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張夏會」將成絕響的可能性甚高

  「張夏會」昨日在廣州舉行,引發各方關注。人們對今次「張夏會」的關注,當然是除了一如以往的達成了甚麼成果之外,更為讓人們聚焦的是,這次「張夏會」,究竟是否「絕響」?
  實際上,今次的「張夏會」,能夠取得成果固然是最好,但毋庸諱言,倘若按照目前的「二零一六」選情走勢,一旦蔡英文果然實現民進黨「完全執政」之目標,由於民進黨堅持「台獨黨綱」不放,並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張夏會」已經取得的成果,也將難以貫徹實施。當然,「張夏會」也就不能繼續進行,因而今次的「張夏會」,也就極有可能是「絕響」了。
  對此,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作出了極為形象的詮釋。他強調說,堅持「九二共識」是雙方兩岸事務主管部門建立聯繫溝通機制的基礎,也是該機制正常運作的必要條件。如果說和平發展是一棵大樹,「九二共識」就是大樹的根。如果把大樹的根砍掉了,不知道這棵大樹還怎麼生長甚至存活?
  實際上,這個「根」,就是舉行「張夏會」的前提「九二共識」。國家主席習近平曾說,倘若否認「九二共識」,就將會「基礎不牢,地動山搖」,更遑論繼續舉行「張夏會」?
  我們說「張夏會」或將會成為絕響,有兩層意思。其一就是上述所指的原則問題。其實,從政治上看,「張夏會」的政治和實務位階都比海峽兩會協商及海峽兩會負責人會面為高。倘若在明年五月二十日後,可能會執政的民進黨當局仍將會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屆時既然連位階相對較低的海峽兩會協商都將不能繼續進行了,位階較高的「張夏會」,當然就將會難以繼續進行了。畢竟,海峽兩會是屬於獲官方授權的民間團體,作為官方的「白手套」,而國台辦和陸委會,則分別是雙方主管兩岸事務的行政機關,也是海峽兩會的「頂頭上司」,低層次的會晤都已不能繼續進行了,高層次的會晤就將更不能舉行,這是最普通的常識。
  因此,昨日張志軍在「張夏會」中,對過去兩岸事務主管部門負責人的會晤所取得的成果,進行了認真的總結,就等於是做好了這是最後一次「張夏會」的思想準備。
  更現實的問題是,在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前景下,不要說是「張夏會」將難以繼續進行,就說是「張夏會」中的「夏」,亦即夏立言個人,在明年「五二零」蔡英文沐猴而冠之後,坐在「陸委會」主委交椅上的,已不會再是夏立言,而將會換上蔡英文所信任的人。這是因為,夏立言是顏色深藍的國民黨員,其「統獨」的意識形態與民進黨南轅北轍,而且他個人也曾與民進黨有過某些「過節」。站在國民黨的角度,這可說是「立場鮮明」,倘是朱立倫能夠逆轉勝,扭轉劣勢贏取「總統」大選,當然可以得到留任。但站在民進黨的立場上,夏立言的堅定「反獨」態度則卻是民進黨的「死敵」,蔡英文又怎態再繼續委任他出任「陸委會」主委,讓他留在這個重要的位子上?
  何況,夏立言現在所擔任的陸委會主委,是蔡英文曾經出任過的職務,以她對兩岸事務的熟悉程度,及對屬於民進黨核心利益的事項議題的重視程度,她將會對個人政治立場與民進黨嚴重抵觸衝突的夏立言,極不放心,因而是「必換」的人選。更為現實的是,由於選情對蔡英文極為有利,倘民進黨能實現第三次政黨論壇,蔡英文就將會有幾千個政務官及國營事業高管的職位,可供分配,因而民進黨內已經悄然興起一股爭取或「預定」相應行政職務之風。而爭取「陸委會」正副主委職務的,既有在陳水扁當政時就已經任過相關職位的,也有一些「新秀」。因而夏立言危乎矣。
  蔡英文上臺後,將要達成「完全執政」,這與十六年前的陳水扁不同。一方面,當時陳水扁是依靠「連宋分裂」而上臺的,根本沒有執政的準備,包括組織準備和心理準備。因而留用了不少國民黨人,甚至連「行政院長」也由國民黨籍軍人的唐飛出任。而今次,民進黨已經做了充分的準備,不同於陳水扁的那八年。另一方面,蔡英文在二零一二年敗選後,就積極部署二零一六年的勝選,及當選後的人事佈局。她吸取了陳水扁那八年的「教訓」,最重要的位子決不能讓國民黨人出任,「陸委會」主委就是其中之一。就此而言,夏立言屆時必將會交出其現任職務。在此情況下,即使是雙方的兩岸事務主管官員能夠繼續會晤,代表台灣方面的,也絕對不會再是夏立言。
  有人說,在明年一月十六日「總統」大選至五月二十日蔡英文「登臺」之間,正好是有一個「張夏會」的時間點,由於屆時仍然是由馬英九當政,因而還將會有一次「張夏會」。實際上,就連夏立言本人,對此也滿懷著憧憬,昨日他就忍不住就此向張志軍打聽。然而,除了是本欄曾經分析過的如下原因之外——按照此前舉行「張夏會」的時間點,此時距離馬英九卸任只有一個月的時間,「張夏會」只能是形式主義,將難以有實質內容;而且按照民進黨的理論,堅持在新舊政府交接前,任何重大的決策、人事等,都必須暫時凍結,亦即不能「搶步」行事,因而就不願見到有「張夏會」,並將其達成的共識「強加於」新政府的頭上。更值得注意的是,「張夏會」是依次輪流在兩岸進行的,倘仍有下一次「張夏會」,當然是在台灣舉行。屆時,不排除民進黨擔心會被台灣民眾當作是其執政前後的對比「標的物」,反襯民進黨再次執政後,兩岸關係事務的全面後退,因而必然會嚴格「把守門關」,抗議張志軍到台灣進行「張夏會」,甚至將不惜動用「小英青年軍」,向張志軍施以暴力騷擾。
  而在大陸方面,也需考慮到政治原則的問題。就以一九九五年李登輝訪美前後的態度及處置方式為例,當時唐樹備已經到了臺北,進行第四次「唐焦會談」,為進行第二次「汪辜會談」作準備。但後來隨著大陸為抗議李登輝訪美時發表「獨台」言論,除了是發動「文攻武嚇」之外,也宣佈海峽兩會的聯繫和協商中止。因此,屆時大陸方面也不得不思考,在蔡英文「登基」前夕舉行「張夏會」,是否將會令堅持「台獨黨綱」的民進黨,對能夠繼續進行海峽兩會的協商,以至是兩岸事務主管官員的正式會晤,仍然抱有幻想。
  因此,昨日馬曉光「如果把大樹的根砍掉了,不知道這棵大樹還怎麼生長甚至存活。」的系列談話,其實已經在預示,「張夏會」到此為止。
 (發自上海)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10-15 05:14:1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