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國民黨「換柱」使宋楚瑜呈騎虎難下之態

  國民黨啟動「換柱工程」,民進黨固然是大吃一驚,除了是總結蔡英文「躺著選也可當選」的選情之外,也將使民進黨「立委過半」的「宏遠」告吹。實際上,國民黨中央決定「換柱」後,北中部的「立委」參選人當即精神振奮,一掃半年來萎靡不振的低沉氣氛,再加上黨中央加碼下撥選舉經費,使得他們又像一條活龍,因而估計國民黨「立委」的中北部選情,可以維持住基本盤。即使南部「綠油油一片」,由於花蓮、金門、連江、台東等縣和原住民「立委」,已經基本上是國民黨的囊中物,因而民進黨過半的希望,正在幻滅。只 要國民黨能夠掌握三分之一以上以至更多的議席,就能對明年有可能的「英政府」發揮制衡作用,不讓民進黨當局胡作非為。更重要的是,可以保住啟動「修憲」的 主導權和主動權,防止民進黨發動「修憲」,將「憲法」中所有保障一個中國的元素剔除乾淨,以實現「憲政台獨」,並可在明年 五月十九日 之前,防擋民進黨聯手親民黨、台聯黨和「第三勢力」政黨的「立委」,發動「罷免」馬英九的「總統」職務。因此,民進黨要不氣惱,那才是叫怪。
  其實,對「換柱工程」氣惱的,還有宋楚瑜。因為在國民黨成功「換柱」之後,他就將陷於騎虎難下之勢,繼續選下去,可能會比四年前輸得更慘,徹底終結他的「人氣王」現象;倘急流勇退棄選,卻是面子掛不住,而且更將令其子弟兵——親民黨「立委」候選人丟盔棄甲,正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幸好,現在距離「中選會」辦理「總統」參選人領表登記作業還有一個多月,宋楚瑜尚有時間作冷靜思考,權衡利弊,以求「兩害取其輕」,將親民黨和自己的損害減自最低。
  實際上,推動宋楚瑜參選「總統」的最大誘惑及推動力,就是國民黨確定提名洪秀柱參選「總統」。——本來,宋楚瑜是並不打算參選「總統」的,盡管因為三年多前的「立委」選舉,親民黨的得票率跨過百分之五「門檻」,因而可以直接提名「總統」參選人,而無須象四年前那樣,循「公民連署」方式參選,那麼辛苦地徵集近三十萬名選民的連署書。但宋楚瑜還在觀望,因為他在二零零四年的「連宋配」後,屢選屢敗,得票率一次比一次低,他已對自己的實力有所懷疑;而陳萬水的逝世,也使他產生不再參選的念頭。而在國民黨「總統」黨內初選階段,宋楚瑜始終認為朱立倫的實力不弱,可以與蔡英文一拼。因而儘管洪秀柱「拋磚成玉」,但宋楚瑜還是要等待,在 七月十九日國民黨舉行「全代會」時,洪秀柱的提名會否被黨代表們否決,另行徵召朱立倫。正因為如此,當宋楚瑜接到國台辦邀請,前往北京觀賞「九三閱兵」時,他就爽快地答應了,並得意洋洋地公佈出來。他是知道,倘他在「九三閱兵」之前宣佈參選,是會被以「不幹預台灣地區的選舉」的理由,撤銷到北京的邀請的。而且觀賞閱兵對他本人及親民黨「立委」的選情,是利還是弊,也一時未能研判清楚。實際上,他後來委派秦金生秘書長赴北京閱兵,加上應對失措,就使得宋楚瑜的民調一度低於洪秀柱,雖然後來再次爬過洪秀柱的頭,但一直徘徊於低位,無法上升。
  在國民黨「全代會」決定提名洪秀柱,而朱立倫也沒有「掛帥出征」的意圖及跡象後,宋楚瑜認定洪秀柱挑不起這副重擔,國民黨的「總統」和「立委」選情都將分崩離析,正好讓他本人及親民黨「立委」參選人分別接收資源,因而就正式確定參選了。宋楚瑜當然知道自己當選不了「總統」,但卻是要「母雞帶小雞」地拉抬親民黨「立委」的選情。而國民黨內也有一種「陰謀論」,研判宋楚瑜是要與蔡英文進行政治交易,以自己參選「總統」來壓抑洪秀柱的選情,力保蔡英文當選,而換取「行政院長」職務。
  實際上,宋楚瑜是一個政治精算師,他的每一個政治動作,背後一定都有他的一個精緻的盤算,他絕對感到國民黨提名洪秀柱參選「總統」是他極佳的機會。而且,在國民黨內部爆發「馬王政爭」之後,以王金平為首的「本土派」就有鬆動的跡象,如果他能夠拉攏到王金平與他聯合作戰的話,那這一局的勝算就更大了。何況,去年臺北市長選舉柯文哲帶給他一個鼓勵跟啟示,就是柯文哲使用「超越藍綠」的方式,政治素人也可以贏得臺北市長,而且橫掃千軍,那宋楚瑜認為自己的能力比柯文哲還強得多,他為什麼還不再次挑落去參選呢?
  而現在,國民黨決定「換柱」後,支撐他參選「總統」的利基因素已經流失了一大半。不但是國民黨支持者回流,讓他難以渾水摸魚,趁火打劫,搶奪國民黨選票資源,而且更是破滅了他「策反」王金平,拉攏國民黨內「本土派」,以便在洪秀柱慘敗後,或是親民黨吞併國民黨,或是自己重返國民黨,擔當國民黨「新共主」,利用黨機器淩遲處分包括馬英九在內「仇敵」的美夢。
  其實,不管宋楚瑜怎麼算計,都看不到自己「燈下黑」的弱點。實際上,宋楚瑜頭上的「光環」已經越來越暗淡,越選票數越少。二零零零年他首度參選「總統」時,獲得百分之三十六點八六的得票率,是他最輝煌的時候。在二零零四年他與連戰配對參選,得票率是百分之四十九點九。但兩年後參選臺北市長,就開始走下坡路了。四年前二度參選「總統」,得票率更是只有百分之二點七七,連百分之三都不到,不但是分配不到「選舉補助金」,而且連參選保證金也遭沒收。
  宋楚瑜是否繼續參選下去?他要發揮「母雞帶小雞」的作用,看來並不理想。由於親民黨是「一人政黨」,黨內缺乏名將,只有劉文雅等少數幾個人,本來其「立委」選情就不佳。在洪秀柱出線後口沒遮攔,中南部還有幾位「立委」或是「 跳船」,或是棄選。但現在國民黨決定既然「換柱」,這些人或許還會回心轉意,宋楚瑜又將失多部份民意基礎。
    其實,宋楚瑜在眼看到自己的「總統」和親民黨的「立委」選情一直低位徘徊,而國民黨又有效地控制住王金平,他就已經深感不妙,因而轉為不排斥國親合作,甚至還說「癡癡地等」。不過,在國民黨決定「換柱」後,曾經有過的時機已經過去。盡管朱立倫與宋楚瑜的關係不賴,但肯定不會與他合作。因為兩人都是外省人,也都是男性,難以起到加疊效果。更重要的是,無法過得了馬英九這一關。因此,宋楚瑜的遭遇,可能會比四年前更糟。這個精於算計的人,怎麼也算不到國民黨會「換柱」,讓自己騎虎難下,極為尷尬恐惶。
  (發自上海)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10-12 03:37:2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