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是「磚」是「玉」,成敗均賴民進黨

  國民黨「臨全會」終於成功地操作「柱下朱上」。盡管未必能扳回輸選「總統」的大局,但至少能阻止「立委」選情崩潰。有選情專家估計,國民黨倘能在此基礎上,修改黨內規則讓王金平再次參選「不分區立委」,充分調動「本土藍」的積極性,進一步帶動中南部「立委」選情,國民黨就可以維持作五十席。盡管比現時的六十四席大幅折損,也盡管將會喪失國會「過半」的優勢,但總算是守住三分之一(三十八席)發動「罷免案」、「倒閣案」的連署門檻,得以制衡民進黨,及防止民進黨操作輕易通過《不當黨產條例》等極為不利國民黨的法案,並可嚴防民進黨黨團聯手其他政黨,跨過四分之三(八十五席)的「修憲」門檻,將「憲法」中所有彰顯「一個中國」的元素全部剔除乾淨,完成「憲政台獨」。
  國民黨中央從九月底開始操作「柱下朱上」後,民進黨及其外圍名咀、綠媒等幾乎一面倒,痛罵朱立倫,並揚言要控告朱立倫,及罷免朱立倫的新北市長職務。但從法律觀點看,純粹是白忙一場。
  首先,是關於罷免問題。《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規定,縣市長就職一周內,不得對其發動罷免。朱立倫是於去年十一月下旬就職的,因而今年十一月下旬之前都不可以發動對他的「罷免案」。當然,十一月下旬之後,就可以進行,但相當困難。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規定,首先必須跨過新北市選民總數百分之二的「提議門檻」,隨後必須跨過新北市選民總數百分之十三的「連署門檻:」,而上述兩項的提議人、連署人應分別計算,因而從提議到連署成案總計需要百分之十五以上的選民連署。即使是「罷免案」成案,付諸投票表決,也必須投票人數跨過二分之一的「投票率門檻」,及投贊成票者達到二分之一的「同意罷免門檻」。這兩項指標與「公民投票」一樣地窒礙難行,要連署、投票等很難達成。 就以對新北市長的「罷免」來說,該市的選民總數為三百一十萬六千四百零二人(此為「九合一」選舉時的規模),首先「提議」及)「連署」就需徵集到接近四十七萬分連署書,這比在全島範圍內的參選「總統」的連署數還要多,連大名鼎鼎的施明德在全島範圍內都做不到,更遑論在新北市的行政區域內,要徵集到如此龐大數量的連署書!就更不要說在付諸投票公決時,必須要有約一百五十名選民前往投票,並要七十五萬名選民投了贊成票,「門檻」何其高。何況,連「大選帶公投」的「公投」都被否決了,這是單一議題投票,投票率肯定不高,第一道「投票率門檻」就將跨不過。實際上,不久前泛綠團體發動的對蔡正元的「立委罷免案」,投票率就很難看。
  對發動「罷免案」者更不利的是,即使是終於罷免成功,被罷免的人也只是「解除職務」、「四年內不得為同一公職人員候選人」。也就是說費盡九牛二虎,朱立倫終於被羆免不能再當新北市長,但四年內還是可以參選「總統」、「立委」或台北市長等不同職務。四年後一樣可以再選新北市長,而正常卸任的市長本來就是四年後再挑戰,除了解除職務無其他的懲罰效果。而朱立倫現任的新北市長是第二任,本來按規定是任滿後不能再爭取連任,但既然已因「罷免」而離任,就等於是讓他可以再次參選新北市長。
  「搓圓仔案」倘罪名成立,朱立倫不但將會被判刑,而且還將會被褫奪公權,喪失參加各種政治公職選舉的資格。台灣地區十分重視政治公職選舉的公平及廉潔,規定凡是破壞民主選舉的罪名,如賄選等,都附帶一項褫奪公權的附加刑。這對朱立倫來說,確實是致命一擊。但正因為是事關被控告者的政治權利,因而在偵辦此類案件時,十分謹慎,拿出確鑿的證據,將之辦成鐵案。而「搓圓仔案」的蒐證極為困難,只要洪秀柱不配合,不提供「條件交易」的證據,就辦不去。因為是否有交易,是在朱立倫與洪秀柱兩人之間進行,或再加上國民黨秘書長李四川,只要此三人否認,就無法成案。至於「錄音帶」之說,洪秀柱可以交出正常談話,亦即朱立倫以大局勸諭洪秀柱的談話,甚至根本就沒有什麼錄音帶。何況,偵查所需時間較長,趕不及在「總統」投票的一月十六日之前完成,因而不會對朱立倫參選「總統」構成影響。
  反對朱立倫帶職參選。《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和《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只是規定某些特殊職業如法官等不得參加政治公職選舉,並沒有規定已持有某項政治公職者,不得參加另一項政治公職選舉。何況,民進黨人帶職選舉的事例比比皆是,如二零零零年呂秀蓮參選「副總統」,就沒有辭去桃園縣長。而蘇貞昌、蘇嘉全、林佳龍、賴清德「立委」在參選縣市長」時,也沒有辭去「立委」之職,只是在當選後才依法辭「立委」職。民進黨提出此訴求,不啻是「只許民進黨放火,不准國民黨點燈」,只能是徒惹選民反感。
  至於在國民黨的內部,有人提出「朱洪配」。這或許是可以撫平「洪粉」的傷口,但倘如此,就干脆不要「換柱」了。實際上,「換柱」的理由之一,就是洪秀柱的兩岸訴求不附國民黨的主流訴求,倘繼續用她,並非是神經分裂?
   但讓王金平再次參加「不分區立委」選舉之議,卻有其必要性。其一是可以防止他出走,為民進黨或宋楚瑜所用,其二是可以激發中南部「本土藍」的積極性。不過,王金平即使是能當選,也可能只能做一名「陽春立委」,而不能再坐在主席台上,除非是民進黨以「立法院長」 為誘餌來策反他。但因為他是「不分區立委」,倘背叛黨即會被開除黨籍,就連帶「不分區立委」資格也喪失,看來王金平不會拿自己的政治生命開玩笑。
  其實,從當初洪秀柱「拋磚成玉」,到現在「反玉歸真」的過程看,真是「多得民進黨唔少」。當初民進黨為了阻擋國民黨內「A咖」參選「總統」,讓洪秀柱衝破「防磚機制」,在民調作業過程中拼命為她「灌水」,形成她具有極高支持率的假象。
  國民黨中央在決定「換柱」後,本來是十分擔心因為程序性失當,而引發國民黨內深藍的強烈反彈,從而導致大分裂的。但因為民進黨和偏綠名嘴、媒體拼命攻擊朱立倫,反而形成民進黨極為害怕朱立倫取代洪秀柱的印象,這就讓本來極為不滿的深藍,不得不反思,並在「國民黨崩潰」與程序失當之間,「兩害取其輕」,沒有做出激烈的反彈動作。因此而言,民進黨在客觀上幫了國民黨的一個大忙,為朱立倫解脫。正是在「磚玉互變」過程中,成也民進黨,敗也民進黨。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10-19 05:24:51
返回