖以直接與蔡英文辯論,來把自己拉拔到與蔡英文平行的高度。但這個意圖被蔡英文看穿,因而一直不予理睬。畢竟,蔡英文在選情有利之下,已經放棄選戰中常用的進攻性策略,而是改為守成,以盡量避免出錯,尤其是避免在「口水戰」中,呈一時之快而說溜了嘴,被對方緊揪不放。
  也正因為如此,昨日國民黨中央在對媒體作採訪安排時,臨時改變主意,雖然仍然保留不安排嘉賓主題報告及主席裁示的流程,但卻加插入在中常會之前,朱立倫發表談話的議程,說明「換柱」的理由,歡迎記者採訪。同樣也是對可能被攻訐為「黑箱作業」的預防措施。
  可以預料,洪秀柱很可能會利用出席「臨全會」之機,提出一連串的質疑,並要求與朱立倫進行辯論。而朱立倫何嘗又不希望能趁此機會,講清楚「換柱」的理由及必要性、正當性。其實,挽救選情,避免「立委」選情崩潰而令國民黨淪落為小黨,這幾乎已經成為多數國民黨支持者的共識。而且,洪秀柱當初在並不具備參選「總統」是資質和實力之下,也貿然參加國民黨「總統」黨內初選,高擎的就是「拋磚引玉」旗幟,要引出朱立倫這塊「玉」代表國民黨出戰「總統」大選。但奈何朱立倫卻精於算計,怯戰避戰,要推出王金平來代替自己責任,但卻遭到馬英九的「狙擊」,而令自己的計劃落空。現在,眼看到國民黨即將因自己的不作為而淪喪,自己也將與洪秀柱一道,成為國民黨消亡的「罪魁禍首」,因而不得不負起責任來,咬緊牙關代表國民黨出征。就此而言,洪秀柱「拋磚引玉」的意圖,已經間接實現,就應是完成歷史使命,急流勇退了。
  但由於朱立倫當時的怯戰,使得洪秀柱這塊「磚」成了「玉」,現在自己又要以「玉」的姿態冒頭,並將洪秀柱打回「磚」的「原形」,豈非是對洪秀柱不公平?話是這麼說,但問題是洪秀柱只是在形式上成了「玉」,而其在實質上卻並不具備「玉」的資質,其實仍然是塗了一層「玉色」的「磚頭」。不要說,不但沒有能力挽救國民黨的危難,而且就是她被一群「急統派」智囊所綁架,自己又以「急統」理念挾持整個國民黨,可能會嚇跑大量的中間選民,從而更不利於在台灣地區弘揚「九二共識」,形成「動機與效果不統一」。實際上,洪秀柱及其團隊的做法,就有不少人質疑,其並非是志在參選,而是宣導理念。但「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並非是「宣道堂」,倘慘敗而失去制衡民進黨的實力,反而是統一更難實現,理念再好也是「得個講字」。
  洪秀柱在被廢止其「總統」提名人資格後,會否以「法律戰」挽回敗局,甚至是與國民黨「玉石俱焚」?現在最怕的是她背後的「急統派」智囊,眼看自己的借國民黨的「殼」宣揚自己的理念,甚至是將國民黨「新黨化」的意圖流產,而利用洪秀柱氣昏失智之機,不惜來個「魚死網破」。其中的採用「王金平模式」,向法院提出「假處分」之訴,就已經浮頭。
  但從司法實踐看,此招將肯定行不通。因為洪秀柱的被廢止參選人資格,與王金平的被撤銷黨籍,是兩回事。王金平提出「假處分之訴」之所以能得直,是因為撤銷王金平黨籍的決定,是由不具民意的考紀會作出,因而法院裁決此決定無效。正因為如此,朱立倫在接任黨主席後,改組了考建會,委任經過選舉而具有民意的「立委」或中央委員為考紀會成員。
  倘「臨全會」通過「換柱」決議,由於無論是出席「臨全會」的黨代表是經由全體黨員選舉產生,或是「臨全會」的決議也是經由黨代表表決通過,其本身就具有很強的民意,符合民主機制,因而洪秀柱即使申請「假處分」,法院也不得判其得直。
  至於「搓圓仔湯」之訴,朱立倫昨日已經說明,在與洪秀柱磋商時,只是從其民調落後和主張疏離主流民意為由,進行柔性勸退,而不涉及職位承諾,也就是沒有利益交換。倘朱立倫此說屬實,即使是洪秀柱提起「搓圓仔湯」訴訟,其指控也不能成立。洪秀柱聲稱有「錄音帶」為證,也要看其內容是否涉及利益交換。何況,倘她真的拿出「錄音帶」,就等於是與黨為敵,身敗名裂了。或許,這只是「拋浪頭」的恫嚇,以挾持全黨不敢「換柱」。
  但仍有人為洪秀柱鳴冤叫屈。其實細究起來,主要是兩種類型,一是國民黨深藍或「急統派」,另一是民進黨人及其支持者。後一種人當然並非是真心支持洪秀柱,而是擔心「換柱」後,民進黨「立委」過半的美夢難圓。
  其實,採用江碩平提案連署的中常委厲耿桂芳,又再另起提案,「建請黨中央妥慎處理本黨總統候選人爭議,務必在團結前提下達成本黨勝選目的」,將「換柱」調該為「留柱」,組成「朱洪配」參選,或許將能把「換柱」的震盪降至最低。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10-08 05:14:2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