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應有最後一次張夏會的必要心理準備

  台灣陸委會主委夏立言將於今日下午前往大陸廣州,晚上將接受大陸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宴請,明日午進行第二次「張夏會」,下午拜謁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墓,此後轉往東莞探訪台商,在深圳機場返台。
  張夏會及此前的張王會,是兩岸關係的重大事項,也是雙方建立兩岸事務主管官員聯絡常態化機制的重要方式。在經過陸委會前任主委王郁琦於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九日拜訪澳門特區行政長官崔世安並互稱官銜的「探水溫」後,習近平主席於十月間提出兩岸雙方主管部門負責人可以就兩岸事務見面交換意見。
  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一日,國台辦主任張志軍與來訪的王郁琦在南京紫金山莊紫金廳舉行雙方兩岸事務主管部門成立二十多年來首次負責人正式會面,就推進兩岸關係有關問題交換意見。這是數十年來,兩岸事務負責人第一次正式會談,也為兩岸政治對話打通平臺、奠定互信基礎寫下新的一頁,標誌著兩岸接觸進入「2.5時代」。此次會面是兩個部門間建立常態化聯繫溝通機制的開端,是在兩岸政治互信不斷增進、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日益鞏固深化的形勢下,兩岸關係取得的又一突破性進展。隨後,張志軍與王郁琦在台灣桃園華航諾富特飯店,舉行雙方兩岸事務主管部門負責人第二次正式會面,就兩岸關係形勢和如何推進兩岸關係交換意見。
  王郁琦因「張顯耀事件」辭職後,張志軍應陸委會新任主委夏立言邀請,於今年五月二十三日至二十四日赴金門參訪,並進行兩岸事務主管部門負責人的第三次正式會面。張志軍此行有兩大重點,一是與夏立言就兩岸關係形勢及有關問題交換意見,包括進一步討論和推  動與金門相關的民生議題;二是與金門各界代表座談,走訪基層民眾,瞭解金門鄉親的生活,聽取金門各界對兩岸交流合作的意見和建議。這次「張夏會」是在二零一六年台灣大選民進黨籍候選人蔡英文訪美前夕,其時間點和地點的選擇都耐人尋味。尤其是在地點方面,首次「張夏會」選址在金門深具意涵。上世紀九十年代海峽兩岸紅十字會組織在金門簽署《金門協議》,成為兩岸間的第一個協議,解決了人員的遣返問題。《金門協議》破除了當時兩岸交流的堅冰,開闢兩岸通過協商談判的先河,也為後來兩岸事務性商談建立了談判模式。歷史上金門也是兩岸戰火交鋒的先頭陣地,金門人民極其珍惜來之不易的和平。兩岸關係不能走回頭路不僅是官方的認識,也是包括金門人在內的兩岸人民的共同願望。因此,「張夏會」選在金門進行似是要彰顯,兩岸和平是人心所向,迄今不承認「九二共識」的民進黨應該反思自己的兩岸政策,「空心菜」蔡英文也應作出對台灣人民負責、對歷史負責的兩岸關係表述。
  正因為首次「張夏會」的地點選擇充滿政治意涵,因而明天的第二次「張夏會」選擇在廣州舉行,事後夏立言還將會拜謁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墓,就讓十分敏感的「立委」們浮想聯翩。實際上,夏立言昨日上午與海基會董事長林中森等到「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報告時,民進黨「立委」莊瑞雄就詢問怎麼會選擇廣州。而夏立言則回答說,一方面是去過的地方就不會再去,另一方面是廣州是辛亥革命起源的地方,黃花崗烈士也在哪里,是有歷史意義的地方。  當莊瑞雄嘲諷說,「你怎麼都選輸的地方?應該選武昌」,夏立言則回答說,「我們屢敗屢戰」。可以說,這個選擇折射了國民黨人即使是慘遭「二零一六大選」大敗,也將不會氣餒,必會像廣州起義的先輩那樣,在哪兒跌倒,就從哪兒重新站起來。
  為此,夏立言坦言這是他的「畢業旅行」,但希望不是兩岸事務首長會議的最後一次。兩岸交流對於馬政府來說,是基於「九二共識」,未來領導人可能可以找出更好的基礎,去進行兩岸關係。他抱持平常心,希望兩岸制度性協商和兩岸事務首長會談持續辦下去。
  夏立言的說法,於公於私都當然正確。對他本人而言,他作為深藍國民黨員,明年政黨輪替後肯定不獲蔡英文所信任,而且在已經有不少民進黨人覬覦陸委會的職位之下,夏立言肯定不會獲得留任,因而他將明日的「張夏會」定位為他的「畢業旅行」。而對公而言,他當然是希望希望兩岸制度性協商和兩岸事務首長會談持續辦下去,不管屆時的陸委會主委是誰。
  不過,說是「畢業旅行」,可能也會有過於絕對之嫌。實際上,雖然說蔡英文現在是「躺著選也可當選」,但仍然存在著某些變數。比如不排除在明年一月十六日的「總統」大選之前,會發生某種突發事件,蔡英文「煮熟了的鴨子也飛走」。這樣,夏立言就將可繼續與張志軍進行「張夏會」。但倘是由蔡英文勝選的話,明天就將是最後一次「張夏會」了。因此,對此應有充足的心理準備。
  理由很簡單,民進黨至今沒有廢除至少是凍結「台獨黨綱」,蔡英文本人更是沒有承認「九二共識」。因而即使是蔡英文能夠繼續使用夏立言,也將不會再有「張夏會」。實際上,「張夏會」和此前的「張王會」之所以能夠進行,是由於馬英九和執政的國民黨承認「九二共識」。既然如此,在蔡英文走馬上任後,兩岸事務主管官員的常態化聯絡及會晤機制,就將被關上大門了。
  可能有人會說,雖然蔡英文可能會在一月十六日勝選,但她要到五月二十日才走馬上任。倘是以兩岸事務官員會晤的時間隔間標準,下一次「張夏會」的時間是明年四月中旬,此時馬英九尚在臺上,應當可以進行。確實,還是一個機會。從正面看,在馬英九卸任之前,進行最後一次「張夏會」,隨後就嘎然而止,而且兩會協商也隨之停止,就更能顯得不承認「九二共識」將會導致後果的強烈差異了。
  但從時間看,可能會有兩大不確定因素:其一、此時距離馬英九卸任只有一個月的時間,「張夏會」能談些甚麼?只能是形式主義。除非是馬英九要凸顯有及沒有「九二共識」的強烈反差,那怕只是一個形式,沒有實質作用,也要進行。
  其二、民進黨可能會反對,一來正是擔心「對比」,二來更重要的是,民進黨的理論是,在新舊政府交接前,任何重大的決策、人事等,都必須暫時凍結,亦即不能「搶步」行事,因而不願見到有「張夏會」,並將其達成的共識「強加於」新政府的頭上。
  (發自上海)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10-13 03:56:4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