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新潮流系成大贏家惟也將樹大招風

  在週日舉行的民進黨第十九屆第一次「全代會」,主要功能是換屆選舉。結果,「新潮流系」成了大贏家。由於在三十席中執委選舉中,「新潮流系」配票精準,推薦的九名候選人呂林小鳳、李昆澤、梁文傑、許淑華、陳大鈞、林俊憲、許智傑、周春米、黃世傑全部當選;這就保證了在十席中常委選舉中,「新潮流系」規劃的三名候選人梁文傑、許淑華、李昆澤,剛好是平均每人都可獲得當選「門檻」的三票,而不用與其他友好派系進行換票,自然當選,無需欠下其他友好派系的「票情」,當然也沒有多餘選票支援其他友好派系。
  由於「黨章」規定,黨主席、黨籍直轄市長和「立法院」黨團三長是「當然中常委」,而桃園市長鄭文燦和「立法院」黨團幹事長鄭運鵬、書記長鍾佳濱也是屬於「新潮流系」,這就使得「新潮流系」擁有六席中常委,雖然後三席是隨著職務變換而調整,但畢竟在第一個年頭,「新潮流系」在十七席中常委中(另五席當然中常委是:黨主席蔡英文,「立法院」黨團總召柯建銘,台南市長黃偉哲,假定當選高雄市長的陳其邁,還有一席是由作為當然中執委的黨籍縣市長中互推一人)佔有百分之三十五度份額,倘再加上與「新潮流系」有合作關係的黃偉哲,就是百分之四十一;倘再以「新蘇連」計算,就是已經超過半數,幾乎是掌握住民進黨的命脈。這對「新潮流系」在二零二二年的地方公職選舉的黨內初選,影響至大。雖然每屆中常委的任期只有兩年,但如果在兩年後的換屆改選仍然能夠保持此一優勢,就將必然會直接掌握對二零二四年「總統」和「立委」選舉的黨內初選,尤其是「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安排的主導權。
  意想不到的是,「新潮流系」不但在中執委和中常委選舉中所向披靡,而且在中評委選舉中,也是大顯神通,在十一席中評委中拿下了四席。更讓人目瞪口呆的是,本來是中常委的「英系」大首領陳明文,因為受「高鐵遺箱案」之累,而被蔡英文安排改為參選中評委,並規劃參選中評委主委。但在中評委互選主委中,竟然敗於並不太知名的高雄市議員康裕成,讓「新潮流系」再下一城,連蔡英文也「冇面俾」。當然,這更是以按照「黨章」規定,中評會的職權是監督中執委推行黨務工作;對黨內規及預算進行備查;審議黨的決算;決定對黨員及各級組織的獎懲;對黨員及各級組織作獎懲決定時得解釋黨章及相關規定。而陳明文「高鐵遺箱案」雖然已經做出合理解釋,但畢竟以中評會主委的高標準比照,似乎是「德不配位」,因而中評委們也就無需看蔡英文的「臉色」。這與蔡英文在提名「監察院」人選時,提名爭議性較大的陳菊、黃健庭一樣,均是忽略被提名者的個人品德,因而又一次遭受挫敗,而且反對意志還是來自黨內。
  此顯示,「新潮流系」已經拋棄了自創「流」以來就一直奉行的「老二哲學」,從「抬轎者」的角色,要演變為「坐轎者」。實際上,現在民進黨檯面上的「二零二四儲君人選」,「副總統」賴清德和鄭文燦,以及「正國會」會長林佳龍,前二人都是屬於「新潮流系」。而從各種因素綜合考量,林佳龍的可能性正在逐步消淡;賴清德雖然具有「第一順位」優勢,但似乎是各方面的條件都不如鄭文燦。一方面是鄭文燦的個人表現優於賴清德,不但執行能力強,而且廣結善緣,甚至藍綠通吃,政商和融,從其母親喪禮的「虛撼」場面,就已折射出各方人物都在心目中認可他是未來「總統」的據位人,因而提前籍著「喪禮內交」進行「肢體語言」式的表態。另一方面,鄭文燦不但是蔡英文的私人摯友,而且也被蔡英文視為接班人。二零一四年「九合一」選舉,民進黨有多人當選直轄市長,其中連任的是陳菊、賴清德,新當選的有鄭文燦、林佳龍,但在他們的就職禮舉行時,蔡英文只是親到致賀鄭文燦,其實在選舉過程中也多次為其站台助選。在今年十二月鄭文燦的桃園市長任期過半後,蔡英文可能會任命他為「行政院長」,讓他積累更多的政績,及在「中央」任職的經驗。相信,在進行「總統」黨內初選時,有「第一順位」之便的賴清德,應是不如鄭文燦。實際上,在台灣地區實行「總統」直接民選產生後,就一直沒有「副總統」可以當選「坐正」的傳統。
  但是,可能也將會應了「樹大招風」的規律,必會惹起其他「非新潮充系」的抵制以至圍剿。實際上,當年民進黨「全代會」通過「解散派系」的決議,就是衝著「新潮流系」而來,其他派系寧願賠上自己派系「陪葬」,也要與「新潮流系」「攬住一齊死」。後來更是發動「手術刀行動」,圍剿以「新潮流系」為主的「十一寇」,令「新潮流系」參選人在民進黨「立委」黨內初選中全軍盡墨。 不過,既然蔡英文本人樂於操控派系勢力以達致恐怖平衡,從而鞏固自己的權力,但卻又缺乏駕馭派系的能力和魄力,因而黨內各派系今次要遏制「新潮流系」,並不容易。何況,蔡英文也需要「新潮流系」為自己「保駕護航」。
  「新潮流系」作爲民進黨內一個真正剛性的派系,不但具有鮮明的理念,而且,其組織完整,紀律嚴密,成員同質化高,凝聚力大,排他性强,被形容爲「黨中之党」。一旦「流」內的領導機構「政協」作出决策,每位「流員」都必須嚴格遵照執行,體現了執行决議的「集中性」。而且,「新潮流系」强調派系內的「集體生産、資源共享」的集體意識,並反對「個人英雄主義」,實行「民主集中制」的組織原則,使「新潮流系」在對外的鬥爭中保持整個派系的一致性,被稱爲「是一群踢著正步進去開會的人」。因此,在對外的鬥爭中,「新潮流系」展現了團結一致的面貌,能够對自己掌握的票源進行精確的計算和評估,做到滴水不漏,在黨內公職的提名選舉中無往不利。只要是經由「新潮流系」提名擔保的,一般都不會出現意外,穩定當選。
  但「新潮流系」的「流員」不多,到目前爲止也僅有不到三百人,還有一些沒有曝光的「地下流員」。這是因爲「新潮流系」采取了嚴格的加入派系的標準,寧願堅持少而精的原則。任何人要加入派系,需要經過一整套嚴密的程序。先要進行觀察,瞭解此人平常的表現,以確定其一貫的立場、態度和品行;然後再進行考核和審查,考核其對「新潮流系」「台灣獨立」、群衆路綫和社會民主主義這三大主張的理解深度和堅持决心。還需要兩位本系幹部的推薦,填寫申請表格,要寫明對其操守、能力、專長及派系忠誠度的審核意見。最後由區會送交「政協」進行討論通過,這樣才算走完加入派系的程序。「新潮流系」嚴禁自己成員跨派系,因此,加人該系後,就不能加入其他派系;如果原來是其他派系的,也必須退出來。「新潮流系」這一套加人派系程序比加入民進黨還要複雜、還要艱難,以此來保證「新潮流系」成員的理念的「純潔性」和行動的「一致性」。
  爲了保證派系成員在理念上和行動上對派系的忠誠,「新潮流系」針對加入派系的新成員制定了一套人才的長期培訓計劃。每個加入派系的新人都必須接受派系的課程訓練,然後依個性、專長等將他派駐基層磨煉,或到海外深造。正是在這樣精心的計劃磨煉和培養之下,使得「新潮流系」的人才濟濟,組成强大的人才後備軍,形成了十分完整的接班梯隊。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20-07-21 03:12:1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