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政府親美抗中策略的虛實與前景

  蔡政府「親美抗中」的另一例,是引進美軍協助台軍進行訓練。本來,這是「只能做不能講」的事情,但可能是美軍知道了蔡政府要「狐假虎威」的心態,當然更是自己想能「重返台灣」的心理折射,因而就在中美及兩岸關係緊張之際,美方首度發布以往被視為「高度機密」的美軍在台訓練台軍的片段,片中更出現「中華民國國徽」及台灣「陸軍」字樣。而台灣「國防部」竟也證實片段的場景在台灣,形容這是「正常軍事交流」。此顯示,這是美國軍方與蔡政府「哥有情妹有意」地聯手合演的一齣「雙簧戲」,各取所需地在向北京展示其「實力」及意圖。

     事情的來龍去脈是,美軍特戰第一總隊去年二月在臉書公布了四十四秒名為「EXCELLENCE(卓越)」的宣傳短片,作爲協助盟友訓練的國際宣傳。這個短片首度披露美軍在台訓練陸軍特戰人員的罕見畫面。短片顯示,兩軍特戰部隊共同執行室內攻堅、戰傷救護、人員撤離等訓練。多名美軍教官搭配一名身着台軍迷彩服的特戰官兵,在營舍中模擬進行戰術搜索,並由美製黑鷹直升機撤離。直升機尾印有「陸軍」中文字樣與「中華民國國徽」,顯示美軍位置在台灣。

  據報這個代號「BALANCE TAMPER」的台美特戰部隊互動協訓,每年執行一到兩次,由美陸軍第一特戰總隊派遣分隊赴台,與台灣三軍特戰部隊,實施共同訓練。美軍第一特戰總隊下轄四個特戰大隊與支持大隊,責任地區覆蓋美國西岸、印太、大洋洲、俄羅斯與部分中亞地區,其中特戰第一大隊與所屬各中隊駐防在沖繩與韓國。

本來,該宣傳片去年二月就已曝光,在美軍特戰第一總隊臉書及官網都找得到,但被人們所忽略。而美軍特戰第一總隊可能是要特別「強調」這個信息,於六月二十九日特別將之重新置頂宣傳。經台灣媒體報導後,台灣「國防部」竟然也罕見地予以證實,聲稱美軍視頻中有關披露台美軍事協訓片段「皆屬正常軍事交流」,對此表示尊重。中央社引述不具名的軍方人士說,台美在特戰上共同演訓、協訓已執行多年,甚至有超過十年的時間,但過去台灣「只能做、不能說」,但現在因為台美關係升溫,變成「可以做,但由美方說」。因而民進黨「立委」王定宇就聲稱,事件是台美軍事交流臺面化、正常化的重大進展。

而親綠的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學者蘇紫雲也分析稱,美軍落實《國防授權法》的要求,强化台灣「不對稱戰力」,特戰就是其中重要一環;而美軍公布相關畫面是在向大陸傳遞清晰的戰略信號,即「不要誤判情勢令共軍采取軍事冒險行動」。親藍的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副教授黃介正則指出,美軍的作爲當然也是希望台灣進一步鞏固「親美聯美」的政策方向,「簡單地說,美國此舉將台灣綁得更緊,也加深兩岸的戰略互疑」。

         美軍此舉,除了是要將台美之間的軍事活動公開化、政治化之外,其實也是在為踩踏中美建交三原則試探「水溫」,為重新與台灣當局締結軍事同盟,及恢復在台灣地區駐軍,釋放及製造輿論。     

實際上,在中美建交談判中,雙方爭論得最激烈的,就是鄧小平提出的「廢約、撤軍、斷交三原則」。美方開始時不願接受,其後兩國在絕對保密狀態下通過多種渠道進行了艱苦卓絕的討價還價。經過曲折複雜的鬥爭,美方最後終於接受了中國有關台灣問題的「斷交、撤軍、廢約」三原則;作爲交換條件,中國不再提「解放台灣」的口號而改稱「統一祖國」,幷同意《美台共同防禦條約》不立即廢除,而是在一九七九年末該條約法律生效期滿時自然終止,所以建交公報中用了「終止」而不是「廢除」字樣。一九七九年一月一日,中美兩國正式建立大使級外交關係,美國宣布斷絕同台灣當局的所謂「外交關係」,幷於年內撤走駐台美軍,終止《美台共同防禦條約》,亦即「斷交、廢約、撤軍」。

       因此,美軍特種部隊現身台灣與台軍聯合訓練,顯然違背了中美建交時美方所做的美台「斷交,廢約,撤軍」的承諾。其實,美軍「不忿」這三原則中的「斷交、廢約」兩原則,已經採用各種手法展現。包括每年向國會提交的「年度國防法案」中有關台灣的部分內容,最近更是提出單項的《台灣國防法案》,要求美國國防部確保美軍有阻止中國「侵略台灣」的能力,避免中方透過武力奪取台灣的控制權,造成「既成事實」,法案並要求美國國防部長定期向美國國會提交報告,以確保美國有能力履行《台灣關係法》所規定的義務,就等於是「單方結盟」。而美國軍用運輸機借口機件故障在台灣軍用機場降落,及公開提出要派出軍艦到高雄左營軍港訪問,近日更是放聲,美軍將來要在台灣駐軍五萬人,並建設至少三個軍事基地,就是要推翻「撤軍」原則。

     而在推翻與台灣當局「斷交」的原則方面,由於這並非是美國軍方的權力範疇,因而軍方沒有涉及這個議題。具有權力的美國白宮和國務院也倒是較為謹慎,蔡英文就職時,美國國務卿並沒有親自到台北祝賀,特朗普也沒親自打電話給蔡英文,就顯示美國方面雖然要利用台灣來牽制中國,但尚未有愚蠢到要與台灣當局「建交」。

但台灣方面卻是異想天開,有人在孜孜以求與美國「建交」,其中又以「立法院長」游錫堃最為狂熱,已經提出數次。而蕭美琴駐美的任務之一,就是伺機向特朗普提出建議,由他向蔡英文提出訪問美國的邀請。倘事成,蔡英文則「投桃報李」,邀請特朗普訪問台灣。這等於是要為「美台建交」邁出極為重要的第一步了。

但蔡英文卻是仍然較為謹慎。一方面,她仍然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但另一方面,卻也是繼續奉行「不刺激,不挑釁,零意外」的策略,避免進一步惡化台海局勢。在以「恐中反中牌」爭取到連任之後,又回复到較為務實的原處。即使是在大陸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港版國安法」的問題上,本來按照蔡英文去年的做法,她就要專門開個記者會,但今次卻沒有,只是藉由出席5G記者會,被動回應。而在香港特區政府公布「港版國安法」的實施細則,直接觸及台灣政治團體及駐港機構時,蔡英文的反應也不如預期那樣激烈。蔡英文在慰問日本水災的推特文章中,也同時慰問大陸的水災。但蔡英文要以「切香腸」方式實現「特殊兩國論」的用意,還是很明顯。

在美國方面,特朗普雖然是一把「無定向神經刀」,但有一樣,他是神經不起來的。那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安理會中擁有的一票否決權,特朗普將難以在國際事務上為所欲為。由於在五個常務理事國中,中國使用否決權最少,因而倘萬一非要使用不可時,正當性及公信力最強,這是濫用否決權的美俄不可同日而語的。即使「退群如食生菜」的特朗普,也不會更不敢退出聯合國,否則他的「世界一哥」地位就將不保。而他現在的各種作為,就是為了遏制正在追趕「一哥」的中國。倘另起爐灶,就是打破「二戰」之後的世界秩序,各「小弟」們將不會跟從。

這也正是某些人以「悖論」來評價,特朗普連任比拜登當選更為有利於中國在國際上的環境的依據。因為拜登是意識形態型的,將會拉攏「小弟」圍遏中國。而特朗普則是利益至上型的,為了鞏固「一哥」地位,連自己的伙伴也得罪遍了,中國在國際環境中反而有「趁隙而入」的空間,實行「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的策略。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20-07-09 08:10:5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