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童振源事件或非針對個人而是某種通例


  這幾天臺灣政壇媒體上為「童振源事件」鬧得沸沸揚揚。事情的經過大致是,曾任民進黨掌政時期的「陸委會」副主委,現任政治大學教授的童振源,原定五月下旬率團到中國大陸參訪交流,但近日他收到原邀請單位的通知,以「不便接待」為由取消邀請。而恰好在同時,香港中評社發表署名鄭炎的「北京來論」專欄文章,點名批評童振源評價「習朱會」的目的無非是想混要視聽,為民進黨競選助攻,並指出「出於選舉壓力,為了緩解習朱會帶來的壓力,島內一些黨派色彩鮮明的學者專家多以貌似客觀中立的分析誤讀政策,誤導民眾」。因而島內政壇和媒體都普遍認為,北京是因為童振源針對「習朱會」發表了其不願聽到的話,而下令相關單位取消了對童振源的這次邀請。
  那麼,童振源在「習朱會」後,發表過什麼具有惡意的談話內容?據知,他是在媒體上發表評論文章說,「大陸方面完全不給朱立倫任何兩岸政策利多,大陸方面好像已經放棄國民黨(包括朱立論),已經在為民進黨執政做準備。」諸如此類的分析評論還有不少,其目的無非是想混淆視聽,為民進黨競選助攻。類似童振源這樣的民進黨色彩濃厚的學者,其所謂的解讀評論實際上已失去了學者應有的客觀公正的學術精神,不僅不利於緩解島內的藍綠對抗,也不利於島內民眾全面客觀地瞭解大陸的對台方針政策。這種帶著有色眼鏡的專家學者從事兩岸學術交流,對兩岸深化彼此的瞭解與理解不具正面意義,也不會產生實質效果。
  相關單位取消對童振源訪陸的邀請,與鄭炎發表文章批評童振源這兩件事幾乎同時發生,究竟是巧合,還是有機的聯繫?作為外人當然是無從得知。但中評社則發表快評說,須知,該專欄文章的代表性極強,與中共對台即時政策幾乎是零距離的。兩岸專業人士,應該是懂得的。在這一篇文章中,我們嗅到了紅綠開始進入對峙期的氣息。我們知道,童振源先生是民進黨內少有的對兩岸關係、大陸情況熟悉的人才,是支持紅綠接觸的,當為黨內的開明派。他與大陸各個方面過從甚密,來往很多。從價值方面來看,童振源先生如果能夠保持這一角色,對民進黨、對蔡英文都是加分的,都是有莫大助益的。但是,大陸方面採取如此強硬的措施:一是公開批評,二是切斷聯繫。這說明瞭什麼?說明紅方對綠方專家學者利用與大陸的關係來為蔡英文的台獨主張辯解,已經十分忌諱!唯恐傳達出錯誤的信息,導致兩岸認知的混亂。兩岸關係的敏感期,隨著這一寒風,到來了。
  或許,中評社的這篇快評,是對鄭炎文章的詮釋和補強。但即使是確有北京不滿童振源的上述文章而取消對其訪陸的邀請,也不等於是完全針對童振源本人,因為畢竟北京的涉台學術機構,對童振源本人的態度是較為溫和友善的,認為他是民進黨內的「知陸派」,其所發表的文章後談話內容,反映了民進黨內部分願意改善民進黨的兩岸政策,改善民進黨與大陸關係的知名黨員的觀點,因而經常邀請他前往大陸進行學術交流,甚至在一些較為重要的兩岸關係研討會上,讓他作為小組討論召集人,或是在大會上發表專題發言。可以說,在過去八年民進黨掌政時期,曾經出「陸委會」和海基會重要職務的民進黨人,童振源與陳明通、洪其昌、邱太三等人一道,是登陸不收任何限制,並與大陸涉台學術機構,以致是國台辦官員,建立了較為密切的關係的佼佼者。即使是有時他們發表了完全站在民進黨利益立場上的文字和談話內容,他們的登陸也沒有收到影響。
  但為何曾被北京視為民進黨中「可以教育好的」,或是可以友善理性交流的童振源,今次卻遭到了如此逆轉性的「不友善對待」呢?估計有直接及間接兩個原因。直接原因是,北京可以容忍民進黨人按照其基本立場批評大陸的對台政策,這正是大陸方面正在走向民主法治的具體表現。但大陸卻難以容忍民進黨人帶有造謠性質的批評,尤其是針對中共最高領袖帶有歪曲其政策原意,甚至是造謠性質的言論。特別是當這些惡意言論是由平時貌似「溫和理性」的民進黨知名「意見領袖」作出時,其對廣大民進黨人和普羅大眾的負面影響,就將會在迷惑民進黨人中起到加迭作用。因此,必須在這種惡性言論出現時,及時以適當方式予以警告,防止以致是杜絕這種情況繼續發生。
  實際上,童振源所說的「大陸方面完全不給朱立倫任何兩岸政策利多,大陸方面好像已經放棄國民黨(包括朱立論),已經在為民進黨執政做準備。」,完全違背客觀事實,而且造謠做到了習近平的身上,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尤其是在蔡英文正躊躇滿志,準備「黃袍加身」,而朱立倫則對是否參加二零一六年大選而猶豫不決,優柔寡斷之際,這篇文章的破壞作用,是極為強烈的。因此,有必要「殺雞儆猴」,防止童振源所編造的謠言擴散擴大,造成台灣地區的政治態勢更為複雜。因此可以說,在一定程度上,北京未必是針對童振源一人,而是針對童振源所代表的這種社會現象。
  但要說是並非完全針對童振源個人,也並非原全精準。由於在台灣政壇上熱傳,當蔡英文在「二零一六」中一旦當選後,可能會委任他為「陸委會」主委,利用他與大陸涉台學術機構稔熟的特殊有利情況,衝破大陸方面倘民進黨仍然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就堅決拒絕與之來往的「禁區」,對北京的涉台政策造成幹擾。既然童振源突然一反常態,回到蔡英文等人的立場上,北京也就很有必須提前「關門」,不讓民進黨的這個圖謀得逞了。
  當然,這樣做,並不等於北京放棄其願意與不反對一個中國原則,甚至過去曾經堅持「台獨」立場,現在已經轉變過來的民進黨人打交道的政策。這個政策立場永遠不會改變,尤其是在台灣地區的政治生態有可能會發生逆轉變化的情況下,北京更有必要做民進黨人的工作。因此,所謂「童振源事件」,並非是北京對台工作尤其是團結民進黨中可以團結的人的工作的「常態」,而是有針對性的作為。如果連這種作為應為而不為,那就是「放棄責任陣地」了。
  (五月七日發自意大利威尼斯)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5-09 04:27:0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