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民進黨號召「罷韓」暴露其政治企圖

  明天就是「高雄市長罷免案」的投票日。本周三的民進黨中常會,蔡英文主席宣佈並簽發了「罷韓聲明」,呼籲高雄市民在六月六日踴躍行使「罷免投票」公民權,共同決定高雄城市未來。「聲明」聲稱,罷免是人民的基本權利,投票更是公民權的最佳展現,對於國民黨號召所謂「不投票、只監票」的行為,民進黨認為這不僅重重打壓民主政治的發展,也為台灣長期以來引以為傲的投票自由,提供了最負面的示範。民進黨譴責這種反民主的行為。而在高雄市民的辛苦努力之下,高雄市民提出的市長罷免投票連署突破了「門檻」,實現史上第一次的縣市首長罷免投票。這是台灣民主歷史的里程碑,高雄人已經為台灣寫下歷史。「聲明」提到,民進黨日前已於五月六日在前主席卓榮泰主持之中常會中通過成立「零六零六高雄市民意觀察小組」,確保高雄市民之公民權利行使不受阻礙,並且要求民進黨高雄市黨公職人員及先進同志,要堅持站在正確主流民意的一方,為歷史留下見證,責無旁貸。
  本來,在高雄市四個民間團體進行徵集「罷免連署書」的過程中,儘管原陳菊高雄市政府團隊尤其是其中的「新潮流系」成員,是積極參與的,但與民進黨中央及高雄市黨部,都沒有組織關係。而蔡英文還擺出一副中立的姿態,聲稱這是「公民運動」,尊重高雄市民的意願,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意態。
  但為何一旦回任民進黨主席,其態度就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呢?
  有人從本來是囿於「瓜田李下」,並沒有插手「罷免案」,也沒有作出參加高雄市長補選部署的陳其邁,最近卻頻頻返回高雄活動,而且活動內容又多以市政事務相關中,分析認為蔡英文是要力挺其「英系」大弟子陳其邁,並在民進黨進行市長初選之前為其做勢,因而才有此轉變。這個說法,有失蔡英文必須維繫包括各派系在內的全黨大團結的高度。不過,從某些跡象看,確是有著一些蛛絲馬跡。
  實際上,雖然到目前為止,「罷免案」是否能夠過關,仍然是屬於未知之數,但在民進黨內,某些派系已經為爭奪市長補選的出線權,進行暗中籌備,甚至已經在「反韓」的遊行隊伍中「亮劍」,因而硝煙味甚濃。前日,「海派」就透過媒體嗆聲,「罷韓」投票是陳其邁問鼎高雄市長的第三次機會,應該全力以赴,怎麼可以在那邊納涼坐轎、當「便新郎」?反觀剛上任的「海派」民進黨高雄市黨部主委趙天麟,已發動各區「立委」辦座談會,透過巷戰大力催票,甚至公開宣示「如果票開出來各里沒超過四分之一罷免門檻,以後大家見面就會很難過!」。
  這讓陳其邁感受到壓力,連忙回應說,六月六日投票是決定高雄的未來,這個是高雄的事情,也是大家所關心的,這個才是問題的一個重點,「這個也跟任何政黨或者是派系無關!」
  由於「新潮流系」擔心有「瓜田李下」之嫌,為避免被人說是「挪火為自己煮食」,因而積極參與「罷韓」者都強調自己不會參加市長補選。至於劉世芳,據說在長考之下,還是感到現時的「不分區立委」不錯,因而已經決定放棄參加高雄市長補選。而在高雄市黨部主委選舉中,以高票當選,即使是在兩年前民進黨高雄市長初選中落敗,但與陳其邁的差距也很小的趙天麟,就成為正在高雄市崛起的「海派」的要推出參加高雄市長補選的目標人物。何況,趙天麟已經在高雄市經營多年,「立委」也是在高雄市當選的,有選民基礎;而陳其邁雖然也是高雄世家出身,並曾任高雄市代市長,但已離開高雄市多年,而且其當年在謝長廷辭職北上擔任「行政院長」時,能夠以「最年輕直轄市長」之姿出任代理市長,也是拜其父親陳哲男,時任「總統府」副秘書長,得到陳水扁信任之福。但正因為年輕缺乏經驗,在處理泰國外勞暴動事件時失當而丟官,此後就少回高雄活動。而且也已經落選過,還有其父親的貪污案也對他不利,實際上他在高雄市長選舉中與韓國瑜達成「文明乾淨選舉」共識,致使高雄市長選舉成為歷年來最文明的一次選舉,據說就是雙方都知道自己的身上有不少「污點」,倘雙方打起「烏賊戰」來,將沒有贏家。因此,陳其邁還是老老實實當其「行政院」副院長。
  倘此,蔡英文突然主持「罷韓」,就不是要為陳其邁「造勢」,而是其他的原因。實際上。可能是出於以下的政治原因:其一、是擔心倘投票率太低少,將會對民進黨產生兩個副作用。一是不利於鞏固民進黨在高雄市的基本盤。民進黨在高雄市的基本盤大約為百分之三十五左右,折換為「罷免票」約為七十多萬票,如果「贊成票」達不到,甚至還低於五十七萬票,即使是贊成票多於反對票,「罷免」也無法「過關」,甚至連基本盤也保不住。二是蔡英文本人擔心贊成票過低,會令她的面子受損。因為在「總統」大選中,蔡英文在高雄市拿下一百零九萬票,如果「罷韓」票只得一半或更少,自己的面子將很不好過,因而必須以民進黨中央的名義發出「罷韓聲明」,以衝高投票率尤其是贊成「罷韓」的得票率,以為自己的面子「保駕護航」。
  其二、為爭取實現至民進黨長期執政的美夢,掃除所有障礙。在「總統」大選中,韓國瑜雖然輸給自己,但畢竟是自己的對手,而且也有五百五十二萬票,還在社會上掀起了強勁的「韓流」。到二零二四年「總統」大選時,民進黨提名的候選人,未必會有自己的高得票率,說不好就會被韓國瑜「報仇咁報」。對此,蔡英文如芒刺在背,必欲拔之。因而透過「罷免案」挫其銳氣,就是「拔刺」的一個方法。盡管韓國瑜仍可於明年參選國民黨主席,但卻可能會促使進國民黨進一步分裂,因而樂見其成。至於韓國瑜會參選台北市長,民進黨手中有一張「陳時中」的絕妙好牌,韓國瑜未必能夠「心想事成更」。
  下一個目標,就是對民進黨未來「總統」參選人有威脅的台北市長柯文哲。民進黨估計,柯文哲將會在二零二四年參加「總統」大選,其成立民眾黨就是為了這個目的,因而他就是民進黨下一個進行「罷免」的對象。實際上,在日前,已有民進黨人揚言,倘「罷韓」成功,下一步就是罷免柯文哲。因而柯文哲就有「罷免案」的「門檻」過低,贊成罷免票遠未達當選票,也將會丟官,並不公平之說,這是兔死狐悲。另外,民眾黨也沒有積極動員其黨員及支持者在明日投票。如果柯文哲被民進黨發動「罷免案」,並不幸過關,由於他是在「六都」中,施政滿意度最低的,因而倘他會被罷免,就是「玩完」。二零二四年「總統」大選,民進黨候選人就將少一個競爭對象甚至是威脅。
  國民黨的「二零二四」,將呈現「選譕人」的情況。曾經參選並敗選的朱立倫,已經過氣;王金平八十多歲,而且深藍對他有很大疑慮。馬英九也不可能吃「回頭草」。只有在新北市長任上政績不賴的侯友宜,最有潛力。實際上現在就有不少人認為他是國民黨「二零二四」的人選。如果能夠消除「皮藍骨綠」,及「兩顆子彈報告」的疑慮,確實是有力人選,盡管未能包贏,但也有利於凝聚力量,為國民黨保有基本盤。
  政績好也遭「罷免案」,似乎是「天荒夜談」。但在民進黨人的手中,什麼荒唐事不能製造出來?這是無需講政治倫理及道德標準的。這從清查黨產及「促轉會」的「東廠」行為中就可可知,民進黨是要將國民黨趕盡殺絕,掃除長期執政的一切障疑。因此,不排除侯友宜也將會步韓國瑜的後塵。
  如果明天高雄市天氣晴朗不下雨,就等於天老爺也不幫韓國瑜,而是要順民進黨之意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20-06-05 05:18:1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