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換柱」未必引發國民黨分裂或惹來法律戰

  國民黨中央已經決定在本月十七日召開「臨全會」,以便使「柱下朱上」獲得黨的最高權力機關的授權,從而取得正當性。與此同時,也是要凝聚全黨的團結氛圍,重振士氣,全力投入「二零一六」選戰,即使是未能挽回「總統」大選的敗局,也希望不要輸得那麼慘烈,更是希望國民黨「立委」議席能守住三分之一的「死線」,以確保國民黨黨團對「修憲」的發動權,並制衡民進黨黨團聯合其他政黨黨團,提出含有剔除所有一個中國元素的「修憲」議案,及在明年五月二十日馬英九卸任之前,發動對馬英九的「罷免案」。因此,儘管國民黨中央也明白到「換柱」極大地傷害洪秀柱愛黨的積極性,讓她備受委屈,也必須為之,而且還具有極強的緊迫性。
  實際上,從上週三中常會通過中常委江碩平領銜連署的召開「臨全會」提案,到召開「臨全會」,只不過是短短十天的時間,可見事態的緊急。一方面,擔心「夜長夢多」,時間拖長可能會給別有用心的政治勢力提供機會,見縫插針地挑撥離間,跳動國民黨內爆發紛爭,從而導致再次發生大分裂;二來也是距離明年一月十六日「總統」大選及「立委」選舉,尤其是「中選會」進行「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參選人領表登記作業的時間很近,國民黨重新部署選戰佈局後,無論是從選戰的組織及經費準備到輔選造勢,都必須儘早盡快完成,不能再拖。
  但是,《中國國民黨黨章》第十八條規定,「中央委員會認為有必要或有直轄市及縣(市)級黨部半數以上請求時,得召集臨時全國代表大會」。而現在國民黨發動召開「臨全會」,卻並非是採用這兩項要件中的任何一項。看來,可能是以中常會來代替中央委員會。雖然可以抬出中央委員會授權中常會處理日常黨務的理由,勉強可以說得過去,但倘發生黨內分裂內訌,就將被「挺柱」的一派攻擊為違法組織程式。其實,為「穩陣」計,可以採用「有直轄市及縣(市)級黨部半數以上請求」的辦法,畢竟要滿足這個條件並不困難,因為目前各地縣市黨部正在為如何輔選「立委」而著急,而台灣地區才二十二個縣市,要有十二個縣市的黨部提出要求,可說是「易過食生菜」,但都沒有採用,可見國民黨中央要實現「換柱」是如何的緊迫及焦急。
  不過,正是如此,折射了國民黨中央已經精密計算過,「換柱」將不會導致國民黨分裂,因而才那麼有恃無恐,敢於輕忽發動召開「臨全會」的程式性。實際上,「挺柱」的群體基本上是分為以下幾類:一是拒擋王金平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的「馬系」;二是黨內深藍群體如黃復興黨部等;三是「急統派」。至於洪秀柱自己,卻沒有深厚的派系背景,正因為如此,才在整個「拋磚引玉」及「磚代玉打」的過程中,雖然看似有那麼一點聲勢,卻是民調江河日下,她自己也變成孤家寡人,得不到黨內各派系的支持。儘管這可以解釋為黨內各大老心懷鬼胎,爾虞我詐,但既然洪秀柱沒有派系背景,在「換柱」後又何來「派系出走」?
  更重要的是,由於「換柱」後並非是由王金平取而代之,而是由「馬系」可以接受的朱立倫「赤膊上陣」,因而曾經力挺洪秀柱的「馬系」,在為了避免國民黨「立委」選情崩盤,導致民進黨黨團擁有票數發動對馬英九的「罷免案」,也就只能是犧牲洪秀柱了。至於黃復興黨部,更是在眼看到洪秀柱的民調低迷,無法對國民黨「立委」候選人發揮「母雞帶小雞」的作用,相反可能會「踩死小雞」,已經轉為擔心國民黨「立委」議席不足三分之一,讓民進黨黨團可以為所欲為,甚至發動「去中國化」的「修憲案」,因而「兩害取其輕」,寧願讓自己珍愛的洪秀柱遭受委屈,也要力阻民進黨獲得較多的「立委」議席。實際上,領銜提案「換柱」的中常委江碩平,就具有黃復興的背景,而黃復興黨部更是向其二十多萬成員發出公開信,警告民進黨「去中國化修憲」的危急性,從而說明「換柱」的必要性。因此,「換柱」將不會導致深藍分裂出走。至於那些真正「挺柱」的「急統派」,其實大多並非是國民黨員,而是新黨的支持者或「白狼」張安樂的中華統一促進黨的成員,因而他們強烈反對「換柱」,並不會造成國民黨內訌。相反,在「總統」大選時,為了避免蔡英文得票率過高,還將會「含淚投票」支持朱立倫。
  但問題是,《黨章》的同一條又規定,「全國代表大會開會日期及重要議題,須於兩個月前通告全體黨員。」現在已是十月中旬,而「中選會」辦理「總統」參選人領表作業登記是十一月下旬,根本不足兩個月的時間。倘按足程式召開「臨全會」,時間上已經來不及了。不過,有一種說法,黨內可以「從寬」解釋,指「臨時」全代會是為了因應局勢突然的變化,「時間不是問題」,不受兩個月前通知的限制。在國民黨面臨生死存亡的危急關頭,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
  有不少人批評,國民黨「換柱」是對洪秀柱「終極統一」等「急統」主張的否定,因而已經蛻化為與民進黨差不多的「獨台黨」。從理論上說,這個說法可以成立。但問題是,台灣地區二十年前在李登輝與民進黨攜手合作「修憲」之下,以「寧靜革命」的外衣作掩飾,實現了台灣式的「顏色革命」。國民黨要保住政權,就必須打贏選戰。否則,持有再多的「急統」主張和言論,但政權卻淪落到民進黨的手中,甚至國民黨在「立法院」喪失對民進黨的制衡能力,也是「得個講字」。因此,宣揚統一理念,要看場合。在選舉中打出「急統」旗號,只能是嚇跑中間選民,加速台灣地區的「台獨化」,形成效果與動機不統一。
  但是,「換柱」有可能會掀起法律戰。從種種跡象看,倒不是洪秀柱要採用「王金平模式」,向法院提起「假處分」之訴。因為從司法實踐看,此招將肯定行不通。因為洪秀柱的被廢止參選人資格,與王金平的被撤銷黨籍,是兩回事。王金平提出「假處分之訴」之所以能得直,是因為撤銷王金平黨籍的決定,是由不具民意的考紀會作出,因而法院裁決此決定無效。正因為如此,朱立倫在接任黨主席後,改組了考建會,委任經過選舉而具有民意的「立委」或中央委員為考紀會成員。而倘「臨全會」通過「換柱」決議,由於無論是出席「臨全會」的黨代表是經由全體黨員選舉產生,或是「臨全會」的決議也是經由黨代表表決通過,其本身就具有很強的民意,符合民主機制,因而洪秀柱即使申請「假處分」,法院也不得判其得直。
  至於民進黨人提起的「搓圓仔湯」之訴,則可能會令朱立倫入罪。倘此,朱立倫將被褫奪公權。實際上檢方也已立案。但洪秀柱為了抬高自己「身價」,還在聲稱外傳有人以五億元換取她自動退選,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發自上海)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10-14 04:09:4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