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高雄市長補選暴露國民黨忽略培養人才

  「中選會」昨日公告高雄市長韓國瑜罷免投票結果,並決議於八月十五日舉行高雄市長補選投票,六月二十日至二十四日受理候選人登記。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規定,倘縣市長出缺,餘下任期超過兩年,必須在三個月內進行補選;如所遺任期不足兩年,則由「行政院長」委派代理縣市長,亦即無需進行補選。本來,按照這項規定,安排進行高雄市長補選的日期,最遲可到九月十二日。但「中選會」卻提前了幾乎一個月。而且還因為如此,補選的整個作業程序也隨之整體提前,因而從六月二十日起,亦即「中選會」確定韓國瑜因「罷免案」過關而被解除高雄市長職務之日的八天後,開始受理候選人登記。這當然是蔡政府「以快打慢」的戰術運用,趁著國民黨和民眾黨都正在尋求戰將出選,但卻又為苦於沒有合適的人材而撓頭,或將會進行「藍白合作」,而民進黨則已經確定參加補選的人選,可以好整以暇地參選之際,以突然襲擊」及「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宣布提前進行高雄市長補選,大幅壓縮選舉前的時程,不給對手任何準備時間。而且,更是堵死韓國瑜反悔,在法定的二十天時間內,提起「罷免無效之訴」的路。
  對此,國民黨和民眾黨都頗有意見。國民黨副秘書長謝龍介就指出,民進黨從「罷免國家隊」開始,打著「罷免」是人民權利的民主大旗,但行政團隊痕跡無所不在,到處可見算計。現在都已經達到「罷韓」的目的,還不放心,把補選壓縮到兩個月,顯見民進黨的心狠手辣。他指出,蔡政府把補選時間壓縮到最短,若從公告日算起,僅剩一個月,人民是看在心裡的,國民黨也要做最好準備,盡快選出人選迎戰。
  實際上,雖然按照《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的規定,在韓國瑜確定解職後的三個月內,任何一天進行補選投票,只要在投票日之前,留足法律規定的開展整個補選程序的時程,都不算違法。但蔡政府卻像把歷史當作是小姑娘隨意打扮那樣,也將投票日期隨意搓圓摁扁。這就將會帶來無窮後患。其中為了節省社會財政成本,將「總統」和「立委」兩個不同任期的公職的選舉,捆綁在一起進行。但「憲法」規定新一屆「立委」的任期是二月一日開始,而新一任「總統」是在五月二十日宣誓就職,在補選遷就「立委」報到及「立法院」開議的時間段前提下,這就必然會導致將「總統」選舉的投票日,訂在一月中旬之前,因而形成「總統」的選舉產生到宣誓就職之間,有長達四個多月的「空窗期」。
  如果是本黨甚至「總統」本人連任,那還好辦;如果是是「換人更換黨」的話,這個「空窗期」就顯得太長了。實際上,如果今年是發生政黨輪替,一月十一日選舉產生新「總統」侯任人,一月中旬發生新冠肺炎疫情,倘「留守政府」無心抗疫,甚至是故意「拆爛污」,就是「大件事」矣。
  民進黨已經於本週三的中執會會議通過了「高雄市第三屆市長出缺補選提名候選人徵召辦法」,並預於下週三的中常會,由黨主席蔡英文徵召「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投入高雄市長補選,陳其邁也將於當日請辭「行政院」副院長職務,投入補選。因此,民進黨及陳其邁本人是好整以暇,「穩坐釣魚船」。
  但國民黨卻找不到出戰人選。有傳說是將會徵召現年四十歲的「不分區立委」吳怡玎返鄉角逐高雄市長補選,因為她是「不分區立委」,即使是辭職參選,也沒有損失,因為可以由同黨提名「不分區立委」候選人中的「落選頭」遞補,黨沒有損失。但對於吳怡玎本人來說,由於是辭職參選,輸了後就「兩頭晤到岸」,而且也有人質疑她經驗不足。即使是進行「藍白合作」,民眾黨也找不到人選。理論上,已將戶籍遷到高雄市的蔡壁如可以上陣,她本人可能也有此意。但從目前情形看,由於蔡壁如從未在高雄深耕過,相比於曾任高雄市代理市長,也曾參加過「總統」大選,本亦是高雄出身的陳其邁,就顯得是「蚊髀與牛髀」。不過,她也是「不分區立委」,如果辭職參選,輸了後也將會成為「兩頭晤到岸」。當然,她作為柯文哲的心腹親信,可以返回台北市政府,作柯文哲市長的貼身幕僚。但柯文哲的市長任期將於二零二二年十二月屆滿,屆時因為已經連續兩任而不能再次參選爭取連任,就必須跟隨市長離開台北市政府大樓。因此,估計蔡壁如還是保住自己「立委」的職務好。
  這就暴露了「藍白兩黨」尤其是國民黨的人才之困。就以高雄市為例,差不多等於「將才空白」。就算是韓國瑜本人,也是因為在北農總經理位子上被民進黨「新潮流系」台北市議員迫走後,成了「失業漢」,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只是出於「救濟」的考慮,委任他為高雄市黨部主委的,並非是為了收復高雄市實施的「超前部署」。因而韓國瑜這個主委做得很窩囊,連黨務經費也得去籌措。當然,並未預料得到韓國瑜後來會掀起「韓流」,並收復高雄市。其實是「錯有錯著」,實際上連韓國瑜自己能否勝選也沒有信心,因而在國民黨中央已經決定徵召他出選高雄市長之後,他還曾跑回台北,意圖報名參加國民黨台北市長黨內初選。
  但韓國瑜當選並出任高雄市長後,不但是國民黨中央,連他自己,都沒有考慮培養人才的問題。本來,他透過借將等方式,找到李四川、葉匡時、陳雄文等人當其副市長。這三位都是優秀人才,但因為沒有「補缺」意識,都沒有要求他們將戶籍遷到高雄市,導致在韓國瑜被罷免後,卻不能參加市長補選。否則,以他們在高雄市一年多的市政建設政績,連陳水扁也不吝誇讚,其中任一人都是絕對可以與陳其邁一拼的。
  頗為詫異的是,去年十一月時,吳敦義曾經南下高雄,與王金平、李四川等人密談,計劃由李四川參加高雄市長補選。雖然當時的出發點,是倘韓國瑜當選「總統」,就必然要辭去高雄市長,並隨之要進行市長補選,而不是後來發生的韓國瑜遭到「罷免」。但即使如此,李四川也應立即將其戶籍遷到高雄。倘果如此,後來在韓國瑜面臨「罷免案」時,國民黨中央為了避免造成「自我認定韓國瑜必會被罷免」的印象,以影響士氣,而未能在預期會進行的市長補選之前四個月,將戶籍遷到高雄市,致使國民黨無法推出有能力戰將參加市長補選的被動局面。而李四川沒有沒有及時將其戶籍遷到高雄市去,究竟是因為工作太忙而一時疏忽,還是連自己也對能夠在市長補選中勝出而缺乏信心?則有待他自己解畫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20-06-13 03:45:0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