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民進黨權力重分配,派系暗鬥再起?

  民進黨第十九屆第一次全國會員代表大會已訂定七月十九日舉行。由於民進黨黨章規定,「全代會」及黨中央領導機構是兩年一屆,因而這是換屆會議,將選舉產生新一屆中常委和中執會、中評委,因而可被視為黨中央權力架構重新分配的會議,黨內各派系勢必會力爭在中執會及中常會獲得較多的議席,以利於在正好是屬於新一屆中央領導機構屆期中進行的縣市長黨內初選,獲得對本派系較為有利的條件,從而影響在第二十一屆黨中央領導機構時進行的「總統」和「立委」黨內初選的走勢。
  按照時程,黨中央將於今日開始到十九日,進行中執委選舉領表登記。在該項工作結束時,就可從領表登記的人物中,大致猜測出各派系的發展走勢,及相互間進行協調結盟及配票的情況。有的派系可能會上升,有的派系可能會維持現狀,但也有的派系可能會沒落甚至消亡。
  《民主進步黨黨章》規定,由「全代會」的黨代表一人一票選舉產生三十名中執委,隨後由三十名中執委一人一票選舉產生十名票選中常委。黨主席、直轄市市長、「立法院」黨團三長為當然中執委和中常委,但不作為中執委參與中常委選舉投票。民進黨的黨內選舉制度較轉為特殊,一名黨代表只能圈選一位中執委候選人。同樣,一名中執委也只能圈選一名中常委候選人。也就是說,每名中執委候選人必須獲得二十票以上才能當選,而中常委的當選「門檻」為三票。但有時某位候選人雖然所得票數已經跨過「門檻」,卻因黨章規定,單一性別在選出總數中每滿四人應有一人,而必須讓位於得票數比其低的受保障者而落選。當發生得票數相等的幾名候選人,多於應選名額時,就以抽籤「決生死」。因此,各派系的內部配票是否精準,及倘自己派系不夠票而與其他實力不足以參選中常委選舉的派系進行協調,就是爭取獲得席位以至更多席位的關鍵。至於十一名中評委,則是由黨代表一人一票選舉產生。
  因此,第一步的中執委選舉固然重要,第二步的中常委選舉也同樣重要。實際上,在兩年前的中常委選舉中,「謝系」本來具有兩席的實力,倘此就可以保持現狀。但因為其龍頭謝長廷長期在東京任職,「鞭長莫及」,於是就亂了陣腳。在早就經協商支援「海派」一席之外,餘下實力仍然可以當選一席,但有「謝系」中執委「跑票」,及在「抽籤」中「運氣不好」,而導致在中常委選舉中吃了「零雞蛋」。當然,「謝系」仍然擁有幾席中執委,但中執會是每三個月才開一次會,中常委則是每星期都開會,因而兩者間在參與黨中央運作的權力「含金量」不同。何況,即使是從常識看,中常委的權力和地位都比中執委要高。
  在兩年前的中常委選舉中,「新潮流系」兩席,再加上鄭文燦系統的一席就是三席,「英系」一席,「海派」兩席,「蘇系」一席,「正國會」兩席,「綠色友誼連線」一席。今次中執委選舉,可能會發生本來是屬於「謝系」的中執委,都會被「海派」接收的情況。實際上,在不久前的高雄市黨部主委選舉中,原來屬於「謝系的趙天麟、管碧玲就倒向了「海派」。本來,謝長廷曾任高雄市長,並曾任民進黨主席,因而在高雄市的範圍內,「謝系」具有較強的實力。但後來陳菊出任高雄市長的時間更長,而且更樂於在高雄市政府中使用「新潮流系」的成員,後來還成長為「菊系」的次生派系,因而人強馬壯,極大地壓縮與「新潮流系」有「派仇」的「謝系」。「謝系」在謝長廷長期派駐日本,無暇兼顧派系事務的情況下,只好改為投靠實力正在增長,而且暗中與「新潮流系」對抗的「海派」。「海派」仗著有「三立」電視台作輿論工具,實力更強。今年四月升級為剛性的「湧言會」,當然也是為了避開「媒體介入」之嫌。
  這本身就是一個大笑話。當年民進黨還是在野時,老是攻擊國民黨憑藉擁有較多的媒體而掌握了話語權,因而要求黨政軍退出媒體。而國民黨也「乖乖」地接受。但在民進黨再次執政後,卻推翻了自己的訴求,除了是接收了屬於公營事業的中央社及「華視」、「台視」等之外,民進黨人以各種形式規避「黨政軍退出媒體」而經營的電視台,如「民視」、「三立」等,更是有政府餵養而風生水起。並因而催生黨內第三大派系「海派」。另外,蔡政府也以提供廣告等手法,招降了一些媒體。因而現在台灣地區的傳媒環境,除了旺旺中時及聯合報系等少數之外,基本上已經「綠化」,這也正是現今台灣地區的輿論主導權,頗為不利於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主要原因。
  在「十九全」的中常委選舉中,有部分派系著手培養新人。「新潮流系」是著力將台北市議員梁文傑拱進中常會。梁文傑雖然本來就是「新潮流系」的培養對象,受到大佬林濁水、邱義仁的大力扶持,並被送到蔡英文胡志強的母校––倫敦政經學院修讀博士學位,並曾被安排參選「立委」,但惹來前黨主席林義雄的反對干涉而未能成事。今次「新潮流系」安排他為中常委候選人,看來有著「新潮流系」總召鄭文燦的因素,因為兩人的關係極好,因而在受到於澳門經營貴賓廳的台商招待時,都是兩人「孖公仔」出行。鄭文燦原來是「新潮流系」的票選中常委,在當選為桃園市長成為當然中常委後,就安排其他「流員」接棒。而預料今年底將接任「行政院長」,其當然中常委就隨著職務變更而卸任,因而必須加快「新潮流系」票選中常委人選的培養,梁文傑就成為接棒人選。
  但怪異的是,梁文傑的妻子林楚茵,因為是「三立」的新聞主播兼政論節目《前進新台灣》的主持人,而被「海董」林崑海看中,推薦她參加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候選人甄選,並獲安排在「安全名單」位置而當選。不過,她的「立委」辦事處與梁文傑的市議員辦事處,是「合署辦公」,這與「海派」在台底下與「新潮流系」對抗的政治現實,顯得不相適應。或許,「海派」是在升格為「湧言會」後,改變原來的策略,與「新潮流系」合作?
  另一個要培養新人的,是「蘇系」大佬蘇貞昌,但其培養對象卻是自己的寶貝女兒蘇巧慧。在將女兒送進自己曾經呆過的「立法院」後,又籌備推送她參選新北市長,這也是跟隨自己的從政軌跡,因為蘇貞昌曾經是原台北縣長,而且政績還不錯,因而一些新北市老市民還記憶猶新。在「九合一」選舉中,蘇貞昌出山參選新北市長,就是一為「神功」--為民進黨鞏固基本盤,倘有機會當選更好,二為自己—,為蘇巧慧未來參選新北市長打好基礎。現在,眼看到侯友宜的政績及口碑不錯,蘇巧慧難於二零二二年獲勝,因而只能是等待二零二六年,反正蘇巧慧還年輕,等得起;但是,蔡英文卻可能在今年底就會在鄭文燦的桃園市長任期過半,辭職不用進行市長補選,只須「行政院」委任代理市長即可時,委任他出任「行政院長」,以積累政績在二零二四年代表民進黨參選「總統」。蘇貞昌各感到時間的急迫性,擔心自己卸任「行政院長」後,到蘇巧慧二零二六年參選新北市長,「空窗期」太長,因而就有傳說,他親自向蔡英文請託,安排蘇巧慧參選中常委。雖然遭到「總統府」和蘇貞昌本人的否認,但未必是空穴來風。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20-06-16 03:52:3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